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po2p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漫威太陽神-第兩千一百一十四章推薦-og5d4

漫威太陽神
小說推薦漫威太陽神
“还不够吗?”
这个答案也并不出乎涅墨西斯的预料,毕竟她面对的是和自己一样地位的存在。如果仅仅只是针对一个浩劫的话,那么或许勉强还可以行得通。但是再加上一个周易,她的分量就明显有些不足了。
生命法庭虽然名义上是主持所有宇宙、万物生灵的至高存在,但并不意味着随便什么人去呼唤他,都可以得到相应的回应。
作为命运的具现化,抉择的象征,想要让他亲自下场去做出这所谓的裁决,显然是要有相应的身份和地位才行的。而仅仅有身份还不够,最关键的是,还是要有这种身份的人去付出一个足够的代价。
这种代价往往就是如同她这般身份的人去为法庭服务上一个漫长的岁月。也只有如此,才能有打动生命法庭的价值。
涅墨西斯已经是给出了自己所能给出的最大筹码。她不可能是说,为了如今这个宇宙的存亡而把自己也给搭进去。她历经了无数才跳出了一个盒子,自然不可能再把自己给拘禁在另一个盒子之中,哪怕,这个盒子是她亲手缔造的。
涅墨西斯陷入了沉默,她已经是仁至义尽,做到了自己所有能做的。连生命法庭这样只存在于宇宙外的存在都被她召唤了出来,谁也没法在这个问题上指责她的不尽心。
说到底了,这不仅仅是她的宇宙,还是五大神的宇宙。想要任何付出都没有,就把问题给解决掉,这到底是痴心妄想的事情。
永恒和无限很快就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面对明显身份超然的生命法庭,他们也是非常识时务的低下了头,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我们也愿意付出相同的代价,只要能开启这场审判。”
“一个宇宙中的至高法则吗?”
生命法庭是以一个巨大的金色生命体的形象具现出来的。他最大的特征是一个悬浮的脑袋,上面有着三张不同的面孔以及一张空白的形象。而此时发出这个声音的,是一张表情公正的面孔。
他板着脸,凝视着无限和永恒,随后才陡然的头颅一转的,换成了一个被幕布遮挡着的,只露出了半个下巴的脸孔来。
“你们的确是有资格来为法庭的开启付出代价,但是,还不够!想要让法庭开启对他们的审判,你们必须要付出更多。”
“更多?”尽管不知道这所谓的代价到底是什么,但是五大神都已经是心照不宣的,对这种代价有了一个隐约的觉悟。
他们很是明白,连涅墨西斯都无法承担更多的代价绝对不是可以轻易付出的事物。但作为宇宙的至高神,维系整个宇宙的存在是他们天生就具有的义务和使命,他们根本无法逃避。所以,不管这个代价是什么,他们都必须应承下来。而意识到了这一点,五大神也是默契的,点起了头来。
“我们愿意…”
话音刚落。生命法庭象征着公正的那张脸便已经是陡然的眼放光芒。他剩下的两张脸,不管是被幕布完全遮挡的,还是仅仅只被遮挡了一半,露出小半个下巴的。都开始如同水面上泛起的涟漪一般,无声的扭曲了起来。
同时的,无形的力量开始作用在五大神的身上。而不管是此刻的永恒和无限究竟是怎么样的挣扎,他们都已然是惊惧的发现,自己此刻都已经是丧失了对自身法则具现出来的这个身体的控制。
他们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被磨灭,同时意识也在被抽离。生命法庭在这一刻展现出来的,是他们根本无法抵抗的力量。而伴随着这力量的彰显,他那半遮半掩的幕布也已经是从脑袋上掀离开来。
那面对着他们所有人的,提出条件、诉说需求的半遮掩的脸孔此刻已然是变成了无限的模样。他代表着法庭的必要。而另一张,完全被幕布遮掩的,一开始根本看不到形象的面孔,此刻则变成了永恒的样子,他则代表法庭的复仇。
生命法庭不知究竟是动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把永恒和无限都给拉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中,化作了他的一部分。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缓缓的调转了自己的第四张脸,也就是那个毫无特征的,空白的脸孔。将它对准了周易以及浩劫的方向。
“交易成立,法庭开启。来自于不同宇宙的周易,你们将接受审判!”
这空白的脸孔也开始显化,变成了周易的模样。即被审判者。而当这样的变化发生之后,也即意味着,这场由涅墨西斯发起的裁决已然是开始了。
虚空之中开始浮现出巨大的建筑物。那是被生命法庭以自己的意志具现出来的场所。
如同古老的审判庭,又有如象征着死亡和对抗的竞技场。生命法庭坐在审判庭的中间,高高在上的位置上,以自己具现为永恒的那一面看向了周易和浩劫两人。
“你们的存在干系到了这个宇宙的维系和平衡。为了防止这个宇宙因为你们而走向毁灭。我应宇宙缔造者的呼唤,以生命法庭的名义发起这场裁决。”
如同一开始那样被毫无反应的拉扯进来。根本就不容许此刻的浩劫和周易有任何反抗的。他们就已经是被置身到了整个建筑物的中间,也就是那个仿佛竞技场的地方之中。
“你们将在此战斗,直至你们中有任何一人被战胜为止。”
哗啦啦的声响,那是竞技场的钢铁大门被彻底放下的响动。虽然说在浩劫眼里,这种情况有些莫名其妙的意思。毕竟,他想要出去根本就不需要走这个大门。但是,仿佛就是一个象征上的意义,一个流程的具体步骤一样,生命法庭到底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你们将彼此奋战,在最公平的情况之下。”
话音刚落,不管是浩劫还是周易,他们都猛然的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枷锁套在了身上,浑身的力量都如同被难以想象的重担给压制住了一般,根本就无法动弹。
不管是黑洞还是恒星的力量,亦或者是他们本身肉体上的强大。都开始潮水般褪去,就连周易手中的审判神枪,都在黯然间熄灭了光彩,变得如同凡铁一般。
这种变化让周易和浩劫相顾愕然。浩劫随即便阴沉起了脸色,开始在心里尝试着呼唤灭世之剑起来。
雷沃丁瞬息出现在他的手中,但就和他料想的一样。原本缠绕在雷沃丁之上,永不熄灭的灭世火焰都失去了踪影,只剩下灭世之剑古朴斑驳的剑身,显衬的他好像是拎了个半截入土的古董一样。
这样的变化,当然是让人心中恼怒。而也是根本无法抑止的,浩劫就已经是剑指着生命法庭,怒骂了起来。
“剥夺了我们的力量,把我们关在这种斗兽场之中,这就是你的狗屁主意?让我们像是野兽一样在其中厮杀?哈,你以为我会受你的摆布吗?我告诉你,你根本就是痴心妄想。我不管你是生命法庭还是什么其他东西,我只会告诉你,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是不会如你所愿的!有本事,来试着干掉我。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会…”
他拒绝接受生命法庭这样的安排。而同样的,尽管周易并没有发声。但是从他倒插长枪,双手抱怀无动于衷的动作来看,他也应该是一样的态度。
或许,命运让他们变化成了两个模样。但是在本质上,他们还是有着相似的地方的。而在受人摆布这一点上,他们完全一样,那就是他们绝不会接受有人对他们的命运横加干涉。
管他是个什么东西,他都没有资格对自己指手画脚。而如果有人敢这么做,他们真的是一点也不介意去扳断他们的手指头。
浩劫的发言显然是触及到了生命法庭的权威。而当生命法庭转动脸庞,以永恒那张脸来面对他们的时候,完全可以看到的是,他脸上那丝毫不加掩饰的仇恨。
生命法庭固然是有公正的一面,但也仅仅只是一面而已。当代表着生命法庭的另外两面——必要和复仇都有着自己立场的时候,那么生命法庭本身具备着怎么样的立场,完全也就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了。
毕竟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难以存在绝对的公平。或许被制定出来的规则能够显现的很公平,但是别忘了,规则的制定者是谁,而执行这个规则的法庭,往往又具备着怎么样的身份。
立场,才是所谓公平裁决背后真正起到决定性的因素。就好像是在干涉他国内政的问题上,指望一群外国人组成的法庭能够本着公正的原则去做出公正的判决,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奢望。
而同样的道理。所谓的生命法庭在吸收了永恒和无限这两个明显带有倾向意识的存在作为自己的两个面之后。他所能给予的裁决,自然也会丧失他本身所标榜的公正性。
浩劫不傻,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和周易正在被针对。如果说这是一场公平公正的审判的话,那么最起码的自己也该有上诉的权力才对。
但完全是跳过了这个阶段,等同于直接就进入到了审判的环节中。这中间要说是没有一丁点的猫腻,那也未免太把他当做傻子来看待了。
所以,浩劫拒绝接受任何来自生命法庭的摆布。即便说他已经展现出了无边的威能,甚至能将他近乎无敌的力量给剥夺。他也依然是这样的一个态度。
并非说是无所畏惧。面对存在和毁灭的问题,即便说是他这样的人,也不可能真就说是一点也感觉不到恐惧的。求生是每个人的本能,他也不会例外。而他之所以面对生命法庭随手就能剥夺他力量的可怕威能还能表现的如此硬气,更多的还是因为,他心中对于生命法庭已经是有了一个基本的猜测。
他的条条框框,他的行为准则。怎么看都有一种近乎于僵硬的感觉。或许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可能的确是无所不能的。但这种无所不能是确有其事,能被他随心所欲施展出来的力量。还是说,仅仅只是在一个固定的框架之内,在一个限定的条件之中,它才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就很不得而知了。
浩劫显然是倾向于试探。以一种近乎作死的态度来探查,生命法庭所展现出来的无限威能到底是能做到怎么样的一个地步。
是能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扑灭眼下几乎沦为凡人的自己这微不足道的抵抗?还是说,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规则之内任意施展而无可奈何呢?
答案很重要。因为这答案既意味着他们究竟要做到怎么样的一个地步。毕竟是同一个人,周易和浩劫之间显然是具有着心照不宣的默契。
而对于现在的浩劫而言,最难熬的怕就是这答案揭晓出来的一瞬间。因为谁也不知道,生命法庭到底会给出怎么样的反应。
或许是如他所料的那样,生命法庭只是个纸老虎,只能在划定的范围之内做到无所不能。但谁又能说得准,他不会是真的具备无限的神力,完全可以如同捏死一个臭虫一样,把他给直接捏死呢?
真要是那样的话,怕是周易这个混蛋做梦都会笑醒。因为他什么都不需要做的,就已经是少掉了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最关键的是,因为同样是受害者的缘故,他甚至连愧疚都不用有半分。
这样想来。自己简直就是亏大了。但没办法,这就是不愿受人摆布所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人在要做出选择的时候,总是要付出一点什么。而这,就是他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好在,尽管内心里像是打鼓一般忐忑。但到底的,还是如他所料的那样,生命法庭面对他的挑衅,只能是做到虚张声势的呵斥。
这变相的意味着无能为力。而也是任由生命法庭代表着复仇的那张脸去极尽扭曲的呵斥,咒骂。周易和浩劫都是相视一笑的,做出了类似于抠指甲,掏耳朵这样漫不经心的动作来。
哪怕说是失去了力量,在埋汰人这方面的本事,他们也是不会弱上半分的。
可以说,如果生命法庭有肺的话,怕是这个时候他都已经是把肺给气炸了。因为漫长的岁月,几乎是亘久以来,还从来没有说有过类似周易他们的存在,来这样漠视他的权威。
他是真的感觉到了被冒犯。而就像是所有有着自我意识的生灵一样。他在这个时候,也是怒火高涨的,狠狠赌咒了起来。
“不要以为你们这样就可以逃脱得了我的审判。你们逃不掉的,因为从没有人能逃脱掉!这既是你们的命运,已经被注定了的命运!”

Published in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