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62xlf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穿越從武當開始 愛下-第四十八章.鬼域破滅看書-9h6y0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宝剑入手的瞬间,陆植便顺势手腕一翻,一剑从那怪物的双眼之中抹过,带出一溜乌黑的污血。
嗤嗤..
喷溅而出污血洒落在地面之上,顿时将地面腐蚀的滋滋作响,就连燕赤霞的轩辕神剑之上都似是染上了一层乌黑的锈渍,剑锋蒙尘。
陆植甚至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机正沿着手中的宝剑倒卷而上,企图侵蚀他的手掌。
他皱了皱眉,尝试将真元注入剑身之中,但全然无用,那怪物也不知道是用何妖法魔术改造了自己的身体,一身能力无比的诡异,竟连陆植在不知晓其原理的情况下,都颇感头疼。
无奈之下,他只好反手将手中的轩辕神剑朝身后远远的飞掷了出去,斜插进数十丈开外的一块奇异大青石之上,再次空手应敌。
好在这怪物虽然能力诡异,但斗战之能却并不精深,出手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章法,只是凭借一身的诡异神通能力对敌,又如何能及得上陆植的经验与能力。
砰砰..
闪避腾挪之间,陆植再次窥到机会,抬手便是一连三掌重重的轰击在那怪物的胸膛之上,以摧心掌的法门,结合阳关三叠之法,连续汇聚出三重劲力,直透进其内腑之中。
不过这招却是并未对那怪物起到什么作用,毕竟他早已经不是活人之身,甚至连心脏都被剜出来了,震荡其内腑这种招式,对他而言的确没有多大的效果。
‘只能以绝强的气血勇力,才能对其造成有效的伤害吗?’陆植暗自想到。
他与燕赤霞先前与这怪物在墓室中便已经恶战过一场,而这怪物唯一一次明显的表现出伤痛反应,便是陆植被陆植以进步搬拦捶崩劲轰击在他身上。
那一记崩拳,不但打爆了其胸前的那张诡异人面,他自身也确实的表现出了伤痛之色,痛吼出声。
而两人其他的攻击落在他身上,却几乎没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甚至是先前燕赤霞一剑刺穿他左肩人面之时,也未见他露出什么明显的反应。
一个侧身后仰避开了那怪物反击而来的数道乌光,陆植顺势以手撑地,一式魁星踢斗将其踢的重新倒飞回了那塌陷的陵墓废墟之中。
轰!
一声巨响,碎石砖块顿时高高抛飞而起,再次将其掩埋进了那废墟碎末之下。
陆植看了一眼那烟尘弥漫的废墟,抬手卷起了那宽大的衣袖别进袖口之中,收紧身上的道袍,身上的气势骤然一变。
自从入道之后,许多年都没再好好的活动过一番手脚,今日却是正好可以拿那怪物试试看,他这些年来的功夫有没有落下了。
“吼!”伴随着一声怒吼,那怪物再一次从那漫天崩飞的碎末烟尘之中现身,仰天一声咆哮,双脚猛地一蹬地面,便如同一辆疾驰的火车头一般,朝陆植凶猛冲击而来。
陆植面色如常,并不以为意,只是缓缓向前踏出了半步,微侧着身子,收拳于腹。
下一瞬,那道疯狂凶悍的身影已经冲至近前,而陆植也瞬间一步踏前,一记进步搬拦捶轰出!
轰!
一声炸雷般的巨响声轰然炸响,爆出阵阵恐怖的空爆之声,空气都被打爆,崩散出道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环,恐怖的冲击力如同飓风过境一般,瞬间撕碎崩毁了周边的大地!
大地崩裂爆碎,一片片的炸裂抛飞而起,随后瞬间再次破碎成漫天的碎末粉尘,化作一道洪流直冲而出!
光是余波,便几乎将周遭的环境摧毁殆尽,那怪物更是首当其冲,被陆植后发先至的一记搬拦捶重重的轰击在身上,顿时便比冲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
轰轰轰…
一击之威,绵延近二十丈,整座皇陵都被从中轰碎出了一道宽达数丈的‘峡谷’,沿途的大地像是被一道天犁犁开了一般,崩碎炸裂出无数碎末砖石散乱纷飞!
陆植修行的道途,走的乃是性命双修之道,虽然并未专门的修行过多少炼体秘术,但一身躯体光是蛮力便可力压龙象,可真不是什么体弱娇柔之辈。
足足数十息之后,那仿若雷鸣般的闷震之声才终于消散,漫天的烟尘缓缓散尽。
那怪物整个身体都深深的嵌进了岩壁之中,右臂断折,森白的骨刺戳破了皮肉,胸膛凹陷,怎是一个凄惨可言。
受到如此重击,就算是这诡异的怪物,也已经再无起身之力。
虽然他仍旧还在一脸狰狞的张口朝着陆植嘶吼咆哮就是了,但是他全身的骨骼肌肉,几乎都已经被陆植一拳轰碎了,连口中的嘶吼都变得无比的吃力低沉。
现在的他,连爬起来都已经是奢望,又何谈反抗。
只见其长大了嘴,一阵低沉的震动声传出,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喷射出一道乌光朝陆植飞射而来,但陆植只是自顾自的踏步朝其走去,便轻易的错开了其轨迹。
噗!
他还挣扎着想要转过头来,一抹凝如实质般的金色剑光便已经刺穿了他的眉心,将他的头颅钉在了地上。
呼!
一簇鲜红的火光落在了其身上,瞬间将其点燃,那怪物顿时再次挣扎痛吼了起来,体表之外不停的渗出乌黑色的粘稠污血,企图熄灭掉身上的火光。
但这一簇火焰,可是封存在玄火鉴中的天火之精,又岂是他这等邪门歪道的手段能够扑灭的。
“吼吼吼…”怪物的嘶吼声再次变得尖锐刺耳了起来,那扭曲异样的身躯在那火光之中渐渐变得透明,如同消散的水雾烟气一般,缓缓的化作了虚无。
与此同时,这片皇陵之中,也霎时间忽然卷起了阵阵激荡的暴风,天地在震颤,崩裂!
一道道漆黑深邃的裂痕纹路自那高空之上崩裂蔓延而出,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东西被打碎了。
咔咔..崩!
覆盖在这片区域的鬼域彻底崩散开来,高空之上那仿若隔绝着一个世界,始终未能落下的炽烈阳光也终于直射而下,那片笼罩在邙山之上的阴气浓雾也顿时如同冰雪消融一般迅速淡化,消散而开。
另一边,守护在皇陵之前的清宁真人等人,也同样忽有所觉的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刺眼的阳光瞬间照射而下,刺的他们不由的闭上了眼睛,低下头来。
一只手持长矛的阴兵面无表情的举着长枪朝清宁真人刺来,但还未等他靠近到清宁真人身边,一阵深入灵魂的灼热感便从头顶上方袭来。
阳光照射之下,那名阴兵毫无反应的便在冲锋途中化作了一堆黑灰,只预留下几片残破的盔甲甲片以及那根腐朽锈蚀的长矛留在了原地。
不过短短数息的光景,那无数的阴兵便就此消逝一空。
那名疑似大军元帅的鬼将呆呆的抬头看了一眼高空之上那散发出万丈光芒的灼热太阳,双眼顿时被灼烧成一阵青烟飘散,身上那恐怖的鬼气阴气也化作一缕缕黑色的烟雾,从他身上升腾而起。
他原地呆立了几息后,这才重新调转马头,对准了皇陵的方向,用那干涩的声线以异族语言低声喊了一句什么,不再理会清宁真人等人,策马朝着皇陵而去。
如今鬼域被破,这其中代表着什么,他十分的清楚。
他的王,如今已经不在了…
明明他们付出了那么巨大的代价,丢了天下,全族灭绝,甚至连他们的王,都不惜对自己施加了诸多的残酷酷刑,才终于以诅咒换来了这份强大力量,换来了能再次重返人世的机会…
可为何,会是如此的结果?为何啊?!!
策马奔驰的鬼将,用那异族之语高唱着哀歌,消散湮灭在了那烈阳之下…

Published in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