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好看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第三十三章 震驚!最強絕對能力者竟是……推薦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等待的过程总是煎熬的。
四个小女生眼巴巴的在这条巷子里潜伏着,虽然有阴影遮蔽,但仍然是闷热异常,汗如雨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高悬在半空之中的太阳也慢慢的改变了位置,沿着轨迹从东往西,预示着时间的变化……然而,她们望穿秋水,也没有等到希望看见的那个身影的出现。
这片住宅区并不算特别偏僻,但是和那些人来人往的地段却还是远远比不了,道路上的往来行人也是稀稀疏疏的。
这个很好理解,首先这不是什么商业区商店街,只不过是以房租低廉作为唯一优点的住宅区,人流量自然不可能大到哪里去……尤其是这样的炎炎夏日,人们要是去玩的话,肯定不会来这个地方。
而本来就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也是去其他地方玩,就算是不去玩,也肯定会蹲在家里,而不是出来晒太阳。
所以,这样的情况也并不奇怪,只能够说是最正常不过了。
但也正是这样,才显得她们特别可疑,毕竟在阴暗而又偏僻的小巷子里,四个人鬼鬼祟祟的依次探出脑袋,偷偷摸摸好像是做贼一般,打量着外面街道上的过往行人。
这样的情景难免令人多想,也幸亏是四个可爱的女孩子,否则的话,本来就稀稀疏疏的行人只怕要更加少了。
毕竟谁不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抓进小巷子里,遭到惨无人道的对待,被做了这样那样、各种各样的事情,最终人财两失?
学园都市可从来都不是以治安良好著称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猛烈毒辣的太阳逐渐失去炙热的高温,变得柔和起来,当炎热的街道上吹拂的微风也开始带有丝丝凉意,不再像是之前那样恶毒逼人的时候。
时间也不知不觉的到了往常放学的时候,发电风车的叶片也在夕阳中闪闪发光。
“御坂学姐,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被炎热的暑气折磨了一整个下午的黑长直少女,大概是觉得这样子下去真的不是办法,于是小小的举起手来,有气无力的提出了问题。
“我……”御坂美琴张了张口,只是看着周围的三个好友的精神状态,最终也是垂头丧气的垂下了肩膀,没有再坚持下去,“可能真的是跑掉了,抱歉,白白让你们浪费了一天的时间……”
她及肩的茶色长发在夕阳下,闪耀着如同正在燃烧般的红光。
少女的脸颊也被染得通红,不知道是因为闷热,还是被气的,亦或者是感觉到羞愧也说不准。
或许都有吧,毕竟御坂美琴一开始的时候,是真的觉得成竹在胸,信心十足的,甚至还因为自己的灵光一闪,将掌握的线索串联起来,确认大概的调查方向的表现,而感到有些兴奋与自豪。
这个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就像是很多人不查攻略,依靠自己的敏锐洞察力和推理能力,解开了游戏里有一定难度的谜题,都会有种成就感和自豪感一般。
更何况她也只是一个小女生,会有这样的表现属实是不出奇。
但是现在看来,剧情却没有按照她设想的那样发展,或许那个人直接在犯事之后就跑掉了,而御坂美琴虽然掌握了线索,但都是过时的情报,她们却还傻乎乎的在这里蹲守了一整个下午!
要是再阴谋论一些的话,甚至搞不好就连昨天晚上的“偶遇”可能都是刻意策划的,那个神经兮兮的家伙就是在利用她,为的就是在今天犯事之后,故布疑阵,用一个幌子来分散风纪委员的注意力……
反正越想就越气,御坂美琴现在只是庆幸——
幸亏之前不能够确定,所以没有将这些消息泄露给警备员他们,只是和黑子她们一起行动,不然的话,那就真的丢脸死了。
“好了,我们走吧,抱歉让你们的假期第一天就这么浪费掉了……”不过茶发少女还是觉得很是过意不去,她看着自己周围的好友们,“走吧,我请你们喝饮料……”
“别这么说,御坂学姐,其实、其实今天这样的经历……嗯,那个,我是说啊,也很、很有趣的来着……”
佐天泪子连连摆手,反而安慰起御坂美琴来,只是虽然她很温柔也很善解人意,然而说着的话却是越发的显得结结巴巴起来,似乎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御坂美琴忍不住的干笑几声,越发觉得窘迫了,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不过也知道泪子是好意而不是在嘲讽。
她环顾一圈好友们的神色与精神状态,果断的招招手转移话题:
“走吧,我记得刚刚过来的路上,就有自动贩卖机……”
……
……
同一时间,就在距离四人不远处的街道上。
“花了这么大的力气,你就这么让她走了?到底是在图什么?”结标淡希抱着怀里的文件,有气无力的跟着前方的魔术师。“你该不会是在准备欲擒故纵,放长线钓大鱼吧?”
她想起不久之前的那一幕,有些狐疑的盯着夏冉的背影,眼神越发的警惕起来。
主要是茵蒂克丝还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独自离开,说什么也不愿意和夏冉两人继续一起行动,也不肯告诉两人她有什么事情,态度非常坚决——
真的非常坚决,就连夏冉说要为她接风洗尘,请她好好吃一顿大餐,那只银发小修女也只花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坚定的做出了选择,说这一餐先欠着,她以后会回来吃的。
而魔术师也没有勉强,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怀疑的样子,笑呵呵的和小修女道别,看着她离开。
茵蒂克丝是知道自己还没有脱离危险,不希望连累任何人。
而夏冉是觉得干涉度已经足够,至少今天茵蒂克丝是不会遇到什么问题,毕竟史提尔被自己送进了医院,神裂火织现在应该也开始疑神疑鬼,不会贸然离开队友行动。
所以的确不需要他再盯着茵蒂克丝,既然小修女坚持的话,他也不会坚持下去,那样的话反而会显得自己很可疑……尽管人设这东西,崩了就崩了,不过他还是想要尽量维持的。
两人都有自己的理由,但是结标淡希并不知道,所以从她的视角看来,实在是无法理解这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这只双马尾自然就会忍不住的自己脑补了,从对某人本身就有成见的角度出发,认为这应该又是这个渣……这个人骗女孩子的套路之一。
“没有啊,你在想什么呢,着怎么可能?”夏冉头也不回的摇摇头,果断否认这样的事情。
“没有吗?”双马尾少女仍然是满脸狐疑,她不是太相信对方真的没想法,不然的话,实在是很难解释这个家伙的一系列行为。
“对啊,没有花很大力气。”魔术师回过头来,很是认真的重复道。
“……”
“……”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种人果然不能深交。
结标淡希沉默了一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她还没有成年,学园都市虽然等同于一个独立小国,但是这方面的法律也是非常完善的。”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法律已经阻止不了我了……”
脑海之中的思绪一闪而过,夏冉很是不以为然的继续向前走去,他其实对茵蒂克丝那只银发小修女没有什么想法,插手的目的也主要是为了干涉剧情,试图引起某些变化,从而找到自己需要的机会。
他并不是别人的棋子,也有资格成为棋手。
只不过,这些事情并不适合和这个女孩子说,不说空气之中到处都是滞空回线,亚雷斯塔现在必然有一部分注意力一直都在关注着自己的缘故,就算是他和结标淡希说了,对方也无法理解或者相信。
当然,也没有必要说就是了,所以他就勉为其难,忍辱负重,承受起这些污蔑吧。
反正也不痛不痒的……
“这是犯罪宣言吗?”
结标淡希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第几次下意识做这样的动作了,也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勉强抑制住脑中的压力。
她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报警了,只可惜应该没有什么用。
“不是……话说回来,这么长的时间,你考虑清楚了吗?”
魔术师看着不远处路旁的饮料自动贩卖机,以及围在自动贩卖机前的四个精疲力竭,无精打采的女生,他一边向着那边走过去,一边用一种很是随意的口吻说道:
“一个疗程即可康复,你只要愿意的话,现在就可以直接开始。”
“没有。”
双马尾少女的回答很是冷淡。
“嗯?还没有想好么?”
在前方那四个女生的身后站着排队,夏冉蹙起眉头回过头来看着她。
“难道是心理阴影、精神创伤这种病症,相伴多年也能够培养出感情来?这么久了,所以你不舍得丢弃它?”
结标淡希翻了个白眼,已经不想回答这人的问题了。
“不是,你再好好想想,一个疗程即可康复,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而已,你就能够成为第八人!”夏冉非常努力推销着自己的良心疗程,“当上CEO,变成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不是梦!”
“噗……”
在前方的一个黑长直女生却是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笑声显得爽朗而又元气,紧接着,这个女生和身旁的好友下意识的回过头来,看向在她们身后排队的两人。
然后——
“咦?”
佐天泪子眨了眨眼睛,表情貌似是有些疑惑的样子,怎么总觉得身后的这个正在排队,大大咧咧的和同伴说着奇怪的话的少年,似乎是有些眼熟的样子,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来着?
她本能的微微侧目,看向身旁的好友,发现初春饰利也是脸露疑惑之色,像是有些迟疑,觉得这人有些眼熟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
只能够说,在炎热夏日里,在猛烈的太阳底下蹲守了这么久的时间,她们现在的精神状态、思考能力都显得有些萎靡不振,状态低迷到了一定的程度,虽然没有中暑,但是也相差不远了。
因此都有些迷迷糊糊的,脑子一时间根本就转不过来了。
而御坂美琴这个时候也是一样的状态,而且她正在和自动贩卖机较劲,恼火的用拳头捶打着投币孔附近的位置:“你怎么回事!给我有点反应啊!”
看样子是整体科技比外界先进二三十年的学园都市的贩卖机,又一次出现了只收钱不办事的现象,任由茶发少女怎么敲击捶打,笨重巨大的机器也只是一声不吭地杵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在嘲笑着她那无用的幼稚举动。
本来就因为刚刚的事情而心情不佳,现在更是迫切的想要请朋友们喝饮料赔罪,以稍稍弥补自己的愧疚之心的御坂美琴又气又急,几乎要忍不住愤怒地摇晃甚至飞踢自动贩卖机。
不过被白井黑子死死的抱着腰肢,拦了下来:“姐姐大人,别这样……别这样,姐姐大人……”
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状况。
女子国中生的日常?
夏冉这么想着,也是很礼貌的对回头的佐天泪子和初春饰利两人点了点头:“你们好。”
“你……你好……”
还在疑惑的两个小女生,没有来得及想起关键的记忆,就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友好的招呼打断了思绪,只能够小脸红扑扑的点点头,有些不太习惯的回应着。
毕竟只看外表的话,夏冉的确是当得起“其人如玉,空教掷果盈车”的评价,气质超脱而失真。
不谙世事的少女,怀揣起伏的心,也很正常。
“好了,我主要是不相信你这种类型的能力者,谁知道你会在这个过程之中对我的记忆做什么手脚……”结标淡希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与其说我,还不如尽快做好你的事情,我今天已经耽搁了大半天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示意了一下自己怀里抱着的文件。
“这种事情急不来,总得仔细想一想……”魔术师摆摆手,继续敷衍着。
“想什么?你连自己的资料应该怎么填都不知道?”双马尾有气无力的垂下脑袋。
“主要是我的能力不知道应该怎么填,亚雷斯塔这家伙套情报的方法真的是太过直接粗暴了,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魔术师手抵下巴,思索着说道,“明明都说我不要当学生,他还是要给我按一个能力者的身份,外号还要我自己想……”
“既然这么嫌弃,你自己随便应付一下,填个什么东西不就好了吗?”
结标淡希看了一眼前方,发现那个黑长直少女,和头上顶着个花盘的女孩子,正有些好奇的听着自己两人的交谈。
她本来是想要制止的,但是又觉得既然这人自己都没打算保密,那么完全不用自己多此一举。
“这可不行,我是那种在游戏里起名字都很讲究的人,和你们这些在过场动画里都不肯穿得像是个人的家伙聊不来。”夏冉连连摇头,“还有外号之类的,也肯定要有气势才行,要让所有人都一听就知道绝对不能够惹我……”
“那你打算外号怎么取?”
结标淡希撇了撇嘴,心中却是快速的闪过了那些超能力者的外号。
一方通行、原子崩坏、心理掌握……诸如此类的,都是很好的表达了他们的能力以及其强大之处,这人又会给自己取一个怎么样的外号呢?
“叫「风灵月影」怎么样?”
“……”
“……”
“这就是让所有人都一听就知道绝对不能够惹的称呼?”双马尾少女疑惑道。
“难道不是吗?”对面的魔术师似乎比她更疑惑。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