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hc47i好看的都市言情 託塔李天王-第六百一十八章姜子牙的部署看書-apbam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龙吉公主见到自己的父亲、师父以及那个想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上古大能一起离去,把这洪锦毫不犹豫的当成了弃子,此时龙吉公主心中波涛起伏,想起鲲鹏最后的那句话,心中更是惴惴,突然觉得所谓的机缘或许也没那么重要了,自己不过父亲和师傅他们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
“走吧!你叫洪锦?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天帝之女龙吉公主,我不知你与鲲鹏妖师这等上古大能有什么关系,但是此刻你、我应该都是深陷一个局中,不过你、我实力低微,没有反抗的权利,还是随我回西岐,顺其自然吧!”
洪锦此时抬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龙吉公主,不过此时走不走已经由不得洪锦了,龙吉公主手中一提,就把法力都已经被禁锢的洪锦替了起来,驾起祥云,朝着西岐的方向飞去。
来到西岐城之时,大商与西岐已经各自收兵回营,龙吉公主落下云头,直接来到了姜子牙的府邸,见到姜子牙之时,把洪锦推到姜子牙面前,开口道:“敌将洪锦已经被我擒拿,具体这敌将该如何处理,还请丞相斟酌便是,龙吉已经完成嘱托,此次追击,一路劳顿,就先回去休息了!”
姜子牙见龙吉公主这么说,自然没有不应允的道理,就在龙吉公主的身影消失之后,姜子牙看着气宇轩昂的洪锦,顿时生了爱才之心,不过这洪锦以及他的手下,已经斩杀了姬发的三位弟弟,若是不给姬发一个交代,怕是对于西周的团结不利。
念及至此,姜子牙叹了口气,开口道:“洪锦将领,暂且委屈你,在我府中居住,不过为了以防万一,龙吉公主的缚龙索还是不能给你解开,望将军见谅!”
“武吉,去带洪锦将军下去,找一间上房给洪锦将军,酒肉着人准备,切莫怠慢了将军!”
洪锦面无表情的听从着姜子牙的安排,此时姜子牙是什么意思,洪锦也是尽皆知晓,但是此时洪锦也需要静一静,想一想之后的事情,那北海的鲲鹏前辈,乃是洪锦无意之间结识,本来自己以为,对方会全力保全自己,谁成想就如龙吉公主所说,自己不过是一枚弃子。
而在洪锦被武吉带走之时,姜子牙长身而起,朝着武王姬发所在的宫殿而去,此次姜子牙是要说服武王姬发,不要为了泄愤斩杀洪锦,招降洪锦远比斩杀他泄愤好处多的多,不过姜子牙只能是建议,真正的决定权,还在武王姬发手中。
来到武王所在的宫殿,姜子牙只是通报一下,就直接进了宫中,此时时间并不算晚,姜子牙心知武王姬发应该并没有入睡,按照惯例,姜子牙直接赶往平时武王处理事务所在的太和殿,而武王姬发早就听到禀报,正在太和殿之中正襟危坐,等着姜子牙的到来。
“臣姜子牙拜见我王,深夜打扰大王,还请大王恕罪,不过此时刻不容缓,故此才冒昧前来!”
“亚父有何要事?还请直言,若是亚父已经心中有计较,就按照亚父之策处理就可以了,本王绝对无条件信任亚父!”
姬发对姜子牙的守礼已经习以为常,这也是姜子牙的一个优点,无论何时,姜子牙对姬发这个大王,从来不摆出他亚父的模样,每次见姬发都是恪守臣子之礼,没有半点逾越,对于姜子牙如此,姬发虽然表面上总是劝姜子牙不必如此,但是心中却很欣慰,至少现在姜子牙没有半点僭越的样子。
而姜子牙对姬发的借机表态,表现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这种感激涕零到底有几分真心,却是不得而知,只见姜子牙开口道:“大王,此事还是要大王做主,毕竟此事事关王室,臣不敢僭越,还请大王仔细听臣道来!”
“丞相请讲!”
姬发听姜子牙说的如此郑重其事,也想知道姜子牙到底要说什么,于是迅速进去了大周武王的角色,连对姜子牙的称呼也从亚父转换成了丞相,姜子牙不禁点了点头,这武王虽然比之他父亲文王少了些心机和阅历,但是单凭这份努力也是非常可贵的。
“大王,今日两军阵前的事情,大王相比在城头也已经看到了,当时龙吉公主前往追击洪锦,那洪锦虽然神通诡异异常,却被龙吉公主所克制,就在臣从丞相府出发之前,龙吉公主已经把洪锦生擒,此时洪锦就在臣的府邸之中,臣……”
“嘭!”
只听闻一声响声从姬发御座的位置发出,此时的姬发拍案而起,满眼通红,仿佛一只择人而噬的妖兽一般,眼睛紧紧的盯着姜子牙,开口道:“丞相,既然擒了那贼子,就把他交给朕,朕要为朕的兄弟报仇,不把他碎尸万段,难解我心头之恨!”
“大王,大王有所不知,现在我们出岐山攻击殷商只在旦夕之间,此时我们西岐缺少元帅之才,本臣子要战败洪锦这一路敌人之后,再给大王禀报出岐山之策,现就借此机会,跟大王说明了吧!”
“大王,臣本想三路大军共讨殷商,其中第一路由黄飞虎为帅,领军直接出佳梦关,武成王在殷商久居高位,对殷商各地将领都有影响,殷商以防黄飞虎影响自己的士气,必将拍重兵封堵,故此那一路可为全军之翼,必将能为其余几路分散殷商的兵力。”
“第二路臣认为应该走黄花山,往青龙关,这一路乃是偏师配合臣的中路大军,互为犄角快速突进的,本来这一路臣没有想好,谁可为帅,就在此时,洪锦被擒,这洪锦在殷商也是一位有名的将领,若是有他带领,这一路必然可以所向披靡,毕竟洪锦的那个穿梭空间的本领实在是难以抵挡。”
“至于第三路就是臣的刚才提的中路大军,是臣自己领军,往燕山,直驱汜水关,这一路有两侧的黄飞虎和洪锦策应,殷商军队现在历次攻伐西岐,已经损失去了机动的人马,兵力已经不足以应付我们这三路大军,就算殷商勉强凑出一些军队,却也只能略微凝滞我西岐的兵锋,但是,我们西岐可不是这天下唯一一个反对殷商之势力,只要我们展示出能与殷商大战,毫不费力的占据上风,相信那些有些野心的家伙都会蠢蠢欲动,那南伯候就是其中势力最大的,到时候真正的天下皆反,这必定会使殷商本就不足的兵力更加的显得相形见绌。”
“而且,这北伯侯的领地之北部,有原本的东伯侯姜文焕虎视眈眈,不知道那姜文焕从何处得到铁骑进五十万,只要我们控制的北伯侯的领地放开一口子,那么化外之北戎定然在姜文焕的带领下,席卷而下,到时候就算那商纣有再大的能力,也无济于事。”
作为大周的武王的姬发听了姜子牙的安排,心中的波澜尽起,不仅的按照姜子牙描绘的未来想象开了,对于西岐的未来,武王姬发终于有了宏观的掌控,不过在冷静下来的时候,想起姜子牙要三路大军讨伐殷商之时,不得不用那洪锦,这让姬发皱起眉头。
姬发与洪锦之间可是击杀血亲之仇,整个的大周的宗室都在看着自己,要是自己真的就这么放过洪锦,而且对洪锦一再重用,那么就怕自己父亲的近百个儿子都会对自己不满,而这件事会在宗室之中埋下一个不安定因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到那时,宗室动荡,岂不是又宗庙倾覆之危机?

Published in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