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推薦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回到他们所定的酒店里,夏岑兮依旧沉浸在替卓沁高兴的情绪之中。
看着他情绪亢奋,靳珩深的心里也不由自主的欣慰。
她从小就生在优渥的家庭中,背负着家庭的责任,性子向来是内敛,能够交到像卓沁这样的至交,也是不易。
夏岑兮想着想着,忽然灵光一现。
“既然卓沁和沈亦骁马上结婚,那我们作为他俩的朋友,是不是也应该送点儿什么表达心意?”
她一脸的兴奋,脚步轻快,蹦跶到了靳珩深的面前,微微歪着头,双眼带着期待。
听到夏岑兮忽然这么说,靳珩深把眉头拧紧,食指指着夏岑兮的脑门轻轻点了点。
“夏小姐,你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那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
“你的我的,需要分那么清吗?再说了,之前的卓沁也是你的下属,你作为曾经的老板,怎么说也该安抚一下。”夏岑兮撇着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中所带的撒娇成分。
靳珩深对于送礼这种事情,他也就走个过场,从来没想过刻意替谁准备什么心意。
“对于沈亦骁,随张支票就好。”他的语气随意,情绪淡淡的,丝毫没有提起一点兴趣。
“你这人,一点仪式感都没有。”夏岑兮翻了个白眼,不愿再和他过多的讨论这个问题。
“不管怎么说,我是要送她一份礼物的。”
夏岑兮窝在了套间的沙发上,双手拖着下巴,一脸的苦恼。
送什么合适呢?
只要是夏岑兮能想到的东西,相信沈亦骁也会替卓沁得到。
她眉头皱紧,努力想着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东西。
靳珩深见状,无奈摇了摇头,忍不住开口吐槽:“所以我说,还是直接送支票来的简单。
沈亦骁那家伙,给他钱就好了。”
“可是,这是我唯一的一个好朋友,我想她的婚礼上,我能送她点不一样的东西,至少要特殊点吧?”夏岑兮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期待,看向了靳珩深。
原本靳珩深也没打算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可是不知怎的,对上她那双柔丽清纯的眼睛时,他忽然有了想法。那双墨色的眼眸中多了几分神采:“我想到了一个地方,也许,那里会有有意义的东西。”
他的语气深沉,眼光更是流转,让人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刚刚挂上衣架的大衣,再次被靳珩深取了下来,披在了身上。刚准备出门,却发现夏岑兮还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他。
“愣着干嘛,不买礼物了吗?”他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夏岑兮。
听他忽然来了兴致,夏岑兮内心有些疑惑,一个死板只知道塞支票的男人,能有什么点子?
不过看他兴高采烈的模样,还是索性决定豁出去。看着他在催自己,连忙站起身来,也赶紧追上。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txt-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展示
靳珩深眼角一弯,看她出来的匆忙,还细心地从衣架上扯了围巾,塞进了夏岑兮的怀里。
在车上,夏岑兮看着渐渐稀疏的房屋,感觉到他们正在远离城区,忍不住一直好奇的询问,可是,自始至终靳珩深都笑而不语,保留着这一份的神秘。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相伴
他能感觉到,副驾驶上雀跃的夏岑兮,第一次让她因为期待某件事,感觉……还不错。
很快的,车子来到了目的地,停了下来。
夏岑兮看着周围的环境,内心更是发懵。这里人迹鲜少,不过偶尔也有路人经过。说是荒野,也算不上,更像是某个破旧的村落。
靳珩深把车子停好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夏岑兮的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心中。
“跟好。”靳珩深的语气平静,眸色深遂的看着前方。
这地方,看着确实不安全。
夏岑兮心里有些发毛,不由自主的拉住了靳珩深的手,甚至还拽得更紧了些。
看着夏岑兮如此温顺,靳珩深扬起了眉,内心有些满意,撇到了她脸颊上浮起的几抹红晕,内心更是舒坦。
二人走了不远不近的一段路,忽然停在了一幢房子面前。
这里的布置也极其的怪异,门口挂着说不上来的紫色纱布,看起来有些阴森,而又透露着一股神秘的味道。
精彩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熱推
夏岑兮抬头看着房门上挂着的牌匾,轻声,将上面的法语读了出来。
“迷屋?”这怎么看,怎么像个占卜店。后知后觉意识到的时候,夏岑兮有些哭笑不得。
靳珩深怎么看怎么像是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总不会轮到迷信这些的地步。想到这一点,夏岑兮忽然一愣。确实,不管买多么昂贵的礼物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意,不如就去这种地方求个什么,或者是什么灵物,信物的更有意义。
她忽然微微一笑,不过内心还是起了疑惑。 靳珩深是怎么找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的?
被靳珩深拽着,二人一前一后掀着帘子,走进了这家占卜店。
法国是一个崇尚浪漫的国度,对于这些鬼神更是信奉。
一进去,场景的布置就让夏岑兮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到处是蒙着神秘紫色的纱,还有一些零星的发光宝石在角落里陈列着,房间的最中央摆着一个大大的发光水晶球,看起来美丽而又梦幻。
从外面看去,只觉得这房子很大,走进来才发现原来只有一点点,而且大多被这些东西给占满了,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
“靳先生,好久未见。”坐在桌子后面的是一位满脸皱纹笑的慈祥的老婆婆。
刚一见面,店主就精准地喊出了靳珩深的姓氏,也让夏岑兮猝不及防,她双眼迷茫的在他们二人身上流转着。难怪靳珩深这么驾轻就熟,原来,是来过这里。
“恭喜,靳先生,看来你已经没有了迷惑。”那老婆婆语言流畅,双眼之中带着慈爱,脸上的皱纹堆在了一起,看起来格外的慈祥。
“是的,谢您惦记。”靳珩深微微抿唇,缓缓开口:“我找到了,我的一生所爱。”
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夏岑兮有些云里雾里的。
什么迷惑,什么一生所爱?
夏岑兮微微偏着头,看着面前的老婆婆,总觉得她那一双浑浊的眼睛中,总透露着说不上来的神采,仿佛要将她吸进去。

Published in現言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