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优美都市言情 宋煦-第四百五十六章 學問閲讀

宋煦
小說推薦宋煦宋煦
在等待晚宴的时候,赵煦以及朝臣们,悄然的对着朝局方方面面进行安排。
他们都在努力,努力抚平一些事情,想要抛开许多包袱,并且为明年多做准备。
他们的努力很有成效,哪怕是‘旧党’此刻也保持了‘团结姿态’,没有出幺蛾子。
勋贵公卿,文臣武将等,绝大部分都在这场‘封赏大会’与‘封赏大宴’的空隙得到了实惠。
在快要开席的时候,陈皮的房间。
陈皮虽然是内侍省的内侍监,皇宫的大总管,但他极其低调,毫不奢华,房间还是以前的房间,普普通通,简简单单,不见一丝贵重之物。
此刻,皇城司指挥使蔡攸站在他的跟前,神情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慌张、忐忑、不安,甚至是恐惧。
陈皮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都不看蔡攸。
蔡攸知道陈皮不喜欢他,厌恶他,强忍着,抬起手,声音惶惶的道:“大官,小人听说,政事堂,准备裁剪皇城司,不知道真假?”
陈皮将茶杯放在桌上,茶盖漫不经心的拨弄着茶水。
蔡攸见着,低着头,没有再说话,双眼剧烈闪烁。
他很清楚,明年改元,朝局会发生很大变化,除了政事堂-六部的体制得到确认,诸多权职会被更加清新的划分,太多的机构会被打上‘冗余’二字进行裁撤,很多人将被迫的‘告老还乡’。
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风头正盛,恶评如潮,人人惧怕,称之‘魑魅魍魉之所’的皇城司!
皇城司自赵煦亲政以来,主导抓了太多人,大部分人有进无出,最为有名的就是宰执吕大防,死在了里面!
宰执死于牢狱,这是大宋开国未有!
至今还关押着‘前朝’的诸多大人物!
自然有无数人借着东风,想要剪除这个恶魔所在。
蔡攸现在是无根之萍,在朝里没有任何人靠山,唯一的二叔还对他极其疏远。
如果皇城司不在了,他这个皇城司指挥使,那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他心里忐忑不安,见不到赵煦,就只能找这位顶头上司了。
陈皮慢悠悠的拨弄着茶水,好一阵子才淡淡道:“你现在几品?”
蔡攸连忙抬手,道:“回大官,五品。”
陈皮瞥了他一眼,道:“据我所知,大相公确实有意裁撤皇城司,还没到官家那,我想办法给你拦下来。”
纵然低调,但蔡攸深知,他有这个能力,当即上前一步,低声道:“大官要小人做什么?”
陈皮再次拨弄着茶水,道:“贺轶,虽然是李清臣举荐的,但与我有些关系,是我在官家面前说了话,他不能死的不明不白,我不能在官家面前信口雌黄。”
蔡攸顿时明白了,单膝跪地,沉声道:“小人请命,亲自去江南西路,贺巡抚忠君体国,为奸人所害,小人以及皇城司必然还他一个公道!”
陈皮看了眼外面,拿起浮尘站起来,直视着外面,道:“童贯那,以后少去。”
蔡攸脸色猛的发白,猛的双膝跪地,重重磕头道:“小人领命。”
陈皮没有再说什么,直接迈步走出去。
蔡攸直到陈皮脚步声消失了,这才慢慢站起来,头上都是冷汗。
他自然不会只寄希望于陈皮一个人,还悄悄去见过童贯,只是,那么隐蔽,陈皮居然都知道了!
蔡攸转了转脖子,身体猛的哆嗦,浑身冰冷。
随着晚宴的临近,一些重臣开始聚集在庆寿殿。
赵煦灰溜溜抱着孩子,身边是朱太妃与孟皇后,前面是章惇,章楶,蔡卞,王存,李清臣,林希,许将等人。
小家伙睁着大眼睛,静静的看着赵煦。
赵煦用头在小家伙脑门上蹭了蹭,道:“来,叫声爹听听?”
小家伙小手动了动,根本没有多余的反应。
朱太妃拍打了赵煦一下,笑着道:“现在哪里能叫,诸位卿家还站着呢。”
“哦哦,”
赵煦才反应过来,看向章惇等人,道:“都坐都坐,来人,看茶。大相公,来看看朕这个小家伙,赵权!”
章惇近前,看着襁褓的小婴儿,脸上极其罕见的露出一种老者独有的慈祥笑意,道:“权者,量衡谋变也,官家睿智。”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道:“官家,这是臣年幼游历时,路经桐山,听桐山先生教学一月,临走时桐山先生所赠,今日,臣想送给殿下。”
赵煦伸手拿过玉佩,见雨泽通透,外表光滑,应当是时时把玩,才有这样的‘人气’,笑着点头道:“桐山先生朕听过,他们与二程相对,在儒学上较有冲突。”
章惇有些意外,道:“官家博学,而今知道桐山先生的怕是不多,大部分是二程的门徒了。”
‘洛学’的二程,也就是宋明理学的开拓者,奠基人,程颢已经过世,程颐还活着,历史上的南宋的朱熹等人,都是在他们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的。
他们的影响力巨大,章惇,苏轼这些人,虽然算不上他们的徒子徒孙,但深受影响。
赵煦将玉佩放到小家伙的胸前,笑着道:“看看,这是大相公送给你的,大相公学富五车,博古通今,做你老师好不好?”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孟皇后余光看向章惇,抿了抿嘴。
章惇神色不变,仿佛没有听到。
倒是后面的王存拧眉,这是嫡皇子,将来极有可能的皇帝,太子之师,天子之师,那是多重要的位置!
章楶,许将等人更是眼观鼻鼻观心,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展露。
这位嫡皇子的老师,可不仅仅是老师那么简单,很有可能事关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国政大计!
小家伙似乎感觉到了怀里的玉佩,眨了眨眼。
赵煦见着,呵呵一笑,道:“行,那等你再长大些。说到这个学问,朕的意思是,朝廷不能干预,学问的发展,是件好事情。但学问归学问,治国归治国。自汉以来,空谈误国者,数不胜数,咱们还需务实一些。”
赵煦的话,让章惇若有所思。
章楶,蔡卞等人心头一惊,揣度赵煦这些看似平淡无奇的话蕴含的深意。
上位者,没有空话!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