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第八章 表裡歸治正展示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张御在交代下去后,没过多久,明周道人引路之下,甘柏、常旸、薛毕薛道人等人被唤了过来。
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还有原本做过上宸天使者的卢星介、还有同样从幽城投靠过来的昌泽昌道人,也是一并在列。
这五人都是玄廷初步拟定,并准备派遣去警星之人。
五人入殿之后,先后过来与张御见过了礼,张御也很是客气,请了他们在殿中落座下来,下来他直接言道:“诸位想必都是知晓,今回我唤诸位到此的用意了?”
昌泽昌道人是最后一个投靠天夏的幽城修士,也是他和金郅行、甘柏配合,破坏了幽城大阵,将其中天夏子民解救了出来的,故是此刻他的表现最为积极。张御这一问话,他立刻回应道:“是,张廷执,明周道友都是与我们说过了,我们已都是立过誓言了,我等都是愿意前往警星镇守。”
张御道:“既然诸位已是明了,那我也不多作赘言,几位坐镇警星因先前得功罚罪不等,在外间据守年月亦是不同。”
他看向常旸,道:“常道友。”
常道人站了起来,双手一抬,道:“常某在。”
张御道:“常道友以往不曾杀戮过天夏子民,亦不曾与我天夏修士有多少争斗,此前还曾设法令数位道友反投到我天夏,故是常道友只需镇守十载便可得回转,若是十载之后愿意继续镇守,则可算作积功。”
常道人一个正揖,道:“为天夏效命,乃是常某之所愿,待常某赎过之后,天夏有用得着常某的地方,常某都可去往效力。”
薛道人听到他这个说此,心中哼了一声。
常旸每次斗战都落在后面,每次撤退都是第一个走,每次对抗都是能不出力就不出力,这又怎么会有什么侵害到天夏的地方呢?根本就侵害不到吧?
反倒是自己,这般讲诚义,一心为宗派出力,却是成了需受天夏严惩之人,这个世道到底是怎么了?就没有诚义之人的容身之处吗?
张御这时看了过来,道:“薛道友。”
薛道人立马站了起来,正色应言道:“薛某在此,请问张廷执有什么要吩咐的?”
张御道:“你与常道友一般,皆是自上宸天而来,你也当镇守一座警星,你虽然及早归顺了天夏,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死伤,使我天夏攻势更为顺利,可遍数过往,你也曾犯下过杀伤我天夏修道人之事。虽那时是两家敌对,你是奉命行事,但功过当是分开来论。
按玄廷定下规序,你镇守警星当以三百年为限,若是上神昭、寰阳等派归来,则需上前阻拦,你可是愿意么?”
薛道人心中愤然,这不就是流放么?
常旸不过十载,而他却是三百载,这是三十倍差距,这世道当真是不公,讲诚义的人就是落不了好!
如若可以,他自然是不愿意的。
他一抬头,大声道:“薛某本该重惩,张廷执却给薛某如此机会将功赎罪,薛某实在感激涕零,必定忠谨于事,不敢有丝毫行差踏错。”
张御微微点头,再对卢星介言道:“卢道友,你与薛道友,亦需镇守警星三百年,你可有异议么?”
卢星介沉吟片刻,道:“天夏能给卢某一个机会,卢某也不是不识好歹之人,三百载也不算长,只是未来上宸天若是真的归来,还请廷上不要派遣卢某对上上宸天,毕竟卢某出身此派,如今叛了出来,也不愿再与故旧对上,还请廷执成全。”
薛道人不由暗自皱眉:“明明是反正,怎么能说是背叛呢?”
张御考虑片刻,道:“卢道友是否会对上上宸天,那现在无法说准,若是三百载之中此辈突然归来,并与卢道友你撞上,那天夏自无可能将道友调了回来,所以我无法应承于你,卢道友你若觉得不合适,那么我立可将你送回镇狱。”
卢星介露出无奈之色,道:“好吧,卢某收回此番说辞。”
薛道人哼了一声,心中愤愤道:“此人已然投靠了天夏,却还装出这副诚义的嘴脸,其与常旸一般虚伪。”想到这里,还撇了常旸一眼。
张御与这三人交代过,这才望向甘柏、昌毕二人,不待他问,昌毕就主动言道:“张廷执,我等一切都是愿意听从玄廷的安排。”
甘柏则是小脸绷紧,一本正经问道:“张廷执,我等在外巡游,要怎么才能与玄廷联络?有什么事情,总要上报玄廷的吧?”
张御道:“此事我下来要说之事,诸位在外,都以可用训天道章勾连,甘道友乃是浑章修士,遇到事机,自可以此通传。”
他又看向余下几人,“而诸位在外时,身边则需有一个玄修弟子,以便随时交通,还有一些虽所事宜,诸位随后可问明周道友。此事耽搁不得,既然诸位已明自身职责,那么今日就可启程去往虚空。”
他看了明周道人一眼,后者对他打一个稽首,随后往某处一注,殿中顿时融开一个空洞,明周道人朝那里作势一请,道:“诸位玄尊,还请随明周来。”
五人相互看了看,便是随着明周人朝通道之中走入了进去。一到对面,却是发现自身来到了一座大台之上,远处是飘渺云海,而有五座大星半沉半浮于其中,其外表坚实,皆作灰白之色,周围则浮动着金色道箓,大小都是一般。
即便以他们的目光来看,其中差异也是微小到几乎不可辨,在他们以往的认知中,这等情况是很少见的,越是巨大的法器偏差就越大,可天夏偏偏就能做到,这无疑也是从另一面显现出了天夏的底蕴。
昌道人顿时露一脸赞叹之色,道:“也难怪天夏战败三派联手,光看此物,就是不简单啊。”
众人不由看了看他。
昌道人对于诸人目光一点也不在意,当初召集众人,他只是晚来了一步,就被显定道人拒之门外了,是幽城先把他当弃子一样抛却的,是幽城对不起他,又不是他对不起幽城,既然投靠天夏了,那就该用心投靠,什么架子都该放下。
明周道人道:“这五个警星,诸位玄尊可从中挑选一个镇守。”
甘柏两个小袖一摆,遁光一闪,已是落了其中一个警星之上,伸手拍了拍阵枢,就坐了下来。
他可不在乎什么警星不警星的,只要依旧能够用训天道章,在哪还不一样?
见他已是选定落处,余下几人也是各自选了一个警星落定,明周道人见此,便抬头沟通到某处,稍等片刻,便见一道道金光陆续落下,而后五人便与身下警星一同接连消失不见。
而就在张御处置职司之事时,那神气分身则依旧停留在东廷府洲之中,在这几日之中,分身还顺便见了见以往一众学生和柳光等人。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八章 表裡歸治正讀書
在与这些故旧叙旧过后,他也是算是彻底完成了此回巡游行程,不过接下来,还剩下最后一件事需要处理。
他抬起头往天中看去,并心中存念。
不过一会儿,便有一道椭圆形的阴影出现在了头顶之上,而后一道宏大金光落下,将他整个人都是罩住。
待他再是出现之时,却已是落在了一只飞遁往来的飞舟之中,瞻空道人和一个俊秀的道装少年正站在那里。
瞻空道人笑呵呵对他打一个稽首,道:“张廷执有礼了。”道装少年对着规规矩矩一礼,“小谷见过廷执。”
张御也是还有一礼,“瞻空观治有礼。”
虽然瞻空道人此回有大功,玄廷有意提升他名位,不过他坚辞不受,也就仍是担任观治一职,只是设法偿补给了他更多玄粮。
瞻空道人这时道:“廷执今次唤得老道,是要去什么地方?还是有什么需老道我出力的么?”
张御并没有遮掩什么,而是直接说道:“观治也知我近来正忙于整合守正职司,故欲往元都原先山门一行,并设立驻地,梳理元都之事。”
瞻空道人听了这话,神色严肃了一些,点头道:“此是应该之事。”
元都派并入天夏之后,名义上已然是不存在了,只是在上宸天未灭之前,玄廷采取暂时放任的态度,内部一应诸事都是悉按原来,没什么太大变动。
而现如今上宸天已灭,已是可以腾出手来,将此间之事重作安排,将上下纳入天夏规序的管束之下了。
瞻空道人想了想,道:“不知廷执准备何时前往?”
张御道:“观治此刻可是方便么?”
瞻空道人道:“我这处倒无他事,这便可与廷执同往。”他拿动法诀,运法有片刻之后,便一道金光落下,将三人照落其中,而在光芒持有片刻之后,这才往上一收,那阴影也是随后退去。
张御在光芒散去之后,感觉自身已是脚踏实地,只是这时候,他抬头一望,却见一个笼罩在金光之中的道人身影立在前方,面目模糊,只能依稀分辨出身影。他不禁有些意外,双袖抬起,郑重一礼,道:“学生张御,见过荀师。”
……
……

Published in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