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j3x9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 ptt-第三百四十一章 怎麼可能呢?展示-23vjm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南山盟?”
当同样的声音,同时响彻在温柔乡与问天山时,就连那位大妖尊,也眉头微皱。
以他的身份和神通,自然可以知道如今温柔乡已经在发生的事情,得知了“南山盟”这三个字,更是因此而明白了,为何这位女剑尊会说在帮龙城这件事上,自己想错了……
这南山盟究竟是什么存在?
原来自己真的不该掺与到这与大夏仙师有关的事情里,此前又如何能够想象,分明只是与龙城的一桩交易而已,居然一下子便招惹了这等可怕的庞然大物,趁着自己不在,居然敢杀入温柔乡中……这得是什么样的一群疯子,敢跑到自己的老巢去作乱,不要命了吗?
那位仙师,已经死去数年,居然还有这等能量?
一时之间,他都无法估算温柔乡这一次的损失如何……
人間最得意
他只知道,真有些事情,确实算错了。
而这,也使得他瞬间陷入了一种迟疑之中,竟有些难以取舍,这时候,他固然可以抽身而退,离开战场,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温柔乡,但是如此一来,那位女剑尊便一定会向自己的妖柱下手,自己如今离开,便等若是将两大妖柱亮在了女剑尊的剑下,他们抵挡不住。
尤其是,自己此来的目的,尚且根本没有达到……
都是閻王惹的禍 水煮蝸牛
而也在他的迟疑之中,看向了这片战场,却顿时觉得心思微沉。
……
……
“杀……”
随着女剑尊加入战场,也已瞬间气势一振ꓹ 不仅那些蒙面掩身的炼气士们,皆鼓荡气血ꓹ 大喝着向问天山上下来的妖魔们冲杀了过去,更有许多原本尚在周围围观,似乎想要进入战场ꓹ 却又有些犹豫不决的人,也纷纷冲了过来ꓹ 毕竟痛打落水狗,是件极为愉快的事。
人族炼气士们ꓹ 士气愈来愈猛。
絕代醫聖
对于炼气士们而言ꓹ 问天山本来就不大,只是极高而已,战场形势一目了然。是以,在看到那两位女子冲上了问天山,大呼南山盟之时,他们心里,也不由得热血激荡了起来。
原本南山盟三个字ꓹ 并无什么力道。
无论是在温柔乡,还是在如今的战场ꓹ 都是由修为最低的人喊了出来的。
可是偏偏ꓹ 如今两地相隔万里ꓹ 战场乱作一团ꓹ 正是每个人都心思浮动之际,却莫名的有了某种魔力ꓹ 更多的人被那两位不曾蒙面ꓹ 直接冲上了问天山的女子所感染ꓹ 蒙头盖面,毕竟太短英雄气ꓹ 他们心里的郁气被引燃,因而也有不少凑趣者,忍不住跟着大叫了起来:
“南山盟在此!”
“老子也是南山盟的……”
“南山盟究竟是什么鬼?”
“不管了,大家都南山盟,那我也南山盟……”
“……”
声声嘶吼,还夹着些捣乱搞怪的,一下子形成了一种激荡的洪流。
甚至一众妖族,都已被这三个字震得有些胆寒。
南山盟这三个字,深深烙印进了他们心里。
女剑尊现身之后,立时便提剑斩妖,两大妖柱心惊不已,一众妖王伤亡惨重,但很快的,她也被大妖尊拦了下来,剑意一时影响不到其他人,按理说,这时候倘若一众妖王趁机杀将下来,同样也可以给人族炼气士造成极大的伤亡,只不过,他们如今战意实在太低了。
女剑尊现身,使得他们皆有些胆丧神毁,战意消了大半。
尤其是,他们毕竟只是过来帮别人做事的,动力之上,便有着先天不足。
……
……
“那南山盟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愿帮方家,怎么连女剑尊也……”
与此同时,见得场间形势大出自己意料,一位女剑尊,便几乎改变了整片战场局势,连大妖尊现身的气势都压不倒她,那位凉亭里的龙城少主,也惊得立时跳了起来,事实上,在看到了女剑尊现身的一霎,他几乎按捺不住心间的恐惧,想要立刻抛下一切,逃回龙城去。
“现在还不能走……”
“如果走了,我会成为整个大夏的笑话……”
他强自压着自己心间的惧意,强迫自己去冷静的想着。
方家二老,已经动了,计划也没有被完全打落,倘若在这时候,自己因为对方现身的帮手太多,便一下子怕了,直接弃了人质逃走,那龙城与南疆的交易怎么办,自己岂不是龙城的罪人?更甚者,恐怕旁人一提起自己,都会说自己是一个心高手低,胆小如鼠的废物……
“既然你们如此不讲规矩,那就休怪我心狠手辣……”
他猛然之间跳了起来,咬牙切齿道:“速将那方家二老给我拿来!”
眼中都蒙上了一层血色。
这二人还在我手里,你们便敢动手,是认定我不敢杀他们么?
那我倒要给你们看看!
哪怕是杀上一个,还有另外一个,你们同样也要认栽!
……
……
極品禁書 李森森
“咱们咋办呢?”
而在龙城少主气得暴跳如雷之时,那精致的帐篷里,方家二老,正坐在了案前商量,如今知道那龙城少主来到了此山,所以他们也收敛了一些,起码不再蹲在案前,也不会往死里欺负那几个负责伺候他们的小妖怪了,而是把胆小怕事的方家二老,演得活灵活现……
“这么多人在斗法,好可怕啊……”
方家老爷说着。
“是啊是啊!”
方家夫人跟着连连点头。
方家老爷苦思着:“那咱们是不是要按原计划,偷偷吃上几个?”
“吃你个大头鬼!”
方夫人嗔怪的抽了方家老爷一巴掌,道:“你就知道吃,就知道吃,肚子比我怀老二的时候都大了,还想着吃……”
方老爷捂着脑袋:“你戏过了,现在又没人看着咱们……”
方夫人一怔,岔开话题道:“老二可是说了,咱们是过来兜底的,真要控制不住了才能现身,可如今你瞧瞧,那些妖魔多可怜,咱们这时候再现身,那岂不是把人家欺负的太过了?”
方老爷点头,喃喃道:“你说的是有道理,可咱们来都来了,干啥呢?”
正琢磨着,有小妖冲了过来,将他们带到了龙城少主的面前。
“你们养出了一位手段通天的炼气士,那你们可知道,死在炼气士手中是啥滋味?”
龙城少主阴着一张脸,森然看着这方家二老。
二老皆懵着,呆呆看着他,其中一个还流出了口水。
龙城少主哼了一声,道:“只要我想,我便可以毁去你们的肉身,还可以保得你们神魂不灭,然后镇压在法宝之中,日日夜夜,以阴火祭炼,让你们生生受上几百年的苦……”
方夫人呆呆的:“好可怕!”
方老爷也跟着点头:“是的,太可怕了!”
龙城少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凡人害怕起来……这么古板的么?”
但形势危急之际,他也顾不得许多,因为在他的神识感应里,这两个人怎么看怎么都是凡人,便也无暇细想,只是森然道:“所以你们若是不想受罪,便须得听本公子的……”
方家二老呆呆的看着他。
“你们现在便去到阵前,喝命他们停手……”
龙城少主目光幽冷,咬着牙道:“如果他们不听……”
“敢不听?一口吞了他们!”
方家老爷显得有些生气,眉毛都倒竖了起来。
龙城少主倒是被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喝道:“叫什么?”
方家老爷下意识要瞪眼看过来,然后想起了自己的身份,低眉顺眼的道:“你接着说……”
方家夫人白了方老爷一眼,道:“然后呢,他们停手了怎么做?”
“停手了……”
龙城少主冷笑了一声,缓缓转过了身,声音里夹杂着丝丝寒意:“那就要看你们的儿子是不是够教顺了,若是他肯将无相秘典交出来,那么你们这两条凡人的性命,还可以……”
“无相秘典……”
这回轮到方家两位长老吃惊了:“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你们……”
龙城少主莫名的来火,想要破口大骂。
但看着两位方家老人那惊讶的表情,他心里却也微微一动,猛得想到了什么,急忙将刚刚自己丢在了一边的一张纸卷拿了起来,方才他已扫了一眼,只是没有看得太仔细,见得上面皆是些修炼法门,而这也在他意料之中,对方既然要造假,自然会做的稍微认真一些。
觸墓驚婚,棺人榻上來
可是这一次,他再看向了那纸卷时,心里却觉得有些疑惑。
初时那一眼,他只是略略一扫,没有看出什么破绽,也在意料之中。
如今这一眼看得仔细些,居然也没有看出什么破绽。
这使得他想痛斥出口的话被噎了回去,回头一扫,便见不远处还有一张纸卷,抬手招了过来,再次一扫,眉头又皱得更紧了,这一页,他居然也没有看出里面有什么破绽……
然后他将两页纸里的内容相互印证,越看眉头皱得越紧。
渐渐得,心里竟生出了一种惊讶而紧张的情绪。
神色都有些茫然了,傻傻抬头看向了外面,有种欲哭无泪的神色:
“这……这怎么可能……”

Published in仙俠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