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0vmh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第五十章 聖隕讀書-ffwsr

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小說推薦特拉福買傢俱樂部
打开【蔷薇公馆】大堂窗户的一瞬间,再次看见【自由之城】夜里璀璨灯光的时候,南小姐伸了伸懒腰。
她还是比较喜欢这种现代化文明喧嚣的晚风。
她旋即转过了身来……场地已经从昏暗的地下室转移到了【公馆】的大堂了。
阿萨谢斯,克丽丽,雅克先生已经被安置在了楼上的房间——至于卢迪克与男助理,后来也在楼上的房间找到了,是较早时候雅克先生让贝特朗送来的。
至于被白衣青年净化了杜兰德城主以及利瓦尔,也一并送上了楼上休息。
这趟【栋雷米】村之行,似乎已经完结了——最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南小姐靠在了窗边,安静地看着大厅内坐着的几人。
她的老板,女仆小姐……以及白衣青年与贝特朗。
最后还有【栋雷米】村的少女,让娜……她并未醒来。
——不过,没想到优夜小姐,居然是天国的圣人……
——这样说来的话,那么【自由之城】的那位【圣人】岂不是?
南小姐觉得自己的【南小楠轻熟女事件簿】又要开始连载了。
……
……
“你是说…暗杀?”女仆小姐的声音缓缓响起。
顺带一提,贝特朗不是坐着的,他是全城跪坐在地上的,双手放在了膝盖处,低着头——是认真道歉的模样。
这是他从某个来自东洋的信徒处学来的,听说这样才能够更好地表达自己的歉意——听说最好还是露出胸膛,女性的效果更佳之类云云,真是奇怪的礼仪。
“是的,暗杀。”贝特朗此时点了点头,神色凝重道:“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由之翼】军內就流传了这样的一个传闻,说真正的圣女已经遭天国高层的暗杀。”
女仆小姐没有说话,白衣青年则是轻蹙着眉头……洛老板却好奇似的问道:“贝特朗先生,你们查清楚这个传闻了吗。”
“没有。”贝特朗下意识应道——他有些不敢看这位未来姑爷——以圣女对未来姑爷的态度看来——但他不敢擅自询问,更加不敢冲动。
开玩笑呢,圣女大人在上,她不点头,整个【自由之翼】的圣天使都不敢乱动的……因为谁都不想要被吊起来熏眼泪之类。
尽然心中对于这位未来姑爷的身份有太多的疑问,贝特朗这会儿还是尽量平静地说道:“应该说没有真正的查清楚……我们,我们只是发现了许多奇怪的地方。”
女仆小姐淡然道:“什么奇怪的地方。”
贝特朗直接道:“比如说,圣女大人已经许久不曾在【自由之翼】露面,甚至不曾召见我等。”
女仆小姐面无表情道:“【圣人】长时间坐镇在【自由之城】,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至于【自由之翼】军……你们又不是小孩子,并不需要大人的看护。”
“话是这样说没错。”贝特朗摇摇头:“但是圣女大人还有不少的研究项目停摆在军团的设施当中,以圣女大人那种吹毛求……力求完美的性格,怎么可能一直将研究了一般的项目搁置呢?这本身就很奇怪。”
“4,78。”女仆小姐冷不丁说了几个数字。
贝特朗顿时脸色微微一变,旋即苦着脸道:“我嘴贱……我认罚就是了。这么多年了,咱就嘴巴管不住ꓹ 圣女你又不是不知道。”
躲美錄
寶貝,要不夠你的甜
别人不知道这些数字是啥,【自由之翼】军的圣天使却一个个都倒背如流——这是【自由之翼】军主订立的军规ꓹ 又名【圣女的小本本】。
【4,78】的意思,就是第四大则ꓹ 第78条的意思。
“我不是圣女。”女仆小姐淡然说道。
贝特朗直接翻了翻白眼,一副您老人家高兴就好的模样。
女仆小姐这才沉吟着道:“就算搁置了研究ꓹ 也不足以当做是秘闻的佐证。”
“我们也是这样想的。”贝特朗重重地点了点头:“所以我们一群人坐起来,合计合计了一下ꓹ 决定先混入【自由之城】打听一番。根据我们这些时间以来的调查ꓹ 发现圣女…发现【圣人】一直深居简出,而且性格似乎变化了不少。【自由之翼】后来更是以军务的理由,私底下传信给【圣人】,但每次的请求觐见都被打发回来了。”
“还有什么。”女仆小姐平静地问道:“你又是怎么参与到【栋雷米】村的事件当中的。”
贝特朗下意识地看了眼一旁的白衣青年,“在最后一次的调查之中,我以分身的方式走入了【自由之城】,本来是打算找个几乎ꓹ 以别的方式进入【圣人】居所暗中调查的。但这个时候,阿斯曼小姐找到了我。”
“她怎么会知道你?”女仆小姐皱了皱眉头。
“我不知道。”贝特朗摇了摇头ꓹ 无奈地道:“她给我开出了几个条件ꓹ 当中就有不能询问她来历的要求……至于交易的内容ꓹ 则是她会帮助我找到圣女。”
“你答应了。”女仆小姐看着贝特朗。
“我当然答应了。”贝特朗目光不躲不闪ꓹ “没有比找到圣女更重要的事情,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
女仆小姐合上眼吁了口气ꓹ 忽然道:“冲动……5ꓹ 12。”
“好!”贝特朗直接点点头ꓹ “另外我自愿加上6,21。”
“不必了。”女仆小姐摇摇头ꓹ 旋即又道:“后来你进入了村子,经历了什么。”
重生之中學生
贝特朗道:“我答应了阿斯曼小姐的要求之后,她就将我带入了【栋雷米】村之中。走入村子的瞬间,我就意识到了,这个地方的不寻常之处。阿斯曼小姐告诉我,地下湖泊之中封印了那位【龙之魔女】……是大天使长的手笔。我去过地下湖泊,确认过,那确实是属于圣女的气息,只是极恶,受到了污染,充满了仇恨。后来,阿斯曼小姐告诉了我,她想要做的事情。”
“她吗。”女仆小姐看向了被放置在一旁沙发上的少女。
“小姐她……不,这个让娜,就是从这里提取出来的。”贝特朗叹了口气道:“与阿斯曼小姐接触的时间越长,我心中对于【自由之城】圣人的怀疑就越重……直到有一天,我的祈愿之声,告诉我,它已然无法抵达的时候,我才确定,现在【自由之城】的【圣人】,是假的!”
“假圣人的事情另谈。”女仆小姐直接道:“说回她的事情。”
贝特朗道:“这位让娜小姐,是以雅克先生的思念创造出来的……我们将创造体放置在【栋雷米】村之中养成,目的是为了让她能够无时无刻地吸附【龙之魔女】的圣女气息。”
“最终让她蜕变,能够拥有与圣女相同的特性,对吗。”女仆小姐忽然冷笑了一声:“愚蠢。”
贝特朗苦笑着道:“我知道这种做法对圣女大人来说,或许是一种亵渎……只是当时的我们,都人为圣女大人确实已经被暗杀了,天国为了掩饰这一切,甚至不惜用假的【圣人】来取代你。【自由之翼】,不能失去了它的圣女……让娜小姐,她将走完圣女所经历的一切,她也将会成为新的圣女。”
看着面无表情的女仆小姐,贝特朗忐忑不安地道:“我回去之后将所有军规都体验一次好了……谁让我不知道,圣女您根本没有被暗杀,只是一只没有现身而已,是我糊涂。”
“我说你愚蠢,并不是说你的这种想法。”女仆小姐冷淡地道:“而是你们的做法,不够彻底。为什么要绕那么大的圈子,创造一个思念的聚合体,还要让她从走一次从前的道路……这样按部就班地打造出来一个所谓的新圣女?明明就有现成的替代品不用,要舍近求远。”
晚清之亂臣賊子
“啊?”贝特朗怔了怔。
女仆小姐揉了揉眉心道:“【龙之魔女】本身就是一个现成的容器,她比所谓的思念体更加的合适,与其在打造新圣女的过程之中要无时无刻地去规避思念体或许会出现的变数,倒不如直接以【龙之魔女】作为容器,注入你们的思念,让思念体直接在【龙之魔女】的身上形成。你们甚至不用以浇水的方式,让思念体沐浴着【龙之魔女】的气息生长!在【龙之魔女】体内诞生的思念体,直接就能够继承一切,而你们需要做的,仅仅是思考怎么净化【龙之魔女】心中的怨恨而已。效率,懂吗。”
“啊?哦……我懂,我懂!”贝特朗下意识地点点头,旋即惴惴不安地道:“道理我懂……但这是在讨论创造一个全新圣女的问题……您这样说,真的没问题吗?”
这是在论及复刻一个全新的你的问题好不好,不要一副科学狂人的样子,一点儿都不在意,甚至还要效率行不行……这很惊悚的啦!
“天国的一切与我无关,你们要做什么与我也无关。”女仆小姐随意道:“但这种低效的行动,实在是让时间蒙羞。”
贝特朗斜眼。
——和你无关你还用军规来罚我……和你无关你问那么多做啥,都这么多年了,能不能好好说话哦!
……
……
贝特朗先生这会儿还跪坐在了地上,反正他是不打算露出胸膛的……露出来也没有什么好看不是?
“不过,既然圣女…优夜小姐你已经回来了,那么【栋雷米】村的计划,也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贝特朗此时松了口气似的:“其实我一直在担心,哪怕最终诞生的新的圣女,也不知道【自由之翼】军,能不能接受。”
这话也就意味着,这次【栋雷米】计划,是贝特朗私下与阿斯曼小姐…或者阿斯玛小姐一伙的私自行动,他甚至隐瞒了【自由之翼】军团。
女仆小姐不置可否,却忽然问起:“雅克·达克呢?”
“这是我从最符合的一个子世界之中,私下接引而来的。”贝特朗此时吞了口口水,低着头道:“我将事情的原本告诉了老爷……他同意了我们的做法,所以答应了帮我们。因为,在他原本的子世界之中,他的女儿让娜并没有活到遇见神迹,就已经病逝了,他很思念他的女儿……你也知道,自从你完成了全维度的统一之后,所有的子世界就不会再有你的存在,留下的只剩下传说。也就是说,这也是老爷唯一能够再次见到自己女儿的方法……”
後命
“做得不错。”女仆小姐冷不丁赞叹了一句。
贝特朗顿时就懵了。
只听见女仆小姐淡然道:“只有这样带有渴望的个体,才能够诞生更坚固的思念……在制造思念体这方面上,你倒是合格。”
——玛的!
——我没听错!
——这女人居然点赞劳资了?
——我不是在做梦!
“这件事情之后,你就送他回去原来的世界吧。”女仆小姐冷不丁又道:“既然你弄丢了人家的女儿,那就索性赔偿人家一个儿子吧,这样做很公平。”
——我什么时候弄丢……卧槽?!
——我还是太天真了!
“有问题?”
“没…没问题。”贝特朗只好苦瓜着脸似的道:“很公平,阿努比斯的天秤都没有这公平!”
——当个儿子就儿子吧,就当作是下界出差几十年时间好了……反正以那种时代的人均寿命来说,都比较短命。
“好了。”女仆小姐此时吁了口气,“事情处理完了,从现在开始……贝特朗先生,我不认识你了。”
贝特朗顿时大急道:“圣女大人,这怎么可以?【自由之翼】接下来要怎么办?没有了你的【自由之翼】,根本是没有灵魂的!”
女仆小姐此时一副礼貌性的微笑道:“关于这个问题,贝特朗先生,我可以建议你们再次重新创造一个新的圣女。又或者,本店也有类似的服务,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些解决的方法……看在你在村子接待了主人的份上,我会恳求主人给您打一个十二折呢。”
“……”贝特朗似还想要说些什么。
但就在此时,就不做声的白衣青年,却忽然道:“你这样,就算是处理完了。”
女仆小姐淡然地看了眼白衣青年,“大天使长阁下以为呢。”
白衣青年沉吟道:“整件事情当中,最诡异的阿斯曼,你不在意吗……从贝特朗的说辞看来,关于暗杀的传闻,很有可能就是阿斯曼在背后散播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诱【自由之翼】的关注……阿斯曼这样做的目的,单纯只是为了创造新的圣人,还是另有别得意图?这个人,甚至还能行使【天命系统】的权限……”
“大天使长阁下。”女仆小姐忽然打断。
白衣青年神色一怔。
女仆小姐淡然道:“你所说的这一切,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为什么……”白衣青年的话没有并没有说尽。
突然之间,整个【自由之城】都震荡了起来。
諸天布道系統 白面殺才
夜空之中,瞬间出现了极致的光辉,与此同时,整个【自由之城】都响起了巨大恸哭之声。
我的抗日193
悲鸣。
“你们快看!圣人的雕像!”只听窗边的南小姐此时惊呼了一声:“优夜小姐,你的雕像塌了!”
远方,自由广场上的巨大雕像,此刻轰然倒塌,雕像巨大的头颅,此时正从半空之中主坠落……白衣青年霎时间站起了身来,皱着眉头:“这是…【圣陨】?”

Published in都市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