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勢如破竹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巴黑如今的力量强大无比,即便是坚硬的黑木,也足以用二十五拳拦腰打断,那绿荫村的猎人纵然身强体壮,可又如何能够与黑木相提并论啊!
“砰”的一声,只见那猎人根本无法承受巴黑的一拳,整个人被砸的倒飞了出去,沿途洒下一片血光!
阿达等人见状,纷纷是大吃一惊。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勢如破竹相伴
好文筆的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勢如破竹展示
能够在绿荫村当上猎人的,几乎都是这一带出了名的强者,其队伍中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滥竽充数之辈。
然而,现实却是在他们的脸上,狠狠的抽了一下!
这时,其余上前围攻之人,看向巴黑的目光明显起了变化,一个个都似乎有些畏惧这名对手,纷纷还是驻足不前。
阿达见状,顿时是怒不可遏,当即冲着那几名被吓破了胆的猎人大吼:“你们傻愣着干什么,给我一块上!”
他乃是猎人小队的队长,可谓是威信十足,几人根本就不敢有所违背,纷纷硬着头皮重整旗鼓的朝巴黑冲了过去。
巴黑此时全然没有将对手们放在眼里,咧嘴一笑:“嘿嘿,你们这些人正好可以拿来给老子练练手!”
自从跟了肖舜修炼后,他的实力便突飞猛进,虽然至今还没有达到恩公的要求,但是对于几个猎人,绝对是不在话下。
只见他势如猛虎出闸,主动朝着几名对手扑了过去,即便是赤手空拳对上全副武装的敌人,但眸中却是一片从容之色。
率先冲到一名壮汉身前,巴黑沉声一喝,旋即长拳破空而出,重重的捶打在了目标的腹部。
可怜那猎人,只感觉肚子上仿佛被铁锤给击中了一般,整个人当即被打的弓了起来,可是那透体而过的气劲,到此并没有结束,而是带着他受伤颇重的躯体,沉沉的砸在了一颗巨树上。
“咔嚓!”
猎人和巨树撞击在一起,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紧接着便见那水桶粗细的树干,从中断裂开来,倒在了一旁。
一招击溃一名对手,巴黑脸上不见丝毫的得意之色,而是调转了方向,朝着第二个目标掠了过去。
他的速度很快,在那目标还尚未反应过来的同时,已经凌空而起,重重的甩出一击鞭腿。
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猛烈罡风,那猎人如坠冰窖,随即也顾不上惊骇,而是举起手中的砍刀,胡乱的朝着前方砍去。
巴黑见状,饶有兴致的笑了一声:“呵呵,真以为老子怕了你的刀?”
说罢,他立刻调动丹田内的元气,将其瞬间注入到了自己的腿部,势如破竹的踢向那柄泛着清冷幽光的砍刀。
“当!”
肉身与精钢碰撞在一起,竟然发出了一阵精铁交击之音。
旋即,那猎人的砍刀似乎有些经受不住巴黑腿部猛灌而来的力量,竟然直接断成了两截。
“嘶!”
霎时间,战场外围响起了一阵倒抽凉气的声音。
阿达等人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饶是他们见多识广,却也从未见过有猎人竟然能够用肉身之力,将砍刀这等坚硬的武器给直接打断!
下一刻,有人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恐怖的想法。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修者吧?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便立刻被人给否定了。
毕竟清河村实力微弱,几乎不可能吸引外界而来的大人物们的关注,这清河村的猎人,有何德何能,能够成为修者呢!
巴黑可不管众人此刻心里在想着什么,一脚踢断了对手的武器后,他乘胜追击,凌空打出了一记炮拳。
那猎人此刻已经肝胆皆颤,甚至连抵抗的用气都已经不复存在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巴黑那沙包大的拳头,砸在自己的肩头。
一道骨骼碎裂的声响在树林中荡开,随即那猎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砸在了阿达等人的身旁。
顷刻间的功夫,他已经解决了两名对手,而今剩下的那两名绿荫村猎人,脚步是忍不住向后退了好几步,试图拉开和巴黑这等恐怖对手的距离。
见状,巴黑冷笑一声:“呵呵,老子还没打舒服呢,你们今天一个都别跑!”
话音刚落,他身形猛地朝前一窜,那速度简直快的令人应接不暇,根本就不给那两名绿荫村猎人逃跑的时间。
不多时,两声惨叫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看着已经躺在地上哀嚎连连的几个对手,巴黑意犹未尽的拍了拍手,旋即目光戏谑的看向不远处的阿达。
“啧啧,你们还在等什么呢,赶紧过来让老子好好爽爽!”
说真的,巴黑现在只感觉从头发丝爽到了假指甲,清河村这些年来,也不知道被绿荫村压榨了多少回,每次都只能够忍气吞声,任由后者坐地起价,以求来换取平安。
时至今日,他终于是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自然要将心中多年挤压的怒火,给一股脑的宣泄出来!
迎着巴黑的目光,阿达眉头紧皱,喝道:“敢伤我绿荫村的人,你简直就是在找死!”
“笑话!”巴黑嗤笑一声:“呵呵,这些年来,你们绿荫村横行霸道,在这一带也不知道做过多少惨绝人寰的事情,即便是清河村,也深受你们荼毒,到今天为止,我们村已经有十余名淳朴的村名死在了你们屠刀之下,现在你竟然还有脸来质问我?”
说到最后,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愤慨不已了起来,眸光就如同是一柄尖刀,直插阿达心脏。
阿达并非是个怯弱之辈,即便巴黑刚才手段惊人,但他也有着自己的底气,面对对方那铿锵之语,他淡淡一笑。
“呵呵,弱者就只能在强者鼻息下生存,你们清河村实力微末,自然要臣服在我们的脚下,这乃是荒芜之地的生存法则,对我们来说,你们不过就是一帮土鸡,想杀便杀,有何不可?”
“哈哈……”
一声大笑,从巴黑嘴里传了出来,那笑声中充满了一股悲凉,似乎是在为那些惨死在绿荫村屠刀之下的无辜者们感到悲痛。
片刻之后,小声戛然而止,巴黑脸上已是站意凛然:“老子今天就站在这里,倒是要看看你们这帮狗东西,能拿老子如何!”
阿达眉头一皱,心中有些恼火至极,他身为猎人队长,出了执行打猎人物之外,平日里还会干一些讨伐忤逆之徒的事情。
灭在他手里的村庄可谓是不及其实,但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巴黑这样的冥顽不灵之辈。
按捺下心中的怒火,他冷冷的说着:“我最后在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说出我们想要的情报,然后在自绝而亡,我可以保证对清河村秋毫不犯!”

Published in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