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ylc3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數風流人物笔趣-丁字卷 第一百七十八節 計較(第三更求月票!)閲讀-uusdm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说什么都行啊,或者二姐儿三姐儿觉得和我没什么说的了?”冯紫英大觉有趣。
这两个丫头盼星星盼月亮的盼自己这边来一趟,来了之后却又手足无措的模样,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可真的有点儿意思。
“不是,……”尤三姐一急,却见冯紫英似笑非笑的神色,就知道对方是在逗弄自己,脸颊更是滚烫得吓人,一扭身体把脸转到一边儿了。
冯紫英也不为己甚,“那说说这几个月的事儿吧,没人上门来找麻烦吧?”
“那不能,倪二哥时常来走动问候,这周边的人都知道轻重,所以都很安泰。”尤三姐终于把头转了回来,“听说倪二哥现在把这大半个京师城的粪水活儿都给包揽了下来,又找了许多人来,营生做得越发大了起来,……”
倪二现在是忙得飞起了,百万人口的京师城,这每天需要掏粪运出的活计有多大?由于前两年京师洪水造成的内涝直接导致了疫病的流行,虽然有冯紫英那份《防疫备要》和一干青檀学子的努力,勉强控制住了疫病的大流行,但是造成了局部地区的疫病蔓延,死了不少人。
正因为如此,朝廷对这件事情也开始重视起来,而《防疫备要》中也提到了,疫病的流行主要就是源于京师城中缺乏公共厕所和解决人畜粪便去处的渠道,那种就地挖坑随处大小便的方式一旦遭遇这种洪水内涝,就必定会给城内的水源造成污染,直接导致各种疫病的流行。
去年冯紫英又在《内参》的中介绍了要解决这种疫病横生的主要措施和对策,其中一项就是分区域布点修建公共厕所和推动人畜粪便集中收集倾倒的建议,这一点也获得了顺天府和工部的赞同,但是如何来运作,资金如何筹措,这都是相当繁复的问题。
这桩事儿一直拖着,工部因为没钱,自然热情不高,但是对于顺天府来说却是一桩大事儿,一旦疫病流行,首当其冲的就是顺天府和下边的宛平和大兴两县。
原来不懂这个道理也就罢了,现在既然《防疫备要》和《内参》中都提到了如何来预防和应对,却还无动于衷,日后一旦再出乱子,工部还能找得到借口,但顺天府可是推无可推。
所以顺天府和下边两个县的积极性很高,而冯紫英在上次下江南之前也找工部那边疏通了一下,这事儿就有点儿要动起来的意思了。
倪二这边自然是心领神会,把顺天府和宛平、大兴二县的衙门里都疏通打点好了,然后由顺天府出了文告,要求从二月份开始,凡是京师城中住户,根据宅邸大小和家中人口进行评估定价,都要缴纳下水外运费,依据坊的地域来进行收取。
同时计划在京师城中先行建设五十到八十所公厕,解决寻常民众入厕难导致的随地大小便问题。
这活计规模不小,但是一旦做起来,那也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
顺天方和宛平、大兴两县衙门都无意亲自参与,这等低贱事情不但繁琐,而且要想收取城中老百姓的这等费用,哪怕是一人一月只收三五文钱,那都不是一件简单事情,而且还涉及到公共厕所的建设和维护疏浚,所以将这等事情委托给一些民间人士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倪二作为首发者自然占据了莫大优势,一口气就拿下了西城和南城几乎所有街坊的承包权,北城也占据了大半,但是在东城那边却遭遇了竞争,好在倪二也没指望一口气就能吞下整个京师城的这等营生,所以大家都是现占地盘,然后再稳住阵脚来比拼。
冯紫英昨日回来的时候,倪二便已经得了消息,早早就已经把礼物和帖子送到了门房,当然他也知道以冯紫英现在红得发紫的忙碌程度,没来打扰,只是把礼节做到,倒是让冯紫英越发看好这个头脑好用手底下却又有一大帮子势力的倪二。
“是么?真还看不出这厮如此能耐啊。”冯紫英也从柳湘莲和贾芸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不过此番回来之后,他也没来得及和这些人见面,“他平素经常来这边?”
尤三姐迟疑了一下,”也不是常来,但是隔三差五会送一些物事来,我原本和他说了莫要如此,但是他说您不在,他就得要守规矩,人不能来,但是心意要尽到。“
倒是一个乖觉人啊,人家能成功也并非无因啊,居然懂得起枕头风的路数,冯紫英点点头,不过好像自己好像还没睡这俩丫头,以倪二的老练岂能看不出来?
不过这似乎也不影响什么,自己这摆明车马的放在这里,所有物事一应置备俱全,这不是养外室,还能是什么?
只怕尤二尤三乃至尤老娘甚至这院子里的大小仆从丫鬟们都心知肚明了,连宝祥这厮不也是姨娘姨娘的称呼起来了么,喊得还挺顺溜儿啊。
这一眼望过去,尤二姐手里捏着汗巾子在手指上缠绕,低眉顺眼不吱声,尤三姐故作镇静,原本挺胸,但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没束胸,又赶紧塌背微微收着,。
个丫头雪白粉嫩的肌肤在慢慢黯淡下来的夕阳余晖下显得格外静谧,尤其是那两张异于常人的面孔,细密的茸毛似乎都能在阳光下泛出一种奇异的淡金色,晃得冯紫英心里禁不住动荡起来了。
“二姐的事情,可曾有回话了?”冯紫英突然想起什么,问道。
“倪二哥没细说,只说查到人了,但要等您回来之后再说。”尤三姐替自己姐姐回答道。
“那二姐的意思了?”冯紫英有意要逗弄这个一直不敢吱声的尤二姐。
尤二姐目光抬起来看了冯紫英一眼,心如鹿撞,但看到冯紫英含笑的目光和淡然自若的神色,也是银牙一咬:“奴家听爷的。”
“听我的?可这事儿关系到二姐一生,还是得你和大娘拿主意才行,若是……”冯紫英话语未说话,尤二姐这一次却是格外果决,目光炽热澄澈,“奴家愿意跟着爷侍候爷一辈子,只求爷日后莫要抛弃奴家姐妹。”
如此坦白而热烈,倒是让冯紫英颇为惊讶,心里也是一阵得意和满足,一只手肘便撑着炕桌,身体微微侧倾,探手便握住尤二的粉靥,抬起,“跟了爷,爷自然就要对你们姐妹负责一辈子,再说了,我见犹怜,爷怎么舍得?”
这话说得尤二尤三都是一阵心醉神迷,尤二更是娇眸含情,瞥了一眼又重新低垂下头,幽幽地道:“奴家姐妹命苦,只盼能得爷怜惜,莫要辜负了奴家姐妹……”
此情此景,冯紫英恨不能立即纵马横枪,只是这时辰却还不凑巧,好在外屋里那尤老娘的声音也适时响起,“二姐,三姐,陪冯大爷出来用饭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娘,……”趁着尤二姐在陪酒,尤三姐溜了出来。
要面对真枪真刀上阵了,这就得掂量一下了。
倒不是说舍不得身子,迟早的事儿,也不是怕这位爷提起裤子不认,关键在于冯紫英现在还没成亲,这大妇是谁都没定,沈家那一位不认识,林家这一位尤三姐倒是有些交情,可是这会儿一旦舍了身子,如果有了身孕,怎么办?
大妇的心思很难判断,沈家那一位不知道,但是林家这一位尤三姐也是知道的,虽说相处还不错,但是这等事情上却不好说,若是生出一个庶长子来,要么一步登天,深受婆婆和郎君的宠爱,要么就是打入地狱,日后一辈子都得要在大妇的手下生活,不得不考虑清楚。
而且谁都清楚,这生下儿子也不是自己的,喊娘那也是喊大妇为娘,自家亲身母亲也只能叫姨娘,这也是规矩,无可逾越,若是恶了大妇的心,只怕日后一辈子不得安生不说,连孩子都要吃亏。
之前尤老娘也考虑过这一点,但没想到过冯家会有几房大妇。
当时觉得既然免不了,那就搏一把,只要能生下儿子,便立于不败之地,但现在既然起码都有两房,自家女儿便有选择余地,沈家女也好,林家女也好,若是能交好一位大妇,未来便有一个美满的结果,可若是因为抢先偷食怀孕却恶了大妇,弄得日后一辈子都受夹磨,就有些不划算了。
尤老娘也是一个果决人物,既然打定主意要攀附上这株大叔,便有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气势,“三姐儿,今儿个就要让你和二姐吃点儿苦头了,那酒是娘从倪二那里弄来的,据说是助兴大补之酒,若非听说是侍候这位爷,倪二还不肯拿出来,二姐那身子估计济不得事,你们姐妹俩,……
本以为是要自己或者二姐中哪一个先去,却没想到自己母亲这般打算,尤三姐既心惊也有些羞赧,从未经过人事,也不知道这里边的厉害,但听母亲这么一说,还真的有些怕了。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