Skip to content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七百二十章 一縷執念展示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我要吃这个炊饼……妈妈,你也吃……”
“……您瞧这年画,寓意多好啊,寓意就是一家团圆,多好啊……”
“……买这么多菜回去啊,徐老婆子,家里来客人了啊?”
“……这不是孩子回来了……”
“……收拾喽,得回家吃年夜饭了……”
盏盏路灯挥洒着些灯火,照亮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身影。
拉着自己母亲的孩子在个小吃摊前停下脚,买了个炊饼,又撕下一大块递到了自己母亲嘴边。
摆着摊,卖着春联,年画的摊主,拿着张象征着团圆的年画,给摊位前个老头热情地说着,老头看着笑呵呵着,接过了年画,买了下来。
提着大包小包菜,脸上止不住流露笑容的老妇人同街上遇到的人打着招呼,朝着远处走远。
几个摆着摊的摊主开始收拾东西,脸上也带着笑容,往着远处走去。
……
“……他们啊,都是自己找过来,自己留下来的。”
面摊边,炉灶里的柴火还响着些轻微噼啪声,燃着,炉火映出的火光混杂在路灯挥洒下的灯火上。
老人坐在桌旁,望着从面摊前,熙熙攘攘走过的行人,沉默了会儿,再出声说了句。
“……他们做了场梦,我也做了场梦。”
说着话,老人又再沉默下来。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这老人,也没多说什么。
旁边,顾小影坐在廉歌身侧,转过头望了望廉歌,也没说话。
廉歌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张望着,望了望那老人,和这热闹着的街道上。
……
“……好了,小子,你小子面也吃过了,买得东西也没买了,你的面我也尝过了,你也该走了。”
再望着热闹着的街道上沉默了会儿,老人转回了头,看着廉歌,笑着出声说道。
闻声,转过视线,廉歌再看了眼这老人,微微笑了笑,也没再多说什么,站起了身,旁边,顾小影也跟着廉歌从长凳上起身,
“老人家,我就先走了。”
笑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又是一年新年了,祝老爷子你新年快乐。”
再转过视线,望了望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廉歌顿了下动作,回过头,再看向了老人,微微笑着,出声再说了句。
老人没再说话,直接挥了挥手,示意廉歌两人离开。
再看了眼老人,廉歌没再多说什么,带着顾小影,转过身,走出了面摊,沿着街道,往着来的方向走着。
身前,身侧,熙熙攘攘,欢笑着的街道上行人,依旧对廉歌两人浑然不觉,却不自觉朝着两侧让开。
身后,那面摊前,还坐着的老人,望着廉歌和顾小影两人渐渐走远。
又再顿了顿,低下头,拿着筷子,再挑起廉歌刚才煮得那碗面,往嘴里放着,一点点,将那碗面吃完了。
最后口面放进嘴里,老人拿着筷子,再坐了坐,才放下筷子,站起了身。
端起桌上的面碗,老人再站了站脚,朝着灶台边走了过去,身影渐虚幻了些。
收拾着碗筷,老人一点点清理着灶台。
“……廉爷爷……新年快乐……”
“……真乖啊……来,廉爷爷请你吃面……”
“……不用了,谢谢廉爷爷,这个送给廉爷爷吃……”
这时候,一个小孩拉着自己母亲,手里提着袋水果,脆生生地对着正擦拭着灶台的老人说道,
老人转过身,笑呵呵着,应着小孩。
小孩摆了摆手,然后从袋子里拿出两个水果,递给了老人。
“……那谢谢了啊。”
老人接过了水果,再笑着,对着小孩说道。
“……不谢,那廉爷爷,我们和妈妈先回去了啊,我爸爸还在家等着我们回去呢……”
小孩摆了摆手,脆生生说着,再牵着旁边身影渐有些虚幻的母亲,往着远处走远。
老人望着那小孩走远,手里拿着那苹果,又再站了站脚,又再回过身,一点点收拾着灶台,忙活着。
老人的身影,也紧随着,一点点愈加虚幻。
……
“……小晖他喜欢吃这个,给他多买点回去今晚吃……”
“……晚上包点饺子吧,我们一家人围在一起吃……”
“……妈,我们回家吧……”
沿着人群熙熙攘攘的街道,廉歌和顾小影往着来的方向走着。
声声话语声,欢笑声混杂着,在廉歌耳边响着,
廉歌听着,看着。
街道上,一道道身影,正变得渐渐虚幻。
孩子牵着的父母,父母带着的孩子……
“廉歌……”
跟在廉歌身侧,顾小影望着街道行人的变化,不禁转过头,望向廉歌,想问些什么,张了张嘴,又没再接着多说什么。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七百二十章 一縷執念推薦
……
带着顾小影,廉歌走至来时那小巷子口,挪着脚,走出了这条热闹着的街道,走回了那昏黑的巷子里。
站在巷子里,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身后,
身侧,顾小影也跟着廉歌转过了目光,此刻,再看不到那条繁华热闹的街道,眼前,巷子尽头,是堵墙。
“廉歌……”
顾小影看着那堵墙,回过头,再唤了廉歌一声。
再看了眼身前,廉歌转过了视线,转回了身,
“走吧。”
对着顾小影说了声,带着顾小影,廉歌朝着来时的巷子口走去。
身后,那条热闹的街道渐渐远去。
……
“……廉歌,那位老人是……”
走出了巷子里,巷子外,街道上已经有些冷清,
行人多数都步伐匆匆着,往着家里赶着。
顾小影转过头,看向了廉歌,出声问了句。
“算是我的长辈吧。”
廉歌望了望远处高楼间点缀着的万家灯火,转过视线,应了句,再微微笑了笑。
就在首都市区内,那么多魂魄聚集的地方。只有因为廉家的人,才能让所辖鬼差视而不见。
“只不过,只是一缕执念。”
廉歌再出声说了句。
“……那,他的执念是什么啊?”
顾小影闻声,不禁再出声问了句,只是话出口,又渐再止住了声。
闻声,廉歌再望了望远处,停顿了下,
“那条街上,看到的,就是他的执念。”
“那条街道上,一个个鬼魂做着不同的梦。那一个个做着梦的身影,就是那一缕执念的梦。”
说了句,廉歌止住了声。
顾小影听着,有些沉默下来。
……
“走吧,我们也该回家了。”
再望了眼远处,廉歌转回头,露出些笑容,对着身旁的顾小影出声说道。
“……嗯!”
顾小影点了点头,笑着应着。
“……对了,廉歌,你要送我的礼物是什么啊……”
“……那个对联上面你打算写些什么啊……刚才你岳母打电话给我们说,你老师晚上有个手术要做,他们得晚点回来……”
话语声响着,廉歌同顾小影说着话,往着家里走着。

Published in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