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六十七章 三百年的陰謀展示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杜原所说的这些,让江佐感到颇为震惊,他从没想过,居然是皇室和审判教派,主动找暗元会联盟。
“皇室和审判教派,每年给暗元会多少氦钵乙钛?”江佐问道。
“不知道,氦钵乙钛的数量是皇室和审判教派的秘密,只有皇帝和教主知道。”
“那照你这么说,暗元会要氦钵乙钛,有什么用?死侍需要氦钵乙钛吗?”江佐语气有些不解,据他所知,氦钵乙钛是用于审判者升级的,死侍是不需要氦钵乙钛的。
死侍不需要氦钵乙钛,那暗元会要那么多氦钵乙钛,有什么作用?
对于江佐的这一问题,杜原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而且皇室和审判教派也都不知道。”
“暗元会没有做出解释吗?”
“有,皇室和审判教派曾经问过暗元会,要那么多氦钵乙钛干什么,暗元会给出的回答是:高等级死侍升级需要氦钵乙钛。”杜原说道。
江佐点了点头,这似乎是一个合理的解释,毕竟江佐现在所了解的,基本都是低等级死侍。
江佐只知道低等级死侍升级是不需要氦钵乙钛的,暗元会的那几头死侍都是30级以上的死侍,说不定到了30级以上,死侍升级是需要氦钵乙钛的。
杜原似乎看出了江佐的想法,杜原笑了笑说:“你是觉得30级的死侍升级,需要用氦钵乙钛吧?
其实暗元会的这个解释是假的,这只是暗元会的一个借口。”
江佐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杜原回答道:“皇室、审判教派和暗元会联盟,也有三百年了。这期间暗元会的总部,一直在通古西都。
虽然暗元会戒备森严,但是三百年的时间里,总是有疏忽的时候。
在一百多年前,有一名皇室的审判者,偶然之间闯入了暗元会的总部,你猜他发现了什么。”
江佐略微思索,结合到杜原所说的暗元会的解释是假的,江佐回答道:“氦钵乙钛?”
“没错,氦钵乙钛。堆积如山的氦钵乙钛!”杜原说到这时,忍不住露出震惊的表情,仿佛他面前看到了堆积如山的氦钵乙钛,杜原继续说道:
“皇室和审判教派从三百年前,就给暗元会每年提供氦钵乙钛,道那个审判者发现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快两百年。
两百年的时间,积攒了小山般的氦钵乙钛啊,那些氦钵乙钛,暗元会根本没有使用,就堆放在它们的总部!
不仅如此,那名审判者还发现了一个巨大的仓库,里面堆满了死侍的尸体。
暗元会猎杀死侍后,会将死侍的尸体先送到皇室或审判教派,由皇室或审判教派的人确定死侍已经死了,然后暗元会再将死侍的尸体带回总部。
没人知道暗元会要死侍的尸体干什么,直到那名审判者闯入暗元会的总部,我们才知道,暗元会将那些死侍的尸体,全都堆在一个巨大的仓库里。
这么长时间积累下来,堆积的死侍尸体数量惊人,全都是20-30级的死侍尸体。”
听到这里,江佐同样被震惊到了,除了震惊外,同样也被暗元会的做法深深的困惑了。
暗元会为什么要猎杀死侍?江佐只知道,死侍的尸体能制造氦钵乙钛,如果暗元会的死侍需要氦钵乙钛升级,那么一切都能解释的通。
可是暗元会并没有用死侍的尸体制造氦钵乙钛,反倒将死侍的尸体都堆放在一个巨大的仓库中;
而且皇室和审判教派给暗元会的氦钵乙钛,暗元会居然也没有使用,就那么堆放在总部。
那么暗元会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猎杀死侍是为了什么?让皇室和审判教派给它们氦钵乙钛,又是为了什么?
杜原说道:“当时的皇室和审判教派,对此同样深感震惊。在震惊的同时,也感到了恐惧。
有一个强大的敌人会让人紧张,但当那个敌人有着无法猜测的目的时,会让人更加恐惧。
当时皇室和审判教派找到了暗元会,要求暗元会给出解释。
但是那时的暗元会,发展了两百年,已经有九头30级以上的死侍,丝毫不惧怕皇室和审判教派。而且那时候出现的死侍越来越多,皇室和审判教派更加离不开暗元会的帮助。
有恃无恐的暗元会连解释都懒得给,更过分的是,那名闯入暗元会总部的审判者,在皇室质问暗元会的当晚,就死在了皇室宫殿内,他的尸体被扔在了通古殿中。
暗元会露出了獠牙,摆出了如果再问,就鱼死网破的态度。
皇室和审判教派妥协了,没有再追问,但是对于暗元会更加恐惧。
皇室和审判教派相信,暗元会猎杀死侍,绝对是有目的的,要氦钵乙钛也肯定有所用处。
暗元会是一个很可怕的对手,它用诡异的举动——将氦钵乙钛和死侍尸体堆放起来,没有使用,甚至一度让皇室和审判教派产生错觉,认为暗元会没有什么目的。
但是皇室和审判教派都知道,这只是自欺欺人的安慰罢了,暗元会肯定有什么难以言明的阴谋,暗元会深层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皇室和审判教派找不到任何线索。
虽然找不到线索,但在近一百年中,我们也有一些猜测——
有的人认为,暗元会猎杀死侍,是‘上车后锁车门’的行为,不想让别的死侍升到30级以上。
这个猜测在现在看来,是最有可能的,但其中也有很多难以解释的漏洞。
比如在这一百年中,暗元会也加入了新的成员,这些新的成员,都是新升到30级的死侍;
而且暗元会猎杀的死侍中,有一部分是刚20级出头的,距离30级还很遥远,甚至可能永远都升不到30级,没必要大费周章的杀掉那些死侍。
要知道,在这三百年中,暗元会一直在猎杀死侍,几乎占据了暗元会全部的时间,其中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猎杀20级出头的死侍,它们没必要这么做。
有研究死侍的专家算了算,如果暗元会只猎杀25级以上的死侍,那么它们只需要花费一半的时间,就能达到‘上车后锁车门’的目的,防止有死侍升到30级。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七章 三百年的陰謀推薦
一半的时间,可是一百五十年啊。暗元会宁愿多花一百五十年,也要这么做,实在难以解释。
至于为什么暗元会要皇室和审判教派,每年给它们氦钵乙钛,最有可能的一个解释,是暗元会用这种方法,收集氦钵乙钛。
氦钵乙钛虽然对暗元会没用,但不让氦钵乙钛留在皇室和审判教派手里,对暗元会却很有用。
暗元会用这种方式,消耗皇室和审判教派的氦钵乙钛库存,防止皇室和审判教派培养更多的审判者。
这个解释听上去很有说服力,但同样有很多漏洞,比如暗元会为什么要将氦钵乙钛存放在仓库里。
其实销毁氦钵乙钛的方法很多,比如直接往水里一丢,氦钵乙钛就溶解进水中了,要是丢尽大海里,那么多氦钵乙钛基本就无法回收了,完全可以达到销毁氦钵乙钛的效果。
堆放在仓库里,反倒不安全,不仅要派死侍把手仓库,而且还有潜在的危险。
例如皇室和审判教派突然猛攻暗元会总部,夺走那些氦钵乙钛,那么皇室和审判教派就能短时间培养大量审判者,这对暗元会来说是很危险的。
总之,虽然有各种猜测,但是直到现在,皇室和审判教派都不知道暗元会真正的目的。”
说到最后,杜原忍不住叹了口气,他朝着江佐摇头苦笑道:
“三百年啊,三百年的时间布局的阴谋,当它露出獠牙的那一刻,仅仅是想一想,就会让人不寒而栗。
当初皇室、审判教派决定和暗元会合作,就是在引狼入室,他们应该在暗元会刚出现的时候,就彻底消灭这支死侍的组织,而不是选择和暗元会合作。
他们不会想到,他们给三百年后的后代留下了怎样的定时炸弹。
暗元会的阴谋是什么,没人知道;暗元会的獠牙何时露出,没人知道;那时候会给帝国带来怎样的灾难,同样没人知道。
而且更让人不安的是,这段时间,暗元会的活动越来越剧烈了。
还记得上次的血潮么,这样的血潮,之前在帝国出现过三次。
在前几次血潮中,暗元会有动作,但动作都不大,随着血潮次数的增加,暗元会的动作越来越大了。
直到南洋市的血潮,暗元会试图控制几十万的死侍,这种大规模的举动,暗元会还是头一次这么做。
皇室和审判教派应该有所察觉,暗元会已经蠢蠢欲动了。
我有预感,暗元会布局了三百多年,现在差不多到了最终的时刻,距离暗元会彻底露出獠牙的那一天,应该已经不远了。”
当杜原说出这一切后,江佐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周围空气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一个准备了三百多年的阴谋,一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的阴谋,让江佐感到不寒而栗。
江佐发现,暗元会的恐怖远超他的想象。
一个死侍组成的组织,帮助人类猎杀了三百多年的死侍,积攒下了大量死侍的尸体,还有大量的氦钵乙钛,暗元会到底在准备着什么?
三百多年间,暗元会在布局着什么?这样的布局又是为了什么?
在南洋市的血潮中,暗元会蠢蠢欲动,难道暗元会和血潮有什么关系?
一连串的疑问和恐惧,一起涌上江佐的心头,面对着这么一个对手,江佐和皇室、审判教派一样,全都没有太多的头绪。
不过江佐也知道,皇室和审判教派应该也有所准备,这两个势力也不是好惹的存在,一个统治了帝国五百多年,一个历史不知道多么久远,其势力也都不容小觑。
现在江佐手里只有不祥之晶作为底牌,他需要尽快的提升审判者组织的实力,当暗元会的獠牙彻底露出的那一天,江佐起码也要有足够的实力。

Published in懸疑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