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dyr0w火熱連載小說 聯盟竊取大師 ptt-第447章 巨龍的蹤跡讀書-on9ut

聯盟竊取大師
小說推薦聯盟竊取大師
简单的解决了午饭之后,两人赶到照片上对应的位置。
拉克丝东张西望,可惜一夜的积雪早已消除了所有痕迹,再者巨龙飞过也不见得会在这里,留下什么痕迹。
“看起来什么都没有诶。”
“稍等一下。”
柴安平微微阖眼,他运起“乘兴”形意,将其化作无数无形的毛绒触角向着四面八方探去,在触角尖端还附带着丝丝缕缕的炼金魔力。
瞬息之间,他所拥有的视角便如爆炸般扩散开来。
这是一种对能量无比高端的运用,他甚至可以辨析附近积雪之下留出的微小缝隙。
能够做到这个地步,柴安平还是意外从风女送给自己的双生暗影里获得的灵感,通过解析这件神奇道具的能量,他领悟了这种强大的能力。
極品掌櫃
——当然,现在被他用来讨拉克丝开心。
拉克丝隐约之间感觉到了一股微风从柴安平的身体涌出,向着周边席卷而去。
她不知道的是,柴安平还顺便在这个视角帮她检查了一下身体。
嗯,很健康。
很快他就从最高的那棵杉木上找到了蛛丝马迹,那是一颗足有百年的老树,针状的树叶上白下青在这严寒之下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
在树冠顶端,柴安平察觉到了一丝奇异的能量。
残留的断枝上沁着一股森冷的寒气,不同于冬天下降的温度,在柴安平的视野中,它呈现出了独特而耀眼的冰蓝色光芒。
“殿下,搂着我的腰,要起飞了。”
“嗯???”
拉克丝总感觉柴安平这句话有点怪怪的。
“我发现线索了!”
见她不动作,柴安平只好补充了一句,拉克丝这才老实的环住了他的腰。
柴安平怕她抓不住掉下去,也伸手提溜住她。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动作了,十分有当初看华农提竹鼠的感觉。
他缩小探查的范围,脚下轻点整个人便带着拉克丝飞了起来,眨眼之间就来到了探索中发现的那棵杉木顶。
“你看……”
树冠的破损并不严重,柴安平猜测这应该只是巨龙掀起的飓风留下的影响。
但一般来说,巨龙翅膀拍击的风浪并不会留下什么痕迹,否则有关巨龙的传说也就不会那么稀少了。
一號人物 君子有道
可能是这头龙脾气比较不好?
柴安平捏着下巴兀自想道。
拉克丝则是一脸茫然:“你让我看什么?”
葵花大師兄 流浪的蛤蟆
“……”
“不然你就看看风景吧。”
“你刚刚是不是在鄙视我!”
“怎么会呢,华生。”
柴安平又想起当初带着拉克丝走街串巷的时候了。
他带着拉克丝,开始顺着昨夜里巨龙飞行的方向追寻下去,在保持一定范围的探测下果然又发现了下一处的痕迹。
因为乘兴并不适合长途飞行,飞得越久速度便会越慢,所以有时候柴安平还得想武侠片一样,轻轻踩几脚树梢,好重新获得初速。
顺着一出出的痕迹追索下去,他发现这头隐于世外的巨龙根本没有藏匿踪迹的想法,沿途他们甚至还看到了被摧毁出来的一片空地,杉木倾折,到处都是深色的冰碴子ꓹ 难以融化。
这场面就算是拉克丝都能知道是巨龙造成的。
“看起来这是头冰龙。”
据柴安平所知,希瓦娜的生母ꓹ 那头死在了德玛西亚军队围攻之下的恐怖魔龙便是一条冰龙。
当时两头巨龙针锋相对,在天上打得血肉纷飞,是瓦罗兰大陆罕见的奇景。
“那这就有点意思了……”
混元
首先ꓹ 当年那头凶残的魔龙必定是死了,连身上的血肉都被制成了装备ꓹ 头骨都挂在黎明城堡的展厅里,但是这头叫做“伊瓦”的巨龙并不只诞有希瓦娜一颗龙蛋ꓹ 柴安平回忆背景ꓹ 他记得当时母龙放弃追索偷盗龙蛋的人类是因为龙巢里还有几颗未孵化的龙蛋。
“这难道会是希瓦娜的兄弟姐妹?”
鯉族崛起 南社村
巨龙之间根本不讲所谓的伦理纲常,以他们的生命层次和繁衍难度不存在这些概念。
就像伊瓦会毫不犹豫地追杀希瓦娜,希瓦娜也会拼死拗断母亲的脖子。
柴安平将这个推测告知拉克丝,引来了少女更大的好奇心。
“那他怎么会摧毁这个地方?”
“不知道……调查一下吧。”
柴安平控制着身体缓缓下落,同时提醒道:“你自己放个防护罩,这里的温度你恐怕受不了。”
重生之超級富二代 左手
考驗
“知道了!”
拉克丝对于光盾魔法非常熟悉,当初要不是她不间断给众人施加防护ꓹ 恐怕都撑不到柴安平砍死塞拉斯的时候。
“你呢?”
“我不用。”
柴安平摆手,气机一荡ꓹ 灼热的温度就将他四周的寒冷全部驱散。
拉克丝一脸懵逼:“你都可以驱散寒冷了为什么还要我打开护盾?”
本着多锻炼她魔法能力的柴安平面不改色:“这不是二重防护嘛ꓹ 我是怕你被冻伤了。”
賊女皇後 蜃樓公子
拉克丝顿时甜甜的笑了起来。
两人落到中央处ꓹ 这处被强行轰出来的空地呈放射状向外延伸尖锐的冰柱ꓹ 龟裂的痕迹如同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散布开去。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中心的撞击点。
倒塌得树木已经是连木心都被动了起来,柴安平试着敲了敲ꓹ 这些冰柱便一点点破碎开来。
“格雷西ꓹ 你快来看!”
蹲在地上扒拉着什么的拉克丝朝他招手。
自己的宝贝华生是发现了什么吗?
柴安平赶紧凑了过去。
怪力蘿莉:無敵萌寶來敲門
“你看这是什么?”
拉克丝指着地上一个手臂大小的尖锐物ꓹ 因为被冰冻,所以看不出原来物体的颜色。
柴安平看着这玩意沉默了片刻ꓹ 渐渐地感觉到了一丝肝疼:“你说,这是不是像个鸟喙?”
拉克丝:……
“啊这……”
从鸟喙的体积来看,这只目前来看痛失鸟嘴的生物绝对不小,拉克丝也就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鸟才没往这个方向猜。
柴安平不是什么生物专家,没办法从这个鸟喙的形状辨别出来这是什么珍稀物种,当然……这鸟大概率已经跟中心处的冰块混为一团了吧?
夙韻灼情
“破案了,华生。”
柴安平笃定的说道:“这只鸟不知怎么惹到了巨龙,应该是直接被迎面喷了一口龙息。”
“这还用你说!”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