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ng32好看的玄幻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八十九章 親軍永遠忠誠於陛下看書-fqq32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二叔的事,不过是场插曲。
该谈的正事还是要谈,但正主不在,和谁谈?
豪門恩怨:我的逃跑新娘
韩爌不知宋献策是什么人,此人官不像官,民不像民,但看上去亲军那帮丘八都似唯他马首是瞻,所以姑且便当这人是魏阉的心腹了。
于是在确认了魏阉并不在南海子后,韩爌开始质问宋献策等亲军无朝廷调令,擅自入关潜至京师意欲何为?
“尔等是想造反,还是想以兵杖威胁朝廷!尊皇讨奸?哼,你们尊得什么皇,讨得什么奸!唯恐天下不乱!…依本伯看,你们名为亲军,实为叛军!”
兴安伯徐治安虽是个世袭伯爷,但骨子里倒跟他祖上打蒙古人一样,态度极其强硬。
边上的姚宗文听徐治安这么说,就知道要坏事,果然,那些个头上缠着“尊皇讨奸”布带的亲军将领们一听兴安伯说他们是叛军,那立时是群情汹涌。
“什么,叛军?混蛋,这个该死的家伙!”熊本大木紧握指挥刀的双手因为过于愤怒已经颤抖起来。
“奸人,他就是奸人!”
“朝廷派这种人来,是根本没有诚意的,诸君,看来我们还是过于软弱了啊!”
“这个人必须向我们道歉,朝廷也必须向我们道歉,我们怀着赤诚之心从关东千里而来,难道就是为了被人称为叛军的吗!”
“师团长阁下,用这个混蛋的鲜血来祭我们联队的军旗吧!”
“请阁下下令继续扩大,我第九步兵联队一定要让那些愚蠢的家伙们付出代价!”
“我早说了,我们不应该停止进军,不打进京师,朝廷是不会清醒的!”
“…….”
驻扎在南海子的是第五师团的主力,官兵们大小数十仗,此次又毅然决然独走,成为皇军入关急先锋,上上下下忠心不二,个个愿为帝国献出生命,并且此来京师也是满腔抱负ꓹ 然而却被人扣上叛军的帽子,官兵们岂能不怒!
望着这帮群情汹湧的亲军将领ꓹ 韩爌眉头微皱看向姚宗文,希望这个与魏阉“有旧”的兵科给事中能够制止亲军的喧哗,免得激起事态导致谈判破裂。
可姚给事中却将身子侧了过去ꓹ 气得韩侍郎大骂浙党果然上下都是奸党。
曹化淳和庞保二人头皮发麻,这帮子亲军将领身上散发的腾腾杀气令得这二位有些寒颤ꓹ 毕竟他二人天生阳气不足,并且也是第一次见这阵仗。
最初愛情是從告白開始的 藍水幽
“你这个混蛋怎么能说我们是叛军!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为帝国做出了怎样的牺牲ꓹ 又经历了怎样可怕的场景吗!”
重生之戰神呂布 流浪的猴
第五师团长安国寺阁下也感到怒不可遏ꓹ 他竟是愤怒的直接拔出指挥刀对准了兴安伯,
“我们征讨倭寇的时候,你这个家伙在哪!我们和建奴血战的时候,你这个家伙又在哪!
我等七生报国,为帝国流了无数的血泪,却没有得到帝国最公正的对待,但我们没有因此对帝国不忠ꓹ 我们始终牢记我们是皇明最优秀的军人!…
可你这个混蛋却说我们是叛军,这是对皇军ꓹ 也是对第五师团ꓹ 更是对本师团长最大的侮辱和挑衅ꓹ 为了第五师团的荣誉ꓹ 本师团长要和你决一生死!”
“给他一把剑,哪怕这个混蛋该死ꓹ 也要给朝廷一份体面!”
重生之圍棋夢 七死八活
安国寺双手握刀ꓹ 上前两步ꓹ 虎目怒视着没明白过来的徐治安。
“阁下,让我替帝国斩杀这个奸贼吧!”
熊本大队长持刀跨过师团长ꓹ 他怎么能让师团长阁下与一个微不足道的奸贼决斗呢。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吗?”
舊愛新歡 杜紫藤
徐治安很是吃惊,不是因为害怕,而是没想到这些号称亲军的将领竟然敢拔刀对他一个伯爷行凶。而且,对面的这两个亲军将领怎么看起来像是倭人的。
“宋先生,使不得!”
姚宗文虽想看热闹,但也不想看到血溅当场,这要是一个伯爷叫亲军给砍死,这下面还怎么谈得下去。避免流血,尽可能的和平解决,可是浙党上下的共识。
“师团长阁下,此人是代表朝廷来此,还请阁下能够给朝廷一些体面。”
宋献策一边拉住暴跳的安国寺,一边很是不满的看着徐治安,“兴安伯岂能以莫须有的罪名强扣于我亲军!”
“你们都要砍杀本伯了,不是叛军是什么!”徐治安也是气急败坏。
宋献策很是不快:“兴安伯,宋某再说一句,我皇帝亲军忠于大明,忠于皇帝,绝非叛军,希望伯爷说话注意!”
憶軒吟
“哼,漂亮话人人会说。”
徐治安却是一幅我就认定你们是叛军,你们要打就打,要杀就杀的样子。这可把一边的韩爌和武清侯李高他们吓坏了。
“看来兴安伯对我亲军成见很深呐,”
嫡女很忙:王爺,娶我請排隊
宋献策摇了摇头,京师过来的情报说这个徐治安是个一根筋,虽是个伯爵,但在勋臣之中影响力却很大。
“不如这样,兴安伯可否随宋某至我亲军大营一观?”
男虎女豹 西村壽行
宋献策说完命人将座骑牵来,竟是真的要带这帮朝廷使者去大营了。
“本伯敢来这南海子,就不怕掉脑袋!”
徐治安负手微哼一声,从随从手中接过马缰翻身一跃。
韩爌、曹化淳等人见状,知道不去亲军大营不行了。虽说众人心中都慌,但也想看看那平了建奴的皇帝亲军究竟是何等样的兵马。
第五师团驻地就在南海子东北长城脚下,离此地有小半个时辰距离。众人骑马而去,很快就看到远处长城脚下有绵延营盘林立。不及近前,就听营中演武之声,却是有数千官兵正在校场训练。
不时有铳声传出,继而就见黑烟弥漫,想来是亲军正在训练火器。
“诸位,大营之中禁止骑马,还请诸位下马!”
宋献策第一个翻身下马,众人随之,往前走了约几十丈后便看到有幅硕大木牌。
上边赫然刷着“皇帝亲军永远听陛下指挥,永远忠诚于陛下”的标语。
此标语无声似有声,向京中来的这帮人传达了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信号——亲军不是叛军,而是永远忠诚于大明皇帝的强军。
只是,若走近了细看,那标语当中有明显的改动印记。
改动之处便是那“陛下”二字。
……
昨天夜里去的,上午劝说,下午刚到家。感谢各位对老父关心。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