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pjnjl人氣都市言情 餘燼之銃 Andlao-第八十章 抉擇閲讀-lfrfd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你该怎么做呢?洛伦佐·霍尔莫斯。
嗜血的怪物们将这一行人团团围住,他们距离银鱼号很近,近的几乎触手可及,洛伦佐甚至能感受到迎面袭来的暖风。
你该怎么做呢?
战马环绕着他们的狂奔,他们就像被追猎的猎物,锋利的剑刃上倒映着他们一张张疲惫不堪的脸庞。
在这么拖下去不仅仅是他们会被永远地留在这里,银鱼号也将无法逃离,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洛伦佐很清楚必须有人留在这里阻击这些追兵,那么该是谁呢?
不……这种事根本不需要思考才对,只有洛伦佐才能做到这些,只有他才能阻断敌人的追击,令其他人逃掉,而这一切正是劳伦斯想要的。
一瞬间洛伦佐感受到了所谓的无力感,纵使他天下无敌,但还是有些事是他做不到的,而且这样的事还有很多。
压抑的侵蚀降临,火海之后有新的敌人走出。
他的身影狼狈、摇摇欲坠,但目光却无比的清澈,即使变成了怪物,他依旧知晓自己的目的。
“你们都要死在这里。”
男人的声音平静、带着怒火,这是他的王国,他的故土,而现在被洛伦佐等人施加了烈火,宛如地狱。
“柯里·费雷。”
洛伦佐记得这个家伙,他一剑斩断了他的臂膀,按理说他应该会死于失血才对,可现在他还活的好好的,只不过一侧臂膀的位置空荡荡的,另一只手则拖曳着一把利剑,就像奔赴战场的剑士。
空气里传来熟悉又令人作呕的气味,是秘血,洛伦佐感受得到,柯里也注射了秘血,在这禁忌之力的馈赠下,他以此活了下来。
“劳伦斯,这个疯子……”
洛伦佐咬牙切齿ꓹ 劳伦斯为了他自己的正义,对于秘血的危害毫不在意ꓹ 这禁忌之力随意地扩散着,他还要以此建立出一支所向无敌的军队。
“洛伦佐。”
平静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似乎有魔力般ꓹ 这声音让洛伦佐平静了些许,他转过头ꓹ 只见艾琳正看着他。
“艾琳……你要做什么?”
洛伦佐看出了艾琳神情的不对,他意识到这个女人似乎是要做什么。
艾琳了解洛伦佐ꓹ 洛伦佐也了解艾琳ꓹ 他们很清楚对方在想些什么,艾琳伸出手,露出了那支秘血。
“交给我吧,你和他们离开,让我去和柯里做个了断吧。”
这不是一个请求,艾琳的态度很坚决,她没能救回伊瓦尔ꓹ 她要为伊瓦尔复仇,也要为自己的罪行赎罪。
步步紧逼的敌人ꓹ 陷入绝境的队伍。
在艾琳看来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时机了ꓹ 不久后她的生命将迎来价值的绽放ꓹ 她会拯救所有人ꓹ 也会为自己与伊瓦尔完成复仇。
这样平庸无趣的生命在最后能做到这样,在艾琳看来她的一生已经有了“价值”。
手術直播間 真熊初墨
“你说什么?”
洛伦佐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ꓹ 他的声音严厉了起来。
“你要使用秘血?”
“可这是唯一的办法了ꓹ 只有这样你们才能离开。”
艾琳强硬地回应ꓹ 这一次其他人都没有说话。
不止是艾琳,每个人都很清楚ꓹ 必须有人留下拖住战士们,只有这样其他人才能离开,看起来残酷,但这是唯一生还的希望了。
穿越三部曲之桃花扇
“所以……艾琳你会死的啊。”
意识混乱的红隼在这时慢悠悠地说道,他看样子是在费力地思考与了解艾琳的话,但在药剂与伤势的作用下,红隼的思绪迟钝的不行。
“死并不可怕。”
艾琳回答,对于她而言可怕的是怀着愧疚活下去,这是她最后一次拯救自己的机会了。
洛伦佐愣住了,他有很多话可以用来劝说艾琳,但还没等说出来,他就意识到没有这个必要。
自己可以杀死强敌,但无法控制别人的意志,洛伦佐可以【间隙】入侵艾琳,让她乖乖地离开,但这样做,真的是艾琳想要的吗?
不,杀死柯里,让其他人离开,这才是艾琳想要的。
艾琳转过身,背对着其他人,朝着柯里走去,她慢慢地抬起手,准备注射秘血,针头离她的皮肤很近,就快刺破她的血肉,将那污秽之血注入其中。
“艾琳……”
伊芙压低了声音,虽然相会的时间不长,但多少也算是过命的兄弟了,纵使伊芙神经大条,此刻她也感到了难过,而且她也找不到解决的答案。
大家沉默着,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此刻该说什么了,可这时红隼突然说道。
“可是……你这样会死的吧?死了的话,可看不到那些故事的结局了啊。”
在这糟糕的时刻,浆糊般的脑子里回想起了那个还算不错的午后,红隼还记得自己和艾琳的交谈,他们都在期待那些故事的续集,可是如果死掉的话,就看不到这些续集了啊。
艾琳微笑地摇摇头。
“可这一次我的故事迎来结局,一个不错的结局,月亮。”
艾琳走向了死亡,义无反顾。
这大概就是现实,不讲逻辑的现实,刚刚大家还在扯淡,而现在她就慷慨赴死了,红隼似乎转过了思绪,他的目光变得惊恐了起来。
艾琳就要死了,她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可能了解自己的人,而现在她要死了。
手腕用力,可针头没能刺下,洛伦佐跟了上去,一把抓住了艾琳的手,终止了她的行动,艾琳回过头,却只看到狰狞脸庞。
洛伦佐·霍尔莫斯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你到底该怎么做呢?
你坚守着道义,捍卫着守则,那么你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呢?为了自己高尚的品德?可你也没有什么品德可言啊,你也杀过人,做过恶,你是注定前往地狱之人,你与其恶人的区别,也只不过是目的的不同而已啊。
你和劳伦斯没什么不同,你们都是恶人,都是自以为是的救主,秉持着自己的正义。
那么你要做的是什么呢?是为了正义而正义,还是为了某些更珍贵的东西而正义、去行恶呢?
洛伦佐一把夺过了艾琳手中的秘血,将其用力地捏碎,玻璃的碎片刺入皮肤之下,秘血与洛伦佐的鲜血混合在了一起,从手心之中缓缓流下。
就像劳伦斯说的那样,这样奋力地厮杀一定是为了什么吧,为了改变什么,就连获得力量也是如此,大家一定是为了什么目的去做这些,而不是为了力量而力量,厮杀而厮杀。
“就让我成为最后的猎魔人吧。”
捕夢獵人
洛伦佐看着手中晶莹的鲜血,语气低沉。
秘血的诅咒应该在洛伦佐的手中断绝,他理应成为最后一人。
黄金的时代太遥远了,遥远的几乎看不到,洛伦佐去追求这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自己身边的美好啊,为了美好而去追求虚无,这又算得上是什么呢?
如果是为了这些的话,洛伦佐愿意抛弃所谓的伦理与道德,他愿意挣脱人性的束缚,变成与劳伦斯同样可憎的怪物。
“今夜不会再有人死在这里。”
洛伦佐将艾琳推了回去,眼底被无穷无尽的辉光所填满。
軍少老公悄悄愛
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构成了浪潮,以洛伦佐为原点席卷了周围的所有,空气都在一瞬间凝成了铁块,挤压着肺部喘不上气来。
神級屍王 十八拉古
巨大的恐怖降临在此地,悲伤、痛苦、愧疚、自责……
无尽的负面情绪在心头升起,仿佛有干枯的手掌在抓挠着他们,试着将其拖入地狱。
海博德一时间支撑不住,他跪地干呕了起来,伊芙头疼欲裂,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权能·加百列。
秘血升腾至了极限,洛伦佐的躯体都开始了微微的畸变,海潮般的侵蚀一重重地击打着四周,洛伦佐的意识则堕入了最黑暗的深渊,直到越过了【边界】。
“走!”
洛伦佐下令道,随着他命令的吼出,世间最憎恶的恐怖就此降临。
漆黑的雷霆凭空出现,它们纠缠着飞溅着,劈打在了战士的身上,血肉之躯迅速地裂解崩溃,一瞬间就像被拆成了碎片,而这些碎片被无形的力量托起,卷积在了一起,强劲的心跳声从其中响起。
“这……是什么?”
艾琳惊愕地看着这一切,数不清的球状闪电凭空出现,瞬息间分割了战场,所触及的物质都被湮灭、吸纳,沉重的呼吸声接连响起。
“快走!”
伊芙一把拉住艾琳,短暂的愣神后,几人趁着这个机会开始逃亡,战士们还试着拦截,但阵型被球状闪电切割,他们试着靠近却被游离的电光所粉碎。
这才是真正的末日,绝望的侵蚀之下,雷霆渐渐消散了,沉寂的烟尘后一双又一双洁白的羽翼展开,震开了污秽,露出其下那圣洁的脸庞。
火爆丫頭pk囂張校草 咕咪
冷漠的眼瞳注视着世间,锋利的螺旋骨刺从手心之中刺出,其上燃起洁白的圣焰,高洁的天使们宣判着凡人们的罪行。
洛伦佐越过了【边界】暴露在了缄默者们的眼前,现在它们追猎而至。
【僭越者。】
洛伦佐隐约地听到了谁在说这个词汇。
“真可笑啊,你就像走投无路的亡命之徒,呼唤一个魔鬼去解决另一个魔鬼……可你的灵魂注定是要被取走的。”
一名倒下的战士对洛伦佐说道,他的下半身都在突起的雷霆下湮灭了,伤口的断面无比清晰。
“至少不是交给你,劳伦斯。”
洛伦佐恶狠狠地回答,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缄默者加入战场,为洛伦佐打开了一线生机,而且与预料中的不同,洛伦佐已经做好死战的准备了,但缄默者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太多在自己身上,而是在和战士们厮杀。
不,准确说在对抗劳伦斯,似乎在它们看来,劳伦斯更值得被先解决。
【奇怪的意志。】
【诡异的意志。】
【庞大的意志。】
【优先根除,开始执行。】
洛伦佐隐约地听到了什么,好像一群人在窃窃私语,他们的声音冷漠,就像机器一样。
不等继续思考,锐利的啸风掠起,银色的螺旋长钉凶猛落下,缄默者挥动着双翼向洛伦佐袭来。
“别碍事啊!”
洛伦佐焦躁不安,将其转为了怒火、挥起钉剑。
坚固的躯体在洛伦佐的斩击下崩裂,洛伦佐几乎将它整只羽翼都斩了下来,因此缄默者的行动被略微地影响,慢了一步,紧接着无数的红线从血肉之中刺出,它们纠缠在了一起,将断裂的伤口缝合,愈合着伤口。
这一幕被洛伦佐牢牢地记在了眼中,这和权能·亚纳尔是如此地相似,让他的内心里有了一阵不安的猜想。
更多的剑刃落下,战士们一拥而上,将缄默者乱刀砍死,但挥动的双翼驱使着铁羽,切割着战士们的血肉,也将他们绞杀成了碎块。
轰鸣的雷霆声响起,更多的球状闪动激发,将四周的建筑湮灭、吞食,新的缄默者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它们真的死了吗?
洛伦佐目睹着这一切,问询着自己,它们究竟是死了,还是说重新“归来”。
除去刀剑的崩鸣与鲜血流淌的声音外,战场之上没有任何声音,没有惨叫,没有哀嚎,就连怒吼也没有。
这是一场冰冷的战争,宛如寂静的地狱,死去又复活,投入不死不休的轮回。
洛伦佐最后看了一眼后方混乱的战场,这让他想起了圣纳洛大教堂的天国之门,在那门扉之上便雕刻着相似的景色,天使们从天而降,带来神罚与焰火。
“开船!”
海博德冲进银鱼号内,对着尼古拉吼道,尼古拉早已准备就绪,推动拉杆。
稀释的漆锑在燃烧室内释放着光和热,银鱼号就如同闪电一般瞬间弹出,速度之快整艘船大多都脱离了水面,冲破浪潮。
狭窄的船舱内,直到这一刻所有人才松了口气,海博德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红隼目光呆滞流着口水,伊芙擦了擦湿润的眼角,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觉得大家要死在这里了。
艾琳则看向船舱之上,一把钉剑贯穿了船舱,洛伦佐半蹲在船舱上,以此固定住身影,好令自己不被甩下去,他另一只手则举起温彻斯特,防备着任何有可能追上来的追兵。
危机还没结束,前往的舰船正在加速合拢,从那移动的炮口来看,它们准备将银鱼号击沉。
怎么也想不到如此远离海岸了,居然在这里还有着阻碍,尼古拉大概也是看到了这些,银鱼号持续加速,船体剧烈地颤抖着,好像下一秒就要解体散架了一般。
突然间天亮了。
傳奇炊事兵 小兵哥
一道又一道火光贯穿了天际,落在了舰船行驶的轨迹上,阻碍了它们的合拢,火光的余波还命中了舰船,钢铁被烧红,破片沉入海底。
洛伦佐记得这火光,这辈子他都难以忘记这种东西。
“我们的舰船越过了公海,进入了高卢纳洛的海域。”
伯劳认出了这火光,是阿斯卡隆,他们在舰船上也安置了这种巨炮。
“不是吧,他们是要开战吗?”
伯劳快疯了,这是个不详的信号,这样贸然的举动无疑是一次挑衅,说小了是军事冲突,说大了可就是第二次光辉战争了。
“早就开战了,伯劳,英尔维格、高卢纳洛、维京诸国……战争早就打响了。”
海博德语气沉重地说道,划过天际的火光也映亮了他的脸,映亮了每个人的脸,沉默得脸。
逃出了包围圈,银鱼号的速度放缓了下来,洛伦佐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看起来很疲惫了,目光投向了那燃烧的彼岸。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