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jjsu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唐朝小白領 線上看-第1320章 告狀無語(5)推薦-ah6oz

唐朝小白領
小說推薦唐朝小白領
“父皇,之前哥哥给我一本手册,我看了一些东西,上面的话还有很有道理的。”
李丽质自然是希望叶檀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多才好呢,这样子的话,就会让自己以后的生活不一样的哦。

“哦,上面都说了什么?”
李世民好奇地问道,然后继续吃饭,虽然过去大家将就的都是食不言,可惜,真正意义上可以做到的都是很早的时候,后来就算了吧,不吃饭,如何发展饭桌文化啊?
“上面说的就是,一个地方的发展,一般是立足四个方面,衣食住行。”
穿越之農門閑妻 言輕
李丽质很聪明,做事也很让人觉得舒服,所以自然是知道这个东西的意义了,她知道,有些时候,你以为你不好东西不见得就不好。
“哦?这个倒是有点意思。”咯吱咯吱的,李世民吃着藕夹,一边笑着说道。
血源之罪
“衣食住行,是不管是百姓还是其他的人都应该有的一种生活模式,不管你是多高的位置还是多小的位置,你都需要注意这四块,你不穿衣服,不行,不吃饭,不行,没有地方住不行,出门没有工具,光靠一个双腿是不行的,日子是过不下去的。所以,哥哥就编纂了这个手册,目的是为了经商,当你到了一个地方,你就需要通过这四个方面进行评估,衣服做的料子是不是可以用其他的,有的地方可能衣料不多,可是呢,当地的竹鼠或者类似的东西比较多,可以发展皮裘,如果这个地方的吃的东西不行,比如说海州那里,以前都是穷的叮当响,但是呢,海菜,海鲜,海味,还有很多其他的东西,在海里就有很多,这个时候,就要注意了,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用处,你觉得不好吃,是不是你的手法不对,就像是之前的肥肠一样,如果你不会做,就说这个东西味道不好,但是呢,实际上却是你不会做而已,而住呢,有的地方环境好,树木多,可是石头不够,这个时候就要想办法变通了,如果是石头和木头都不多的话,也可以有一个办法,而最后的行的话,日常的工具就是车马,可是呢,很多地方的人和地理环境根本就没有办法获得这些东西,怎么办?那么河流呢,那么船呢,那么河水,海水呢,那么,在冬天的时候,在地上铺上碎石,然后加上水之后呢?这样子的发散思维之后,你就会发现自古以来,没有地方是废的,有树木的地方的人自然是活的好一点,可是呢,一些偏远的地方就没有好东西吗?那是不能的,自古上天留给我们这些地方,绝对不是为了让它浪费的,而是为了让我们利用,所以,只是我们没有发现而已。”
“这个臭小子,这是打算兴商天下的动作啊?”
李世民笑呵呵地说道,这个小子的思路也是启发了自己,有的时候,一个地方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堆碎石头怎么办,想办法啊,有的时候这个办法可能百姓想不到,但是呢,你作为比百姓更高级别的人,你竟然想不到,你合适吗?如果你这样子都不行的话,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啊?
“哥哥说过,如果说放牧只是最基本的生活方式的话,那么种田就比放牧高级一点,因为粮食可以储存,而牲口如果不小心的话,就得全部死掉,这个就是农家人说的,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的道理,而靠着最基本的放牧的模式,草原上的人才会在灾荒的时候冲击我们中原,然后抢东西,而农业也不是稳固的,因为也是看天吃饭,朝廷不能总是看天,也需要将命运抓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就出现了商业,有了商业,就有了赋税,然后国家有钱了之后,百姓的赋税就会减轻,然后就可以让他们更好地有了抵抗天灾的机会,这样子的话,就会让王朝延续的更久,如果百姓可以有粮食吃饭,有衣服穿衣,那么,这个天下还有什么是人们怕的人?几乎就是剩下人祸了,这个就是陛下的事情,如何治理国家,这个他不懂,只有父皇才懂。”
大明1937
李世民被她的话说的一愣一愣的,因为之前叶檀曾经说过,这个东西的确是如此,如果你真的做到的话,就会有很多的好处,但是呢,中间的辛苦也是要命的,毕竟改变一个生活模式,这里面需要面对的东西不少。
“嗯,你说的我会思考的。”
李世民的话刚落,李丽质就站起来道,“儿臣告退。”
等到她离开了之后,李世民看着长孙皇后道,“家里的闺女,心飞了。”
“呵呵,二郎,虽然刚刚丽质的话里有一些对于朝廷上的一些说法的看法,不过呢,臣妾也觉得说的不错。”
“能不错吗?这个叶檀将一些好的东西说出来之后,自己就不管了,看他来了之后,我如何收拾他?”
李世民却是气呼呼的,自己的女儿要不是自己的了,你说心情能好吗?
“叶檀是个好孩子。”
长孙皇后却是对于叶檀有很好的印象,不过呢,李世民却觉得吧,这个小子就是个坏蛋。
“好孩子?他要是能够老老实实地待在松洲,朕就舒心了。”
李世民的话让长孙皇后噗嗤一声,笑出来了,让他不解地看着对方问道,“怎么,朕的话有问题?有这么好笑吗?”
长孙皇后倒是没有多余的意思,就直接说道,“陛下,叶檀这次来长安,是您喊他来的。”
“啊?”李世民被她的话一愣,这个,还真的是自己从来的啊,但是呢,要不是因为他的事情,自己为什么会喊他来啊,这个事情都需要认真处理的。
“陛下,这次叶檀来这里之后,肯定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呢,臣妾以为,叶檀还是太过老实了。”
“啊?他老实?他的胆子都大的没边际了。”李世民想到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样,忍不住说道。
“陛下,臣妾的想法却是不一样的,虽然叶檀这些年做了一些跋扈的事情,可是呢,他都是跟着大唐的律法去做事情的,而其他的人呢,除了他之外,可能也就是魏征可以做到这一条,否则的话,以他的本事来说,那些人哪里敢如此多的废话啊,这样子的事情,一旦发生之后,就会直接处理了。可是结果却是,他老老实实地按着大唐的律法行事,而那些本来应该老实听话的人呢,却是如何做的,这样的事情,说真的,有点可悲的感觉。”
“你的意思是说,他一直都在维护着大唐的律法?他是法家?”
李世民沉思了片刻,然后突然问道。
“如果按着他做事的行为来看,是法家,不过呢,他做事的习惯却是脚踏实地,这个有点其他的学派的意思,到底是农家还是其他的,这个臣妾不太清楚,不过呢,臣妾在叶檀的书信里发现了一句话,这句话价值千金。”
“什么话?”李世民还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的话语吗?可以价值这么多的吗?他还是真的不知道的。
“脚踏实地,实事求是。”
死亡招待所 掌櫃
臺灣旅遊TOP體驗 陳雅萍
“脚踏实地,实事求是?”
李世民嘟囔了一句,就在嘴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然后沉思了一会,抬头看着皇后问道,“他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吗?”
“他曾经说过,不管是我们大唐还是以前的其他的朝代,剔除阴谋之外,其实绝大部分都是脚踏实地的结果,我们辛苦地囤积粮草,训练部队,牢笼人心,这些东西哪一个是虚的?你没有粮食吃,你看看有没有帮你干活呢,给你卖命呢,而如果军队不训练的话,你看看有没有人可以在敌人来的时候,冲上去,杀光他们?没有的,都是一点一滴地努力,一点点的辛苦劳作,认真地训练得来的,说什么神仙,都是骗人的,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仙的话,为什么不让所有的百姓都吃饱饭?难道我们这块土地上的百姓不够善良吗?他们不够虔诚吗?不是的,因为没有神仙,所以,我们的饭食,需要从地上刨出来,然后辛辛苦苦地播下种子,等着它发芽,然后小心地呵护,除草,干旱的时候浇水,然后还要经历大风大雨等,等到这一切都过去了之后,粮食慢慢地熟透了,然后还担心会下雨,将一年的收成都给弄没有了,收好了之后,还要晾干,然后存储的时候,担心老鼠,担心火灾,担心水灾,最后才会到了我们的嘴里,肚子里。这个过程中,有一个过程可以马虎的吗?可以不在意的吗?可以说,我可以不去除草,就可以让庄稼长得好吗?哪一步不是脚踏实地地做的,难道说,靠着神仙就可以了吗?如果真的可以的话,那么,神仙应该是无敌的,可是呢,哪些说有神仙的人,最多做的是什么?不过是给皇帝的长生不老,可是呢,实际上却是糊弄人的,因为既然是神仙,至少也都是无敌的,为什么不让皇帝的国家可以无数次地存活下去,难道说法力不够?既然法力不够的话,你算什么神仙?而任何一个朝代的建立,从开始的辛苦,到最后战战兢兢地统治国家,每一步都是所有人的心血,光靠一个人行吗?上面的人虽然聪明,可是呢,很多时候,他们都是坐在院子里或者书房里想着百姓的辛苦,这个靠谱吗?不靠谱,为什么,因为他们吃穿不愁,所以,就不会深切地体会到百姓的需要。而下面的人就是一定好的吗?不是的,因为他们都在下层,所以,很多时候,没有什么眼光,他们的视线可能只是在自己的乡村里面的一个地方,那么怎么办?结合啊,这样子的结合,让朝廷的高瞻远瞩和百姓的实际问题相互配合,这样子的话,做出来的事情就不是海市蜃楼或者空中楼阁了,到时候,这个国家能不稳定吗?”
一句话,四个字,让长孙皇后说了很多,因为平时的时候,她只有和叶檀的通信才是不让人审查的,而不是其他的。
“他说的虽然有点偏颇,不过呢,还是有点指导意义的。”
李世民是皇帝,而且是个聪明的皇帝,所以,他考虑问题比叶檀要深度的很,有的时候就是需要虚的,但是呢,虚实之间的比例就是个根本了。
“实事求是呢?”
这个词汇李世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所以,就需要问问,他一直都是个很喜欢读书的人呢。
“这个叶檀倒是没有说过,而是说了几句话,就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地里的粮食一亩地是五十斤就是五十斤,一百斤就是一百斤,不能为了某些人的面子就将这个改变了,因为五十斤足够一个人的生活的,可是呢,如果只有五十斤的话,你说是一百斤,那么剩下的五十斤就是虚构的,可是百姓的肚子可不是虚构的,吃不饱饭或者没有吃的话,会死人的,自古哪个朝代的结束不是因为百姓的肚子里没有食物了,将上面的人将百姓当成了神仙来看,那么,就是他们成为死亡的时候。”
“将百姓当成神仙?”李世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东西,不由得好奇地问道。
錯入豪門
真愛迷蹤 夏漢誌
“是啊,一百斤的粮食可以养活两个人,而五十斤的只能养活一人,结果,明明只有五十斤,却说有了一百斤,就是一个人是吃不到饭的,而如果有一个人吃不上饭却可以活下来的话,你说,是不是神仙呢?”
“噗嗤。呵呵。”李世民被她说的一愣,随即想到了这个东西是一种调侃,不由得笑了出来。
“他倒是个实干家,不过呢,现在还是眼光不够长远。”
“陛下,作为一个臣子,需要实干的话就是最好的,要那么远的眼光干什么呢?”
“也是啊,一个臣子好好地种地,好好地经商,好好地将当官做好了,这个天下就太平了,很多人眼高手低,最后将自己糊弄过去了也就算了,将国家糊弄过去了,这就是该死了。”
“陛下,臣妾记得太子那里也有这方面的一些资料,如果陛下担心不够眼界宽的话,可以教育一下他,有眼界有实力派的太子,是大唐之福。”
“朕会考虑的。”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