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vzvo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道紀笔趣-第692章 他是誰?(求月票)鑒賞-ug2j5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僻静山林,潺潺溪水,竹屋三间,狐妖,小童,鸟鸣鱼跃之声,一派出世之景。
可这样一幅隐居之地,却只有一少妇,一小童,一为妖,一是人。
说不出的违和。
齐仓微微有些发怔。
未来世,元阳大帝铸通天之塔,为世人趟平了通天之路,修行术语,门槛,乃至于种种避讳,模糊之处都悉数被摊开。
修行迈入新纪元。
未来世强者如云,天骄辈出,有资格闯通天塔的不在少数,可通天塔之上,唯有十人。
这十人超迈同代,盖压同阶,风采绝世,人人皆有角逐至尊的潜力,与实力。
天师孙恩,就是其中之一。
不同于女帝威压九州,如日横空的张扬,也没有元独秀鏖战七雄,登临绝巅的传奇。
更没有风形烈邀战天下,三度战帝的豪迈。
这位天师,是真正的和风化雨。
不显山不漏水,从出道就少与人争,但不声不响,却已经成为传奇。
但他从未想到,这位的低调,居然从这么小一点就开始了。
“宿慧者!”
齐仓心中升起明悟。
这位未来的天师,曾经也是他想要施展‘逆天夺命箓’的对象,当然此时,他再没有了触碰这些传说之中的人物的心思。
一个大日天子已然几乎要了自己的老命,再来个天师,岂非是死的更快?
多日以来经受的一切,让他心神紧绷,活似惊弓之鸟。
篱笆院里,孙恩已起身,遥遥相请:“来着是客,虽地处简陋,也有茶水相招。”
出生不久,为了避免麻烦,他就来到了此处山林。
红尘之中是非多,他在俗世打滚了两百年,自然知道自家这位狐妖生母在褪去了伪装之后会是多么大的麻烦。
来到梦寐以求的‘仙界’,得到了无数人可遇不可求的机遇,他的心思绝不在红尘之中。
他更喜欢孑然一身,曾经没得选,背负师门仇恨,龙雀传承,如今能选,他只想过的随意一些。
“不敢,不敢。”
齐仓本还在思量那位将自己送来此地为何,听到邀请也只能收敛心思,缓缓走来。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孙恩。
此时的天师,自然没有未来那般苍茫如天的无上气魄,但却也气息俨然,虽尚且踏足修行之路,却已然有种洗尽铅华之感。
任谁一眼看去,也不会以为这是个普通的孩童。
反倒是一旁那女子,虽有些姿色,在这位面前却显得相形见绌了。
“高手!”
见得齐仓,青丘浅浅心头不由一颤,她的修为虽被安奇生化作手串留在了孙恩手上。
可她眼界还在,这来人气息不显,却沉重如山,幽深不可测,显然是大高手。
孙恩起身,打开篱笆门,将齐仓迎了进来。
许是近段时间太过凄惨,际遇太过离奇,突然遭逢未来的大人物礼遇,齐仓竟有些受宠若惊。
让他自己心头又是一阵苦笑,哪怕这是未来的天师,可如今不过是个孩童而已。
“我这虽不是什么宝地,可也不是谁都能找上来的,朋友能来,是见过老师了吧?”
邀请齐仓落座,又取出茶水煮上,孙恩这才笑着说道。
两百年江湖路,有过仇恨,有过快意,有过红颜,有过敌人,荣辱皆过,留下的就是平静。
此时的孙恩,再没有了曾经的苦大仇深,有种洗尽铅华的豁达感。
这份心境,却不是修为可以比拟。
“老师?您说元阳王吗?”
齐仓心头一震,却也没有太过惊讶,毕竟早已有了预见。
“不错。”
孙恩看出齐仓的紧张,摇头失笑:“朋友有些过于紧张了。”
孙恩心中有着好感,面对自己这么一副小小躯体,还要用敬称,这位朋友,倒真是个谦逊的人。
许是孙恩温和的态度缓和了心中的复杂,齐仓平静了下来。
两人交谈几句,青丘浅浅上前奉茶。
这段时间母子俩明里暗里的博弈自然是她落了下风,不能没能拿回封印自己修为的手串,还被使唤的像个老妈子。
倒茶水之时,她还狠狠的瞪了一眼孙恩,这小家伙的身体里活像是住了一个老怪物,无论自己怎么做,都被轻易的看透。
“有劳。”
孙恩点点头,有着前世的记忆,他自然叫不出‘娘’来。
好在青丘浅浅也不在乎。
对于狐族来说,雄性孩子本就可有可无,更不要说是有着人族血脉的贱种了。
这种孩子便是在族内也是最低贱,不少都是生下来就被掐死的异类。
怎么称呼,她当然根本不在乎。
青丘浅浅退下,在远处若有若无的观察着。
孙恩则与齐仓交谈着。
两人都有着俗世打滚的经历,交谈起来倒也顺畅。
不久后,齐仓试探着询问:“孙小弟既是元阳王的弟子,却为何不曾修行?”
“长路漫漫,何必在乎一朝一夕?”
孙恩端着茶杯,面容稚嫩,语气却沉稳的好似饱经沧桑的老夫子:“修路无悔,不多做思量,终归是不好。”
安奇生临走之前不曾传下深奥的道法,却留下了不少由他与三心蓝灵童整理出来的修行典籍。
从服气,真形……万法,天罡直至洞天,归一都有着极为详细的解释。
为的,自然是让他自己寻出适合自己的道路。
孙恩不是寻常孩童,自然懂得这个道理。
“后悔……”
齐仓心有感触。
他的这一身根基也有着破绽疏漏之处,可惜他重生的太晚,根基已定,想要改易却是千难万难。
“齐兄神色有异,看来是心中有悔?”
孙恩心思通透,一眼看出齐仓心中所思,正如他懂得安奇生将他送过来的涵义。
他修行未成,却也正缺一个护道人,此人为人谦逊,似有过巨大挫败,倒是正合适。
“曾经心中急切,却是留下了后患……”
齐仓思及自身,心有所感,却是浑然不知面前这位天师心中所想。
“这是老师留给我的一些典籍,其中没有修行功法,却又不少他关于修行的理解…….”
孙恩一翻手,取出一侧书籍,递给齐仓,微微一笑:“齐兄看上一看,或许能有所得呢?”
他这身体长得极好,面容俊美,人又小,很容易引起了接连遭受毒打的齐仓的好感。
“这……多谢孙小兄弟。”
齐仓心中一暖,他本不是一个容易感动的人,此时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位天师的为人,比那霸王风形烈,女帝楚梦瑶要好上十倍。
不远处的青丘浅浅却是打了个寒颤,看向齐仓的眼神就有些古怪了。
“元阳大帝的手书……”
握着有着发黄的道经,看着其上明显新标注的注释,齐仓深吸一口气。
隐隐明白了元阳大帝送自己前来的涵义。
‘先天八道’乃是元阳大帝本身大道的分而划之,无比深奥,自己若想无师自通却是难如凡人登天。
他送自己来,就是因为这里有着他留下的注释吧?
心中泛着念头,齐仓陷入了沉静之中,一字一顿的看着,不时翻动书页。
而孙恩看着,心中却突然一动,听到了安奇生的声音。
“这护道人也是有着麻烦啊…….”
孙恩看了一眼认真看书,时而皱眉,时而喜悦的齐仓,心中自语:
“从大能尸身上爬出来的神祗念,不愧是仙界,还有着这种东西……
只是老师你是否太看得起我了,这种怪物都放心交给我……”
孙恩心中泛着念头。
什么神祗念,魔龙,对于他来说有些太过遥远了,毕竟他此时还未真正修行,这样的敌人有多强大都没有概念。
不过他也没有太过在意,老师又不曾说让自己什么时候去。
说不得等自己学成出山,那什么神祗念老死了呢?
不是没有可能…….
…….
轰!
星海深处,一片比太空更为漆黑,犹如黑洞一般的秘境之中,陡然响彻一道惊天动地的怒吼。
恐怖的波动在太空掀起潮汐,附近星空飘荡的陨石群,乃至于一颗颗路过的小行星都被震碎在虚空之中。
“元阳!”
剧烈痛楚与极端愤怒交织而成的低吼声中,一道黯然了良多的魔影浮现在秘境之中。
汲取着这片秘境之中的气机疗伤。
魔龙心中震怒,也有着后怕,若非自己有着准备,只怕就死在那天劫之中了。
神祗念脱胎于尸身,本就被阳刚雷霆所克制,而他又因混乱气息而生,被天地所厌。
天劫于他而言,比旁人恐怖十倍,若非他有着后手,只怕就真的陨落了。
“魔龙,你受伤了……”
星空震动,引来了另一道强大意志的复苏,赫然也是一道神祗念:“是谁伤了你?莫非我等沉睡之时,又有至尊成道了?”
魔龙不答,此事对他而言不堪回首,只是冷哼一声:“一个小辈引天劫伤了我,待我伤势养好,必杀之!”
“天劫?怪不得你伤的如此之重,可惜,我等虽脱胎于大能躯壳,却无法掌控大能躯壳,否则,如何会被天劫所伤?”
那一道神祗念有着波动:
“不过快了,听说永生门主正自推演着类似神通,若其成就,我等就再无顾忌了……”
“永生门主……”
魔龙沉默一瞬,似有些忌惮:“此人来历诡秘,不知到底是谁,可他对我等了如指掌,必是我辈中人……”
永生门存在的岁月太过漫长。
历代永生门主都秘不示人,行踪诡异,无人知晓他们到底是人是妖,还是其他种族。
甚至不知道他们是许多人,还是一个人。
这样的存在,哪怕对于他们来说,也是极为神秘的,他曾去试探过,可惜无功而返。
只打了一个照面,那永生门主已然叫破了他的跟脚,令他忌惮无比。
“前些时日,有人感知到永生门主化身与人交战,气息扩散间,似引起了那一口大宇枪的波动……”
另一道神祗念有着猜测:
“他会不会是那位号称能神游他界的大宇至尊?”

Published in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