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1wyih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131章 兩線作戰貪一波看書-zq2gv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江州不但是巴郡郡治,也是整个益州东部战区的水运枢纽节点城市——这一点很好理解,哪怕不懂三国时代蜀地格局的朋友,想想看后世的成都-重庆一西一东双核心就知道了。
所以这儿守军的抵抗意志,已经是益州东部最强的了,也是少数有大规模东州兵驻扎的地方。
连江州的守军,都在李素的圣旨加“刘瑁遭天谴”言论士气打击下,仅仅武装抵抗了不到一周,就遭到内部献门瓦解。那么其他周边诸县的劝降效率,就更加势如破竹了。
江州拿下后仅仅三天,江州周边的几个巴郡县城,就跑马圈地一般迅速地投降了。
几乎是赵云的骑兵走到那儿,让吴班等人宣读一下圣旨,再蛊惑一下刘瑁的暴毙、江州的陷落,当地的县令和县尉就直接开城。
第一天收复乐城、枳县;第二天收复汉平、涪陵;第三天收复汉葭、临江,甚至还分兵略取了长江上游方向的符节——
符节离江州的距离,虽然还不如涪陵、临江那些远,但从行政区划上来说,已经属于犍为郡了。所以等于说是江州陷落的影响,已经不仅限于巴郡各县,连犍为郡与巴郡接壤的县都有跟着投降的了。
从符节到临江,沿着长江边一共有七八百里的沿江地带,就这么传檄而定。
九月初十,江州平定后的第四天,朝廷任命的正牌巴郡太守蔡邕,终于在被旨意下达后过了整整一年零一个月,得以正式赶赴郡治江州上任(蔡邕的任命旨意是去年八月初何进死之前发的)
李素这几天倒是没出城乱转,反正这种跑马圈地的活儿也不用他亲自办,他也分身乏术。让赵云、张飞抄了他的劝降说辞答案复制粘贴就行了。他就安安静静在江州城里整顿治安、清查府库户籍、出榜安民、打扫战争痕迹。
蔡邕来的时候,江州城里那些战火损毁的废墟基本上都清理掉了,不和谐的乱兵乱民也都安顿完毕,看上去非常稳定。蔡邕还把他从京师带来、一直陆续暂存在南郑和垫江县的兰台、东观典籍,全部运到江州,李素也派兵保护。
而且趁着打扫战争中被损毁的废墟,清算杨怀、李异等死硬抵抗将领的逆产的工夫,李素也在江州城里找了一块相对地势较高环境干燥的地方,把废墟拆迁了,大兴土木重建一座兰台。
未来只要北伐中原还于旧都没有成功之前,蔡邕的官职都会放在巴郡太守的位置上不挪窝。所以这儿作为他的治所是要用好几年的,配套设施必须好好建设,不能再跟垫江时候那样临时整点房子凑合。
这也算是这个时代的国家图书馆了,施工成本当然不会节约,李素直接自作主张问刘备申请了好几千万钱的施工和后续维护经费ꓹ 连盖房子的木料都要选尽量防虫蛀、能驱蚊的木材,书架都用香樟木ꓹ 装修用木头也都要有杀虫效果,免得把书蛀坏了。
天怒 九頭神鳥
反正刘备现在还是拿得出这点钱的,就当是玩《文明》游戏的时候抢“亚历山大图书馆”这种奇观好了ꓹ 造得好一点、气派一点,对于吸引那些外地躲避战乱的人才都非常有好处。
李素就这样和蔡邕交接着当地的民生工作、顺便督导大兴土木ꓹ 准备等旁边的县都收复完了,再集中兵力向成都方向挺近ꓹ 进行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
不过ꓹ 让李素没想到的是,他跟蔡邕刚在江州城里整顿了两三天,外面的世界似乎又有不少新的消息传来了。
之前一直在南郑坐镇大本营的刘备,也有些坐不住,只留下鲁肃总督后方防务。刘备则亲自带着少量亲兵部队来江州,跟李素和二弟三弟商议大事。
……
重生九零小富婆
“兄莫非是不放心我和云长、翼德平定诸郡?还是北方有变故?”
李素听说刘备来了,连忙跟蔡邕出城迎接ꓹ 一见面就开门见山追问。
他从五月份来围攻钓鱼城,到现在九月初ꓹ 钓鱼城、江州、周边各县全部拿下ꓹ 确实有点与世隔绝ꓹ 不问外面世界的进展ꓹ 故而有此疑虑。
这也不能怪李素不关心天下大事,而是因为他知道ꓹ 真实历史上的诸侯讨董ꓹ 本来就没有演义写的那么轰轰烈烈ꓹ 除了曹操孙坚等寥寥几个有志之士是真打。其他诸如袁绍袁术,完全是全程保存实力打酱油嘛ꓹ 连演义上说的到前线露个脸都没做过。
所以,别看三四月份就得到消息外界在讨董,实际上到了九月份都么听说进展也是很正常的,这种“静坐的战争”有什么好时时刻刻关心。
而刘备带来的消息,果然也和外部世界有关。
他拉着李素的手进城,骑在马背上一边走一边说,还没到太守府,就把情况交代清楚了:“贤弟走后,这几个月也收到一些战报,都是从陈仓道和上庸汉水道传进来的。
七月时,就听说河内太守王匡,被主动出击的董卓军各个击破,连郡治野王都丢了,战事是五月份发生的,消息传到南郑是七月。”
李素点点头,王匡也算是十二路诸侯里跟董卓真刀真枪打过的,这一点必须肯定,并非某些人说的只有孙坚曹操跟董卓力战。
只不过正史上王匡不是跟演义里那样主动出击孤军先到酸枣、被吕布击破。而是因为他的根据地本来就离洛阳太近,所以董卓不放心他的存在、主动杀上门去。王匡不得不被动打一场防守战,败北丢了老巢后撤。
王匡这种NPC的命运没什么好关心的,李素估计刘备也就随口提一句,果不其然,后面刘备说的新闻,才开始跟己方有所关联。
只听刘备继续说道:“就在前几天,九月初,我军又得到了几条从上庸道传来的外界军情,先是说八月份的时候,在鲁阳、梁县先后发生两战。前一战是董卓主动出兵,驱逐袁术、孙坚屯驻在南阳郡前线鲁阳县的兵力,被孙坚击退。随后孙坚又追击董卓军至司隶的梁县,又被董卓军胡轸、李蒙、华雄固守击退。
双方兵力损失应该都不少,但董卓兵马众多,可以恢复,孙坚则不得不在鲁阳重新募集人马,估计要到明年开春才能再战。此战之后,袁术和孙坚对我军的态度有所软化,前几天送来密信,说是如今已完成秋收,粮草丰足,愿意为我军提供军粮,请我们尽快沿汉水出兵、助战讨董。
另外,我军细作经过探查,听说自从上半年孙坚北上、路过南阳时妄杀了荆州刺史王睿之后,最近董卓又新封了荆州刺史刘表。若是董卓另封他人,我们倒是好跟袁术、孙坚一起,拒不承认新刺史。
但景升兄也算与我同朝为官数月,又在我被外任为征西将军时,接替宗正一职,算是如今天下名望声誉最盛的几个汉室宗亲,景升兄似乎已经脱离的袁术的控制,偷越了南阳郡地界,目前不知所踪。
我军又才刚攻下江州,面临与刘焉决战。如此形势,愚兄不知该如何处置与景升兄的关系,又如何婉拒袁术新的出兵请求,还请贤弟教我。”
李素一口气听刘备说了那么多外面的天下大势进展,内心也在琢磨与原本历史的偏差。
醜女為後
孙坚的两场战役,应该是受了蝴蝶效应影响的。因为原本在梁东之战把孙坚打得惨败、跟祖茂换头盔的的董卓军将领里,应该是有徐荣的。现在徐荣已经因为籍贯辽东、被提前两年调去当辽东都尉了,所以孙坚面对的敌将会弱一些。
但换上去的胡轸、华雄要说差也不差太多,关键是西凉军部队素质好、兵力庞大,不犯低级错误换个将领也有可能拖平。而且历史上孙坚是进攻梁县的时候惨败,现在成了“没能攻下梁县,败退”,说明没打得那么惨,只是攻不破董卓军的城池,也算正常。
而刘表,却是已经扎扎实实被董卓派来牵制孙坚了,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天下名士、汉室宗亲楷模、名称八俊,你也没法用“因为他是董卓任命的”就直接明着不认。
神級奶爸
李素为难地自言自语:“我们当初已经跟袁术做过一次局了,把不能顺着汉水出兵的过错,推到了袁术不肯出粮上。现在人家肯先给粮,再不去确实有点说不过去。咱跟皇甫嵩的君子协定,也不好跟袁术这些南方诸侯较真。
解連環
这样吧,就跟袁术说,我军主力都在江州,再千里翻山逆流北上,行军不易,没两个月到不了,拖住他一会儿。然后让云长领兵数千,顺江东下,先把目前还在刘焉手中的白帝、巫县等处攻下。
就告诉袁术,我军沿着长江顺流行军,转运更快,也好少吃袁术军一些粮食,让他们等等。明年开春再一起合兵攻打梁县。另外,我军要沿着长江出兵,至少要从白帝再往下游、通过长江三峡,占据荆州一侧的一个落脚点,作为转运的港口。
兄可设法作书交给云长,到时候转交刘表,请刘表看在讨董大业的份上,允许云长占据南郡位于长江三峡区段的那几个县,另设宜都郡,划归我军,另外将长江南岸、有可能影响我军航道的武陵郡也划归我们管辖。”
李素刚说到这儿,刘备就忍不住打断他:“景升兄是董卓所命荆州刺史,他怎可能分出南郡数县设宜都,更不可能将武陵整个郡拱手相让吧?”
李素智珠在握地打包票:“我觉得可以一试,刘表单骑入州,他能有多少势力?想要坐镇荆襄九郡,没有数年甚至十年之功,是不可能彻底整合的。荆州的豪强世族,不比益州的弱。
他北有袁术,内有宗贼,我们如果允诺借兵帮他平定宗贼,只收他一个半郡的土地作为利息怎么了?而且咱也不是要他的地,只是为了确保我军粮道讨董,把长江航运几个关键节点的县拿了就好,又没多大土地多少人口。”
李素说着,还非常自来熟地拿出地图,直接买菜一样指指点点地图开疆,沿着长江比划:“咱就问刘表拿沿着长江的秭归、信陵、西陵、宜都四个县,加上这一段两岸延伸支流上那几个不值钱的小县。两军在长江边以夷陵为界。反正我们不帮刘表,刘表三五年内也拿不到手,我们这是为了讨董大业雪中送炭。”
刘备想了想:“那云长分兵之后,西线子龙与翼德溯江而上、略取犍为、广汉各县,是否要收敛一些?到时候,我军还要分兵把守各处,最多只剩两万主力机动作战。
听说刘焉麾下的东州兵,原有四万多之数。钓鱼城、江州等数战之后,东州兵折损、被俘累计万人,应该还剩三万。而刘焉入蜀已经两年多,内部整顿了不少,成都平原三郡人口不下三百万,可以抽兵的人家不下五十万户。他这一年又加紧扩军,五户一丁能有十万战兵。
去掉刘焉要固守各处的兵马之外,他如果知道我军空虚、云长被调走,还是可以临时集结起十一二万乌合之众跟我们决战的。我怕子龙翼德野战决战能不能挡住刘焉的殊死一搏。”
刘备这番话,也看得出他是非常知兵的。他知道刘焉之前之所以要依托坚城、险关固守,那是因为剑门关和钓鱼城两处关键节点没有突破,固守可以消耗刘备的军粮和士气。
但是,一旦江州这边被全面突破,刘备军进入成都平原腹地,刘焉军再一个个城池死守那就是找死了。刘备有圣旨在手,可以劝降很多没有死忠心腹镇守的刘焉军城市,加上成都平原富庶,稍微劝降几座城刘备就能“因粮于敌”,吃着产粮区本地的粮食跟刘焉围城。
所以,除了最后得成都、绵竹两个地方,刘焉会笼城死守,其他地方肯定是要集中兵力孤注一掷跟刘备野战一场的,否则就是白白慢性死亡。
李素也只有给刘备信心:“宜都、武陵等地,错过了今年的机会,就不知何时才能拿到了,让云长分兵是划算的。否则万一将来跟刘表交恶,长江三峡之险,就是敌我共有了,哪比得上‘千里江陵一日还’两端都在我军手中。
美顏App系統 上善若水
吸血鬼騎士+東邦+死神耀司·你就是這樣的帥!
刘焉已经是瓮中之鳖,吃得慢一点不要紧。野战兵在精不再多。新募益州兵战意决心尚未可知,翼德子龙带两万人马,哪怕甄尧面对刘焉军十一万、其中三万东州兵,也可以疲敌耗敌。刘焉又不可能轻易重新攻陷被我军劝降的坚城,子龙有幽州骑兵万人,迂回避战还做不到么?”
刘备思之再三,一咬牙:决定了!两线作战贪一波!跟刘焉决战前,把关羽派去东线攻下白帝城,再去荆州偷圈点地盘!
白帝城和巫县虽然是益州的城池,属于刘焉,但估计不会跟其他巴郡各县那么好劝降。
重生之豪門之路
因为那是刘焉防止荆州人入蜀的防御要塞,也是有重兵心腹防守的。就好比后世蜀汉时期,永安都督手上都是有重兵的,关羽到了白帝城,还得打一场硬仗。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