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13g3t人氣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第六百九十九回 鄴城軍議-a1fv9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华历三年,四月初二,辰时三刻,晴,司州邺城。
郡府后院,正堂房门吱呀打开,从内走出一对郎才女貌,男子高大俊朗,王服雍容,女子柳眉玉容,却铠甲铿锵。细致之处,只见女子一把甩脱男子的一只狼爪,勉强做出的冷面之上,则难掩一片酡红。这二人,正是率军一路从中山南下的纪泽,以及昨夜方从上党赶过来的梅倩。
不消说,二者方经一夜的深层次交流,怎奈梅倩是个面薄的主,人前却不肯失了将军风范。左跨一步,她稍离面带坏笑的纪某人,刻意引开话题:“夫君,此番我等几乎尽掳上党之民,虽打有诸多旗号,也难免强迁之嫌,不会有碍我华国声名吧?此来途中,妾身屡见锦衣妇幼弱不禁风,多啼泣哀伤,想其虽本殷富,却乃无辜之人,如今破家远迁,唉,妾身心中不免歉疚。”
“呵呵,倩儿做都做了,这会儿反又顾忌起了声名影响,何其谬哉?”纪泽揶揄一笑,见梅倩面露羞恼,忙正色道,“无妨,时值大变革,何来那些讲究?虽说少数人并无义务为多数人做出牺牲,可若其幸福安乐,乃基于多数人饥寒交迫,无罪也是有罪,我等不曾无罪而诛,已是天大仁慈。”
神皇 戰神之魂
说到这里,纪泽不禁想起前生不少小资色彩的剧目,不乏同情哀婉那些所谓金粉世家的红楼梦断,甚至引发了不少人的某种反省,可他们也不想想,若无那些粗暴革命,若无那些红楼梦断,只怕大多人连坐在屏幕之前,同情哀婉玩小资的资格都没有,对比一下依旧存在种性差别的阿三社会,便可窥得一二。
“一家哭总好过一路哭!你等在上党做得很好,据报刘聪大军尚需五日才能返抵平阳,届时二十万上党百姓早已脱离匈奴魔爪,这才是大功德。”渐显蓦然,纪泽冷声道,“此番一路南来,昔日处处炊烟的赵郡,早已罕见人烟,某更亲见筛粪食蛆乃至害命取肉之事,与之相比,我等又哪有那多精力,去耐心慰籍那些饱食之辈的戚戚切切?”
言说间,二人步至前厅,包括纪庄在内的一众将佐业已济济一堂,气氛则是一片轻松。血旗军自登陆以来一路凯歌,如今几已占据了幽州冀州,且已全数封锁了河北之地对外的一应山陉河流,自身伤亡总计却仅万人之数,而中路、南路与水军偏师合计十八万大军,则已顺利压至石勒核心辖区的边缘,局势如此大好,众将难免好兴致。
劍劫
“哈哈,我等只待最后的雷霆一击,歼灭羯胡残部那些歪瓜裂枣,吞并司北五郡之地,便可圆满收官这一场河北之战了。”老远的,便能听见刘灵在厅中大笑,“直娘贼,只可惜此战打得太不过瘾,咱都没能怎生动手,沿途敌军就都或逃或降,可着咱们尽忙着行军赶路了。叫某说,咱们索性一起建议大王,此番收了河北,干脆继续西向并州,将匈奴也给直接灭了,免得咱们七十万大军白动员一场!”
“哼,我等所谓七十万大军,扣除二十万协助基建的民兵,扣除十数万维稳地方的辅兵,再扣除南北防御军力十数万,真正可以西出太行的军力最多二十万。刘奉充,你当匈奴是底蕴不足且没了石勒的羯胡吗?纵是我等能够凭借兵坚炮利夺下并州,然匈奴连同附庸杂胡至少十数万骑兵,若在西北草原一味与我等游击纠缠,我华国钱粮又能耗上多久?”正自进厅的纪泽,已经沉下脸斥道。
众人见得纪泽到来,纷纷起身见礼。刘灵则嘿笑两声不再多言,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性,左右他自知将才而非帅才,这么多年下来,没少因莽撞多嘴被纪泽训斥,也没能坐上都督要职,可论及爵衔亲重,他却从不落后于人,时间久了,倒也泰然处之,甚至有点甘之如饴的味儿。
待得礼毕坐定,纪泽黑着脸道:“而且,只怕南方诸公也不愿我等扩土太多呢。相信各位早便从军情咨文中知晓,江南司马睿甫一称帝,便下诏北伐,如今业已兵分两路,各入豫州和荆北地区。据暗影最新消息,青州苟晞已然发兵响应,看行军正欲兵发兗州;而关中魏复刚刚送走刘聪大军,转头便调兵东向,颇有师出潼关之势。呵呵,我汉家抗胡局势一片大好,仁人志士齐出,华夏振兴有望啊!”
“卧槽,这帮龟孙子居然都跳出来了,定是有所勾连!直娘贼,我等劳师动众出兵七十万,死磕羯胡,牵制匈奴,北防鲜卑,倒叫他们都来捡便宜了!”众人顿时义愤填膺,郝勇怒道,“若非我等一直暗中支持钱粮,苟晞那厮早在石勒袭扰下给饿死了,如今趁火打劫竟然毫不手软,哼,我等此番索性大举南下,侵夺青徐,将他给灭了!”
大隋國師
“郝正浩,你糊涂了吧。咱们可是一直宣称抵制内战,如今更是打着驱除胡虏的旗号,怎好主动向着抗胡北伐的汉家军队下手?那帮龟孙子想必正是瞅准这一点呢!”刘灵难得睿智的批判了郝勇一把,继而转向纪泽建议道,“大王,中原地区仅有匈汉与羯胡的少许驻军,且必无甚斗志,纯属反掌可得,咱们得快点收拾了石勒残部,南下中原,尽多的抢些地盘啊!”
“你当石勒残部就都是软柿子吗?哼,都给本王打起精神,好生应对河北后续战事,莫要最后阴沟翻船!”纪泽脸色更黑,怒声斥道,“昨夜获悉,我南陆军前日刚刚轻取巨鹿,转头便即受挫!步四军团右军作为大军前锋,轻敌冒进,竟在进军途中,遭遇巨鹿守将薄盛所率三千逃敌蓄意伏击,战死两千余人,若非科其塔所部恰逢其会,路至战场惊退敌军,只怕步四军团右军都会全军覆没!”
听闻薄盛之名以及战场败绩,众人顿时哑火。说来那薄盛先从司马腾,后从司马越,两年前率麾下乞活军投降石勒,其人正是九年前奉司马腾之命在雁门关狙杀纪泽的并州将领,不想可知,他与血旗军只能不死不休,只怕那名右军偏将也是急于追杀薄盛才会中伏,反令血旗军再在薄盛身上吃了次亏。
“好了,胜败乃兵家常事,某已急调骑五军团南下,增强南陆军骑兵力量,至于薄盛,也仅跳梁小丑,日后自有清算之日,只望诸君吸取教训便好。呵,所谓穿鞋怕光脚的,我等如今已是穿鞋之人,却不可再像起兵之初那样,见肉就上,步步行险,还当更多稳打稳扎。”见众人不再得瑟,纪泽反而收起黑脸,淡然道,“今日军议,正为当前局势,对后续战事予以一次统筹部署,还望诸君各抒己见。”
事实上,这等规模的大战中,损失两千军兵纪泽真就不以为忤,包括南方诸家势力联合起来,摘桃子连带施压,其实也没偏出血旗军战前的最坏估计,之前所以扮出一张黑脸刻意强调不利消息,他的主旨只是打消诸将的骄怠心理罢了。
转入正题,庞俊当仁不让道:“羯胡战事尚需时日,可中原局势却不好坐等。臣下以为,我方虽欲稳打稳扎,暂踞河北自守,无暇与各方争夺中原,却可立即抽调少量兵马渡过大河,先手落子,为我方取得战略攻势,同时减轻防御压力。”
纪泽颔首而笑,华国顾忌四面皆敌,目前不愿升级战事,却不代表他愿意任由南方诸强平白摘桃,不无鼓励的,他问道:“不知士彦打算如何落子?”
“荥阳与濮阳两郡!”庞俊言简意赅,不忘摇起了他的羽毛小扇。
不仅纪泽,众将闻言皆随之点头。濮阳郡有白马津,荥阳郡有官渡,二者是黄河南北最宜横渡的两个渡口,素为兵家必争之地,而荥阳郡更有着虎牢这一中原雄关,此时皆为离乱之地,匈羯并无重兵驻扎,血旗军必可轻取,再将之打造为前进基地,日后对中原诸方,便是进可攻退可守,反可用以牵制各方兵力。
“好!”纪泽当即拍板,“此事某会急令南陆军分出一部偏师,配合水军攻占两郡。不过,人比土地更为重要,某欲再遣两支骑兵军团南下中原,趁乱迁移他郡百姓,招收流人,然此举不啻于再开一处战区,且涉及军政两项,须有一人统筹调度,却不知何人愿往?”
涉及繁杂政务的方面之帅可非易与,厅中诸将倒皆自我掂量了一番,短暂沉寂之后,有庞俊、郝勇与梅倩三人分别拱手,请命恰是异口同声:“末将愿往!”
吞噬異界
纪泽沉吟,三人则彼此对视,继而,梅倩率先毫不避讳道:“末将有一最大优势,便是王妃身份,更利于代表大王对流人甚或乞活军势力实施招抚。”
霸道老公,限量愛!
这个理由很强大,郝勇与庞俊皆为男儿身,只能各自苦笑,不再争辩。倒是负责军情的白望山抗议道:“中原局势复杂,危机四伏,正因王妃身份贵重,为安全计,臣反对王妃再冒其险!”
“臣下复议!”“臣下复议…”继白望山之后,更多将佐出声反对梅倩挂帅南下,不乏这样那样的理由。不过,在他们或慷慨或陈情的反对声中,尽管还有些模糊,纪泽却似霍然看到了另外几个王后王妃的影子。谁叫他能力强大,每个后妃都已生有小王子了呢…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