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nzj9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第792章 腰有點酸熱推-h1mju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灞桥边上,虽然艳阳高照,但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却是没有一个人站在树底下休息。
李世民的凯旋大军今天即将回到长安,这个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城。
以李承乾这个监国太子为首,朝中大臣,有一个算一个,全部都来迎接了。
就连萧瑀这样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的老臣都拄着拐杖,在婢女的扶持下站在太阳底下等着。
此处出征,没有劳民伤财,没有大的将士伤亡,但是却是几乎把强大的高句丽给灭了。
这给大家带来的冲击还是非常大的。
特别是长安城里头的藩国使臣,全部都重新衡量了一番自己和大唐的差距。
“九条君,听说你家大郎在这一次的高句丽之战中也立下了功劳?”
在迎接人群的角落里,倭国副使伊藤站在九条信一身边,瞧瞧的说着话。
“浩之追随楚王殿下已经十年有余,今日能够立下些许功劳,也算是没有辜负楚王殿下的栽培。说实在话,我这个当父亲的,都已经许多年没有见到他了。”
九条信一对自家儿子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
虽然《大唐日报》等报纸上并没有大肆渲染九条信一这些人的功劳,但是高桓权的大军突然全部倒向了大唐,这背后的故事,绝对是许多人都很感兴趣的。
一向是喜欢剑走偏锋的《月亮报》,就派人专程去登州和平壤打听,然后取得了第一手的消息,让《月亮报》的销量暴增了三成。
“大丈夫志在四方,大郎能够在楚王殿下手中做事,这辈子算是稳了!如今国内是什么局面,你我其实都很清楚。难波津已经彻底掌握在东海渔业手中,石见银山附近更是任何一个倭国人都不可以随意走动。说句难听点的话,倭国如今已经是大唐的半个道了。”
伊藤在大唐也算是待了好几年,倒是认得清现实。
说的不好听点,倭国现在就是东海渔业控制之下的一条狗,让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否者分分钟收拾你。
大唐皇家商业钱庄已经在倭国难波津和奈良等好几个大的城市有分号,所有倭国的赋税收入都要通过钱庄来给到奈良朝廷。
不过,东海渔业也没有把事情做绝,面子上倭国朝中上下还是很好看的,毕竟他们如今在百济那边都占据了几个城池。
在东海渔业的帮助下,倭国已经向百济迁移了超过三万百姓,大有彻底占据那块飞地的意思。
当然了ꓹ 你要是想占的太多,东海渔业就会“运力不足”了。
“唐人有句话叫做‘宁做太平犬ꓹ 不做乱世人’,放在国家层面上,其实也是成立的;那就是宁做强国的附属ꓹ 也不要贫穷的独立。大唐如今是天下最强大的国家,倭国作为一个小国ꓹ 如果一味的追求独立自主,那么永远也不可能追上大唐ꓹ 也很难斗得过百济、新罗。但是依靠在大唐这棵大树下面就不一样了ꓹ 分分钟可以收拾那些不听话的小国。”
九条信一对现在自家的状况,以及倭国的状况,都还是挺满意的。
这个年代,大部分国家的民族自豪感也还没有那么强,让倭国拜倒在大唐的强大之下,并没有哪个国家会看轻他们。
“确实是!放眼大唐四周,强大的东突厥人被灭了ꓹ 吐谷浑被灭国了,吐蕃国被打的当起了缩头乌龟ꓹ 薛延陀也成了过往云烟ꓹ 就连曾经不可一世的高句丽ꓹ 也四分五裂。而我们倭国却是能够在这种情况下ꓹ 开疆拓土,那都是做出了正确选择的后果啊。”
“嗯ꓹ 楚王殿下有一句话ꓹ 选择比努力更重要!现在想起来ꓹ 还真是非常有道理呢。”
“是啊,这一次浩之从高句丽回来ꓹ 我准备让他在长安城定居,跟杏香也有个照应。九条家的子弟,今后也都是从识字开始就前往大唐进学,早早的融入到大唐的氛围之中。伊藤君,你也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九条家族是倭国里头追随大唐彻底的家族。
再見,洛麗塔 莉莉菲
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九条家族就是大唐在倭国的代言人。
伊藤跟九条信一搭档了好几年,彼此之间印象还不错。
所以九条信一也有计划把他也进一步的拉到自己这边。
这样在奈良城,自己的力量就会更加强大。
“嗯,我晚上回去就写一封家书,让家中的大郎、二郎都来长安城,以后我们伊藤家,也将坚定地追随大唐的脚步。甚至我还可以安排家族的武士来到大唐听候楚王殿下差遣。”
如果以前伊藤还有那么一丝犹豫的话,那么现在大唐轻而易举的灭掉了高句丽,则是让他放弃了最后的侥幸心理。
“让开,你们让开!”
九条信一还准备跟伊藤好好的交流一下,结果却是被几只高大的獒犬给挤开了。
“热死我了!这都马上要冬天了,居然还这么热,要是有一根雪糕吃就好了!”
不用说,这帮在这个场合还敢如此嚣张的人肯定就是以小玉米为首的军团了。
只见小玉米一只手不断的拉扯着衣领,好让风能够吹进去,另外一只手朝着额头挥手。
丫鬟是没有资格站在最前头的,所以她身边除了程梅、程兰、程竹等几个,就剩下各自手中的獒犬了。
九条信一在长安城待了这么多年,自然是认识小玉米的。
看到她将自己挤在一旁,然后走到旁边的树底下乘凉,一句屁话也不敢多说。
“小玉米,姑姑要是知道我们今天偷偷的溜出来,估计会打你屁股呢。”
今天出来迎接大军凯旋的,没有女眷。
基本上不是朝中大臣,就是各家勋贵。
也就是小玉米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才敢在这里乱闯。
其他人也都知道这是楚王殿下的嫡长女,如今李宽刚刚高句丽大胜而回,谁敢惹他?
自然而然的,小玉米带着程家的七个小娘子跑来凑热闹,就没人敢说什么了。
反倒是站在李承乾身边的李厥,很是羡慕的看着小玉米。
他也不想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好累啊。
但是,身为太子殿下的世子,李厥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根本就不敢乱来。
“我才不怕呢,等一会我阿耶就回来了,我是专门来迎接阿耶的,他看到我肯定很高兴。阿耶很高兴了,阿娘自然也就很高兴了,怎么会打我屁股呢。”
小玉米人小鬼大,已经把程静雯的性格摸得七七八八了。
事实上,她知道程静雯她们其实也是很想出来迎接自己阿耶的。
“舅舅回来之后,我们就自由了,以后就不用每天都从早到晚待在幼儿园里头了。”
别看程梅平时都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其实哪个小孩不贪玩的?
像是小玉米这样“不听话”的孩子,有时候反而活的更加幸福。
而程梅这种“听话”的孩子,往往长大之后会有很多后悔和遗憾。
“这大半年里,长安城也发生了好多变化,到时候我每天都缠着阿耶带我出去玩。你们想不想跟我一起去啊?”
小玉米脸上突然露出了狡黠的表情。
“想!”
“当然想了!”
“我也想!”
程梅几个不疑有他,自然纷纷表示想跟着一起去。
“嘻嘻,那回头你记得帮我把三字经抄写十遍,你的字迹跟我最像了,不认真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小玉米一回头,对着程梅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程梅:……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
“魏王殿下,陛下总算是回来了!不过我觉得暂时还是不用去弹劾太子殿下,到时候自然会有其他御史冲到前头。”
人群之中,李泰跟杜楚客站在一个显著的位置,低声窃窃私语。
今天来迎接大军凯旋的众人,心中都各有各的算盘。
高句丽的这一场战事,不是简单的一场战争。
不说大唐超越隋朝,征服了高句丽这个意义,单单朝廷在辽东设立了辽东道,其中还有不少官员的位置是空着的,就可以吸引无数人的心思。
再加上户部已经全力支持幽州到营州、营州到辽东城的水泥路建设,之后还准备开建辽东城到乌骨城和新城的水泥道路,背后蕴含的商机,可不是一点点大。
登州那边的消息,也都传到了长安城勋贵耳中,大家心中也都有各自的算盘。
不管是安排家中子弟去辽东道为官,还是安排下人去辽东道经商,亦或是让府上的作坊能够在辽东大开发的过程中能够分到一杯羹,反正新设的辽东道,背后蕴含着各种各样的利益。
自然而然的,李世民回京之后,朝堂上也会变得热闹起来。
“我知道!不过我就是忍不住太子那副得意的神情,好像大唐真的是他的天下了!他也不看一看,百姓们希望大唐一名坡脚的皇帝吗?”
李泰一点都不以自己的大腹便便为耻,反倒是在那里看不起坡脚的李承乾。
在魏王府宅了大半年,本来就很胖的李泰,如今是上厕所都只能看到水流,看不到水龙头了。
機甲天魔 花果山87
“这一次楚王殿下再次立下大功,王爷您应该再次展现一下您的诚意。当初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如果王爷能够得到楚王殿下的支持,那么离那个位置就非常的近了。”
杜楚客是魏王府长史,是铁的不能再铁的魏王党。
要想自己以后有好日子过,他只有一个选择。
那就是让李泰登上皇位!
否则,以李承乾现在跟李泰的僵硬关系,到时候魏王府一脉的人,别想有什么好日子过。
这一点,杜楚客还是看得非常清楚的。
“我何尝不知道这一点呢!不过,怕就怕我这个便宜二哥,心中已经有了其他的想法,那个时候,局面就更加复杂了!”
李泰想的东西跟杜楚客不大一样。
在他看来,立下如此功勋的李宽,已经有了点当初秦王李世民的模样。
哪怕是他自己没有什么特别心思,也难保楚王府的其他人不会推着他往前走。
毕竟,楚王党的力量,现在是越来越大了。
市舶都督府!
警察总署!
大唐皇家钱庄!
还有那什么辽东生产建设兵团,凉州刺史、登州刺史,都是楚王府的人。
再加上东海渔业、西北贸易的巨大影响力,李宽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位亲王。
也难怪李泰此时会有别样的担心。
毕竟,李宽再怎么说,身上流的也是李世民的血脉。
哪怕是过继了,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登上皇位。
“王爷多虑了,其实以楚王殿下的实力,他要是真的有别样的心思,直接就可以去海外称王。不管是那个倭国,还是南洋的蒲罗中,甚至是更远的澳洲,其实都是楚王府控制的地盘。哪怕是在岭南,楚王府的影响力也比朝廷还要大上几分。就以属下对楚王殿下的了解和分析来看,他是真的无心皇位,否者长安城里就不是现在这幅模样了。”
杜楚客的看法跟李泰显然不大一样。
作为长安城里冉冉崛起的大人物,无数人都把李宽的一举一动拿出来研究,希望从里面琢磨出挣钱的路子或者是其他的东西。
作为魏王府长史,杜楚客自然也对李宽做了一番调查和研究。
“希望是像你说的那样吧!好在父皇身体尚可,否则要是跟母后那样卧病在床,那才是麻烦!”
李泰暂时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李宽的实力一天比一天强大,远远的将自己甩在了后面。
……
“嘚了!”
“嘚了!”
当灞桥旁边矗立的华表上面的大笨钟敲响了下午两点的响声之后,远处总算是有了动静。
先是漫天飞尘滚滚而来,紧接着就是越来越急促的马蹄声飞奔而来。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很显然,李世民是直接带着骑兵飞奔回长安的。
这倒不是说长安城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去等着他处理,纯粹是想过一把金戈铁马的生活,让迎接的朝臣们感受一下将士们的军威。
“陛下,估计是太子殿下带着百官来迎接大军凯旋了!”
远远的,李宽就看到了前方黑压压的一片人群。
为了表示诚意,李承乾这也是够折腾的,直接带着满朝文武来到灞桥迎接大军。
可惜,这个举动主动不会是什么加分项。
“有这精力,倒不如好好的把政事给处理好了!一会我们不停留,直接进城!”
李世民这一次大了个超级大胜仗,已经不需要通过这些迎接的礼仪来展示大军的威风了。
再说了,这段时间他也不是真的对长安城里的事情一点也不清楚。
很显然,李承乾做的事,并不让他感到怎么满意。
再加上想要尽快见到卧病在床的长孙皇后,李世民不想浪费一个时辰在虚头巴脑的迎接礼仪上面。
就这样,在一帮朝臣目瞪口呆的表情之中,凯旋的大军直接从迎接队伍的身旁擦过,直奔长安城而去。
只留下房玄龄几个跟大家说话,招呼着回城。
这可让辛辛苦苦做了不少准备的李承乾傻眼了。
自己还想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展示这个太子殿下的与众不同呢。
结果连句话都没有说上,李世民就直接回城了。
李承乾不乐意,李宽倒是开心的不得了。
啥也不搞,直接回家多好啊?
貓靈鏡魅 秋碩
和妻生財 leidewen
所以在快到楚王府别院的时候,他直接就跟李世民打了声招呼,连长安城都不进了。
这个时候,谁也不能阻止他去见程静雯和武媚娘。
不离开长安,还感受不到两个王妃的好。
这在平壤过了几个月单生狗的日子,李宽无比的怀念家中的娇妻了。
二十出头的年纪,是女人最美好的年华。
既有几分少妇的味道,又不缺少女的气息。
……
一品廚娘:吃定君心
“绿竹,你看是这一套裙子好看,还是紫色的漂亮一些呢?”
“哎!好像多了一些肉,穿起来有点紧呢!”
“绿竹你再帮我挑一个好看的耳环,要王爷喜欢的款式!”
終極罪惡 朱維堅
楚王府中,程静雯正像是无头苍蝇一样的在房间里打理着自己,希望将最漂亮的一面展现给李宽。
“我觉得您身上这一套最适合了,跟娘娘您第一次认识楚王殿下的时候,是同一个款式的衣服。虽然这种款式已经不是最新潮的了,不过,我觉得今天穿着一套,应该更有感觉。”
绿竹围着程静雯转了一圈,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第一次认识王爷的时候的衣服?”程静雯俯首看了看,“还真是呢,那就这套了!你再帮我描一下眉毛,王爷最喜欢那种羽玉眉,你手脚麻利一点。”
“娘娘,今天太子殿下带着朝中百官去灞桥迎接大军凯旋,王爷肯定没有那么快回来的,您不用着急!”
绿竹嘴上是这么说,手脚却是非常利索的在忙碌着。
而她自己,则是早上一起来就已经拾掇好了。
“王爷回来了!”
“王爷回来了!”
没想到刚过了一会,院中就传来欢呼声。
很显然,是李宽已经回到府中。
这个时候,程静雯也顾不上自己的羽玉眉还没有画好,直接就提起了襦裙,往房门口冲去。
而在大厅之中,李宽已经笑容满面的跟着武媚娘、晴儿、来福等人在那里说着话。
“王爷!”
当程静雯气喘吁吁的来到李宽面前时,脸上的喜悦之情,是怎么也控制不住。
这个时候,她也不管什么主母的威严,就像是一个小姑娘一样的站在那里,就差没直接扑到李宽的怀中了。
“静雯,这大半年,辛苦你了!”
李宽牵着程静雯的手,也是开怀不已。
“王爷你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要不要先去沐浴?”
一旁的武媚娘提出建议道,“我已经让晴儿安排人准备好了热水。”
虽然新式的洗手间在楚王府已经普及开来,但是在一些庄严的日子里头,沐浴还是很传统的在浴房里头,泡在大木桶之中,由人专门帮忙李宽沐浴。
“好!”李宽伸手也牵着武媚娘的手,“那就有劳两位爱妃了!”
往常,一般都是晴儿伺候李宽沐浴。
隋唐程静雯和武媚娘也干过这个活,但是两个人一起帮忙,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
偏偏今天李宽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了这话,搞得程静雯和武媚娘都满脸通红。
不过,大半年没有见到李宽,两个人都很是想念。
所以就都当起了鸵鸟,低着头任由李宽拉着往浴房里走去。
所谓小别胜新婚,这程静雯和武媚娘在浴房里帮忙,刚开始是真的在帮忙。
但是,到了后面之后,帮着帮着就变了样了。
要是其他时候,不管是程静雯还是武媚娘,都有着一副傲娇的内心,怎么都无法接受跟对方一起伺候李宽。
玉炉冰簟鸳鸯锦,粉融香汗流山枕。帘外辘轳声,敛眉含笑惊。
柳阴烟漠漠,低鬓蝉钗落。须作一生拼,尽君今日欢。
李宽想了好几年的事情,今日总算是得以实现。
这一个澡,足足洗到了天黑。
“王爷,都怪你,我都要没法见人了!”
等到重新穿戴好衣服,准备去吃饭的时候,程静雯脸上满是红晕的抱怨着。
反倒是武媚娘想开了,坦然的接受了现状。
反正她早就接受了李宽先有程静雯的事实,如今只不过是把这个局面往更加特别的境况推进了一步而已。
以武媚娘的适应能力,自然不会再作小女儿装的抱怨。
这也算是她跟程静雯性格的区别之一。
“哎哟!我这老腰,要不行了!”
李宽没有接程静雯的话,反倒是一手扶着腰,故意装出一副非常难受的样子。
“啊?王爷你怎么啦?”
这下,程静雯立马就顾不上抱怨,连忙紧张的扶着李宽。
就连一旁淡定的武媚娘,也不淡定了。
她可是很清楚刚才三个人有多么疯狂,这要是把李宽的腰给伤了,那可就……
“没事!就是有点酸,腿有点软而已!”
李宽见顺利得转移了程静雯的注意力,立马就直起了身子。
腰酸是真的!
腿软也是真的!
不过,转移话题也是真的!
要不然以程静雯的性子,估计以后李宽就再也没有机会再现今天这样的场景了。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