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精彩都市小说 龍王殿討論-第一千八百八十一章 棋盤相伴

龍王殿
小說推薦龍王殿龙王殿
天色渐暗,那金发身影,已经来到了烂尾楼前。
金发身影抬头,目光中映照出了站在楼顶的张玄。
“这里简陋,没有地方可招待,可别怪罪。”张玄笑着出声。
金发青年同样笑了笑,“你我这种实力,想要什么,不过唾手可得,环境这种说辞,未免有些太牵强了吧。”
金发青年声落,就见他轻轻挥手,一张以灵气凝聚而成的金黄座椅便凭空形成,金发青年向前几步,后坐到座椅上,他在挥手,面前又出现一个茶台。
“茶,应该有些吧。”金发青年笑笑。
“拿去。”
一道光芒闪过,出现在金发青年面前的茶台上。
金发青年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金瓜贡茶,不错,不错,倒是好茶。”
两人在这个过程中,看似交流,实则在不停的暗斗。
一踏入这烂尾楼区域,金发青年就能感受到,这一片区域,都被张玄的气势完全压制住了,可以说,这片区域,都成为了张玄的领域,如果张玄不愿意,没人能在这动用灵气。
可金发青年进来后的第一时间,就是给自己幻化了一张座椅出来。
而刚刚张玄送来的茶,直接落在金发青年所凝聚的茶台上,这是以混沌之力送来的,若是金发青年实力再差一点,那茶台会直接散掉。
张玄的身影从楼顶跃下,平稳的站到了地面上,看着金发青年,“想不到,见天强者的媒介,还能选择是人。”
“你很自信。”金发青年看着张玄,这么说道。
这自信话里的意思是指,金发青年明明跟张玄看上去一样大,并且在前面的试探当中不相上下,但张玄完全不认为对方这个年龄有这份实力,说出见天媒介这样的话。
张玄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并没有说明白。
金发青年耸了耸肩,“你说的不错,只不过,我与媒介不同,我就是我,只不过,可以使用一部分见天的力量而已,你可以叫我萨皮尔,也可以称我为军团战,圣十字军团的,军*。”
萨皮尔脸上挂着微笑,如同在说微不足道的事情,但他的身份,可并不是他语气当中所表现的这么简单。
圣十字,一个等同于截教的西方阻止,圣十字军团的军*,是完全与截教教主身份地位对等的存在了。
张玄幻化出一张混沌座椅,坐在萨皮尔对面,“想不到,我张玄竟然有这种殊荣,能让圣十字的军*亲自前来,这倒是让我倍感荣幸啊。”
“人王张玄。”萨皮尔盯着张玄,“你如今的地位,可比我们要高多了,你的实力,更是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规则下所能发挥出的最高层次,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在这个世界规则下,你已经无敌了,哪怕见天强者,也不能将你如何。”
张玄挥手,不远处的水壶便缓缓飞来,一团精炎燃起,一秒的时间,水壶内的水便开始沸腾。
张玄缓缓泡好一壶茶,为自己倒上一杯,“军*大人不远千里过来,不会就是为了夸我几句吧?”
“你们炎夏的围棋很有意思,不如来一盘?”萨皮尔微微一笑,天空中浮现一张围棋盘。
围棋盘为纯黑色。
没有棋子。
张玄没有拒绝萨皮尔的请求,面前这棋盘,代表的可不简简单单是一盘棋,而是一种格局!如今世界的格局!
两人以灵气为子。
“远来是客,你先。”张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我于西方而来,那我便在西方落一子吧。”萨皮尔也没有客气,在棋盘的一角落子。
张玄落子在萨皮尔的正对面。
两人落子,代表了两种势力,西方与东方。
随后,两人依次落子,在这个落子过程当中,两人谁都没有率先去抢占他人的地盘,而是在自己那个方向不停的发展。
就在这个过程当中,萨皮尔突然向中间下了一子。
这代表着,属于西方的势力,要差手中间的事了。
看到萨皮尔这一子,张玄并没有多去理会,而是继续在自己这边布阵。
两人现在棋盘上所布之阵,实际上就是现在所发生之事。
以往,圣十字与东方,完全没有瓜葛,但现在圣十字突然插手到截教跟张玄之间的事来,这为中间子,而张玄不理会中间子,也是现在的做法,并没有过多去搭理圣十字。
棋下到这,棋盘上已经被两色棋子占据大半,只有一小半还空着,而此时,局以布完,接下来,棋盘上所走的每一步,就代表张玄跟萨皮尔的选择。
萨皮尔继续朝中间落子。
张玄仍旧在自己这方布阵。
萨皮尔的眼中出现一抹微怒,“张玄,你现在虽然有着强大的实力作为资本,但你一人强,终归也只是你一人强,你这做法,未免有些太自信了点!”
张玄微微摇头,没有说话,而在这时,他突然将一颗子落入萨皮尔最大的阵局当中。
“你这是在找死么?”萨皮尔冷笑一声,但心中并没有放松,因为他知道,张玄不会是这样的蠢货。
在思考张玄为何下这步棋的时候,萨皮尔也在想,张玄就这次的事,做出了怎样的安排,他想不通,张玄落入这子,代表着的是什么!
张玄此时,紧盯那一颗棋子,脸上挂着微笑,眼中闪烁着自信的神色。
南极洲,古战场中。
在那浓雾弥漫的隐秘之处,蓝云霄看着已经飞回手中的长刀。
“蓝云霄,还差最后一步了!”唐纳德站在那扇门前,“只需要打开这扇门,你我就都能走出最后一步!成为这个世界的掌控者之一!”
唐纳德的眼中,尽是疯狂之色,他激动的浑身颤抖。
可看蓝云霄,却是没有一点反应。
“蓝云霄,你还在等什么,快过来!”
蓝云霄微微摇头,“唐纳德,你知道,你输在哪了么?”
“输在哪?”唐纳德先是疑惑,随后脸色猛然一变,“蓝云霄,你什么意思!”
“你输在,双眼浑浊。”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