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0lak5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好萊塢往事 愛下-第三百五十四章展示-9xtk3

好萊塢往事
小說推薦好萊塢往事
ATI和NVIDIA都是罗兰心心念念的东西,现在有机会攥到手里,那他自然不会放过。
在去年参加完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大会后,罗兰就琢磨着用长臂管辖那一套把ATI给吞了,然后等老黄贪得无厌,被微软打的几乎退市时,在伺机而动,把核弹厂收入囊中。
可现在有微软背书,那这两笔收购做起来,就更加简单了。
和之前设想一样,让詹姆斯-卡梅隆帮自己摇出安大略省的证券委员会,调查ATI的股票内幕交易问题?不不不……不用这么麻烦,直接让微软摇出英特尔,这事就已经结束了。
英特尔牵头,与罗兰联合收购,先吞下ATI,清洗掉创始人团队后,在陆续的出让股权退出公司,虽然整个过程可能会跨度一年,但和之前做的雅虎案相比,已经是非常迅速了。
这种联合收购在各大收购案中实在是太常见了,而联合收购的核心,其实并不是单一一方有资金上的问题,而是两方同时收购,能规避很多监管上的问题。
就比如说,罗兰想要收购ATI,结果人家不卖,那除了长臂管辖的明抢以外,其实是没有好的应对措施的,可如果英特尔想买,情况就不一样了,因为想走垄断竞争路线的联邦当局,会支持英特尔的收购,而ATI,也会认真考虑英特尔的报价。
可英特尔如果单独收购,那这种带有垄断意味的竞争手段是不会被欧盟批准的。
就像波音收购麦道案上,在欧盟的逼迫下,波音放弃了已经和美国十几家航空公司签订的垄断性供货合同,才换来了做大的机会,而英特尔要是单独收购ATI……
不放血是不行的。
但如果是联合收购,双方各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那这些问题就迎刃而解。
欧盟觉得这是垄断竞争,联邦同样可以表示,ATI里还有罗兰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在无法强行吞并的情况下,这怎么能算垄断竞争呢?
如此一来,双方就会进入扯皮环节,而要是英特尔在表示,未来五年之内不会通过任何方式扩大自己在ATI里的持股规模,那收购,就已经能敲定了。
至于英特尔为啥会帮忙?
这个就得问微软了。
一九九五年,英特尔在研发处理器时,提出了一种新的技术规格,那种规格能严重影响到视窗的标准,于是比尔-盖茨便亲自上门,紧接着,英特尔亲手掐死了新规格的发布。
如果说有钱不赚也就算了。
在各大公司纷纷起诉微软涉嫌垄断时,整个阿美利加也有很多公司在声援微软,除了那些和微软有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复杂关系的康帕、戴尔外,英特尔也是不愿站上原告席的一家,而用他们的话来说,自己和微软的定价,全都是正常的商业谈判。
说的简单一点,这就是利益共同体。
说的直白一点,那就是资本抱团。
其实很多时候,人们觉得某个问题复杂无比时,并不是因为他们找不到最优解,而是大家都没能力进行最优解罢了,不仅如此,绝大多数的时候,这种最优解还会被抨击成投机取巧,但当投机取巧的道路出现时,是个人,都知道自己该怎么选。
“你确定要ATI和NVIDIA?”罗兰的话语并没有引起苹果教父的意外。
“确定,拿下ATI和NVIDIA,对我们大家都好。”罗兰笑着道,“未来的电脑不可能离得开GPU,只要拿下ATI和NVIDIA并且好好做,我们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Okay,我会转告的,等消息吧,再见。”
“再见。”
因为有着八个小时时差的关系,所以当史蒂夫-乔布斯在大中午抽空给罗兰打电话时,伦敦这边,已是晚上,在挂断电话之后,罗兰便钻进浴室冲了个澡,等他裹着浴巾重新走出时,包裹周身的舒爽,令他无比的享受。
虽然没有生理上的发泄,更没有精神上的追索,但那种作用灵魂的愉悦,让他笑的合不拢嘴——是因为找到了克里斯托弗-诺兰吗?还是因为投进了《谍影重重》?亦或是可以轻松拿下ATI和NVIDIA?不不不……和这些事情有关,但深究起来也无关。
因为真正让罗兰感到快乐的,是对规则的践踏!
从雅虎开始,到《黑鹰坠落》,再到现在的ATI和NVIDIA……
这三个案子让罗兰赚的是盆满钵满!
但金钱上的堆积和融入资本的横扫一切相比,那就是个弟弟!
雅虎涉及了内幕交易,《黑鹰坠落》涉及到了内幕交易,ATI和NVIDIA同样涉及到了内幕交易,但问题是……有人会在这方面追究吗?
不!
应该是问,有人敢追究吗?
雅虎案已经很清楚了。
TIAA-CREF和Calpers被卡尔-伊坎拉入其中。
这个时候谁敢追究,那就是动所有退休公职人员的养老金!
黑鹰坠落也已经很清楚了。
当贸易战开打时,身为日资企业的索尼就已经输了。
这个时候谁敢追究,那就是卖国!
ATI和NVIDIA同样很清楚了。
在以垄断竞争参与全球博弈时,催生出更多的垄断企业,才能保证国家拥有核心竞争力。
这个时候谁敢追究,那就得背阻碍经济发展的锅!
这三座大山不是某个人,某个组织能够扛得起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的横行无忌,更是让罗兰品尝到了资本的美妙!
和单一的玩电子游戏相比,和独自品鉴电影美好相比,这种一念定生死的决断,更能让人着迷,这不是对众生的俯视,也不是对金钱的掠夺,而是对权利的迷恋!
资本带来的权利!
资本量化出的权利!
支配社会的权利!
正因如此,哼着小调搓着头,便是罗兰内心最为愉悦的真实写照,而等他擦干身子钻进卧室时,一眼瞧见的美好,令他食指大动。
早在罗兰打电话时就已去洗澡的凯特穿着一件真丝睡衣,斜靠在躺椅上,柔顺的长发捋在一侧,顺势而下的同时,也遮住了吊带睡衣赋予用户的风情。
躺椅旁边,还有一个同等高度的圆形茶几,书籍台灯,皆在其上。
而凯特则是左手托腮,右手翻页。
或许是书籍内容太过高深,引得她眉头微促聚精会神,当罗兰踩着地毯悄然进入时,没有发现异常的她仍旧在专心阅读,而等罗兰压着脚步,出现在她身侧,居高临下的窥视着书籍内容时,豁然出现的阴影,将她吓了一跳——
“啊!”
不做针灸真可惜的大白腿凭空踢蹬了一下。
“谁?”
骤然而起的身影配合着瞬间转身的动作,让不拔罐真可惜的美背在罗兰面前一晃而过。
当凯特瞪着眼睛昂头张望时,散乱在身前的头发,给那一对美好平添了几分朦胧之美。
而等她瞧见,自家男人正趴在椅背上,笑呵呵的盯着自己时,骤然紧绷的神经,也随之放松,“你这个家伙怎么和个鬼一样,飘来飘去的啊!”
‘恶人先告状?’
罗兰扬起眉毛道:“诶诶诶!在你尖叫之前,我可是连话都没说啊!”
“房门一直开着,我在外面打电话洗澡你都没感觉的吗?”
“外面突然没声了,你难道就不疑惑吗?”
“非得等我靠近了之后,你才大惊小怪的蹦起来?”
虽然罗兰是在摆事实讲道理,但这种时候,女人又怎么可能承认自己有问题?
身为受害者的凯特狠狠地剐了罗兰一眼,说:“你一个电话能打两个小时,这期间还有很长一段的沉默,你一下出声一下不出声,我怎么知道你是打完了电话在那思考问题还是仍旧在倾听别人的话语?我要是在你倾听别人说话时突然插嘴问一句,你会是什么反应?”
‘嘶!’
‘好像是这么个道理啊?’
一直以来,罗兰打电话都有个习惯,喜欢听别人把事情说完了,在根据具体情况发表具体看法,如此一来,那就会经常出现别人哔哩啪啦的先说一堆,他坐那一听半小时的情况。
刚开始,大伙都觉得这种应对方式有些敷衍。
因为长时间的不吭声,的确会让电话那头的家伙认为,你把手机丢一旁,压根就没听。
可在习惯之后,他们也就随便了,更别说,一次性将整件事情说完,这种不被人打扰的叙述方式,还能够减少不少因为问七问八时出现的话题转移。
但是,对于来电者而言,罗兰这种做法挺好,可对于身边人来说,这其实就很烦。
因为谁也不知道,处于沉默状态的罗兰是在干啥!
所以很多时候,罗兰身边的人都是等他自己冒头后,才和他继续交流沟通的。
不然的话,万一突然打扰,那不是坏事嘛!
如此一来,面对凯特的强词夺理时,罗兰抿了抿嘴,觉得自家婆娘说的有些道理,而瞧见自家男人脸上的意外后,明白自己已经获胜的家伙哼了一声,重新躺下,抱着书,继续读。
那副模样,就差没直接在脸上写下——
‘我生气了!快哄哄我!’
若是换做寻常,罗兰肯定会摆出一副笑脸,向未来的孩子他妈赔罪。
而本就是装装样子的凯特则会拿捏一番,然后饶了未来的孩子他爸。
可今天罗兰高兴啊!
那往常使用的招数,也就不会被他拿出来了。
于是乎,趴在椅背上,居高临下的扫了两眼后,罗兰便扭过身子,先坐在扶手上,然后贴着内侧,朝着那靠椅的缝隙处,不断进发。
虽然凯特是侧着身子趴在茶几上看书的,但单人靠椅又能留出多少空间?
巴掌大的间隙,对于罗兰这种大个子来说,等同于无。
不过,空间小也有空间小的好处,挤下去的同时,开疆拓土的成就感,让人愉悦。
而等整个身体完全纳入其中后,包裹四周的紧绷感,更是让人快乐上头。
“你干嘛!”感受到紧贴上来的火热,凯特的脸绷不住了。
“既然分开之后再相间会吓到你,那我们就不分开了嘛。”
罗兰揽着媳妇的腰,将脑袋搭在她肩头。
这种土味情话则让凯特翻起了白眼,懒得搭理傻子,继续看起了书。
可心情愉悦的罗兰并不准备放过她,视线朝着书页扫了扫,然后又问:“看什么书呢?”
凯特没有吭声。
于是罗兰便又用嘴叼起她的头发,在面颊上不断地撩拨着。
“嗨!你别闹!”瘙痒难耐的凯特回了一句,然后半拉着身子,将头发捋到另一边。
如此情形让罗兰露出得意之笑,揽着腰肢的右手也自然钻进了睡衣,轻抚腹部的同时,还精准的找到了对方的肚脐眼,然后顺着周围,不断地画着圈圈。
陡然而升的敏感令凯特抿住了嘴巴,而就在她想要转过身子,嫌弃的推开罗兰时,身后的男人也动了,大腿抬起,架在腰上,身躯下压,将她整个人都擒入怀中。
呼哧呼哧的匀速呼吸被凯特清晰捕捉,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家男人今天有些不对劲。
可就在她想要询问,刚刚的几通电话是不是给罗兰带来了某些好消息时——
趴在她身上的家伙,已经开口问问题了。
“凯特?”
“嗯?”
“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
“啊?你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
“我就是想知道,因为一直以来你从来就没有正面评价过我。除了夸我帅,夸我帅,夸我帅以外,你根本就没有其他方面的表示,弄得我全身上下最大的优点好像就只是帅一样。”
“……”
自恋一般的话语差点没把凯特给噎死,蠕动着身子,艰难的转身,当她扭着头,看清自家男人的面庞时,没有遮掩的开心,让她疑惑万分,“你今天吃错药了?”
“你才吃错药了!”罗兰没好气的回了句。
“可你平时不这样啊!”
“那你说我平时是什么样?”
“你平时遇到什么事情都直说的啊!从来都不绕弯子!遇到的开心的事情直接说,遇到难过的事情直接说,尤其是遇到生意上的高兴事,你……你……你……”
“我什么?”
“你真的想知道?”
“你说啊!”
“你就会像现在这样,向我讲述自己的喜悦,然后,迫不及待的在床上和我分享快乐?”
‘握草!’
‘我就那么像一个老色批吗?’
当罗兰目光灼灼的看向自家媳妇时,通过对视传递来的肯定,让他无语至极。
好吧他承认之前自己的确是这么做的,但那还不是因为开心吗?
作为一个不花天酒地的家伙,在家里和媳妇做一些快乐的事情,难道不对吗?
这种正确的事情从老婆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带有颜色了呢?
罗兰想不通。
可想不通不要紧,因为回神之后,他的脸上也顺势露出了苦笑。
“好吧,原来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矫情至极的话语让凯特来了精神,“诶诶诶,你怎么了?”
“我本来想和你说点正事的。”
“那就说啊!”
“但你觉得我说不出正事。”
“你要是在这么绕圈子,信不信我打你?”
凯特回过味了,她以为罗兰是想要用转移话题的方式来逃避之前的哄人。
所以在说话的同时,她也抽出两只胳膊,直接搂住了罗兰的脖颈。
虽然她口口声声表示,要对罗兰实施家暴,但扬起的嘴角,却出卖了她此刻的心情。
她喜欢这种没有营养的对谈。
因为这时候的罗兰,是完全属于她的。
可就在她琢磨着,罗兰会以何种话语来突破自己的围堵时,罗兰,忽然和他拉开了距离。
仰身望着熟悉男人,凯特听到了最为莫名其妙的问话。
“肯辛顿宫花园大街的房子看好了吗?”
“啊?我看了在售的三户,觉得兰开斯特门附近意大利花园旁的那户不错。”
“那就买了吧,明天我陪你去。”
“就这?你就想说这?”
“对,顺便再看一下该怎么装修,毕竟……我们今年要结婚……”
注:①九五年英特尔提出威胁微软的新标准是真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微软才会用捆绑的方式对付网景。微软自己都知道,只要打免费牌就能弄死网景,但问题是,英特尔给微软提了个醒,视窗的垄断地位是可以被打破的。如果网景配合能够推出英特尔那样的新标准的厂商一同上市,那视窗就要爆炸,因为IE没有网景好用,所以,微软才铤而走险直接把网景碾死。这个是写到当年的反垄断调查的诉状中的,英特尔有机会挑战微软,但他自己放弃了,又或者说,被比尔-盖茨说服了。②以微软为核心的利益集团很庞大,当年那些没有起诉他的州都是它的盟友,最典型的就是德州,一是当时的德州州长他爸就是盖茨他爹的朋友,二是德州那些电脑公司和微软组建了利益联盟,打死都不同意德州起诉微软涉嫌垄断,并且威胁德州联邦,如果德州起诉,他们就把公司搬走。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