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esgdf人氣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起點-第九十六章 苦命鴛鴦相伴-8nxg3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贾院长扶了扶根本就纹丝不动的眼镜,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
三夫臨門:娘子請自重
耀阳看了看我,我微微地点了点头。
耀阳突然笑了笑,说道:“贾院长,首先感谢您亲自出手啊,不过,我就是想问问,你们当初给我们设计时,不是拿着尽善尽美的标准,给我们设计的吗?现在和我们说,有弊端,让我们改图纸,还要收我们钱!是这个意思吧?”
贾院长还是没说话。
那人开口解释道:“不是的,张总!当初我们设计的时候,肯定是以最好的目标设计的,但这个只是我们的愿望,由于个人能力问题,肯定不能像贾院长那样,想得那么周全,所以……”
耀阳接口道:“所以,你们当初就没把我们当回事儿,随便找个人就帮我们设计了,然后现在通知我们,那个设计师能力不行,临时换上这位贾院长,那你们当初干什么吃的了?跟我这儿耍猴玩呢?我管你什么院长,不院长的!我告诉你们,我们花了钱,就要最好的服务,钱我不是不可以给,只是应该之前就说好了的,是多少就是多少!你以为,你们做室内装修设计呢?我这么大的工程,你现在告诉我,当初的设计师能力不足!甭跟我这儿瞎扯淡!”
劍屠天碑 端月
贾院长马上站了起来道:“不可理喻!不可理喻,根本没办法和你们这种人沟通!咱们走!找他们集团领导去ꓹ 找真正说得算得人去说!”
说完,就要走。
我叫住了他说道:“别急着走啊!话还没说完呢!”
那跟班的问道:“这位是?”
文化入侵異世界
耀阳冷哼了一声道:“说得算得人!”
我指着那跟班说道:“这里没你的事ꓹ 你先出去!”
重生明末當皇帝 夏烽原
那人愣了一下,我继续对着贾院长说道:“我不想让你,当着你自己的下属面丢脸!”
贾院长可能被我的气势吓到了ꓹ 挥了挥手,让跟班的先出去。
关上门后ꓹ 我对着贾院长说道:“你之前知道我们这个项目不?”
贾院长点了点头。
我再次问道:“你过问过没有?”
贾院长摇了摇头。
我又问道:“那你为什么现在想起我们的项目有问题来啊?”
贾院长犹豫了一下,回答道:“图纸过审的时候ꓹ 我看了一眼ꓹ 觉得有问题!”
我哦了一声问道:“是项目设计有问题啊?还是像你们刚刚说的,可以设计的更好啊?”
贾院长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其实是可以做到更好,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们项目好,不然,我就不操这个心了!”
我笑了笑道:“那还真得多谢谢你了!打算要我们多少费用啊?”
贾院长急忙回答道:“30万,就30万!”
我嗯了一声道:“不多!这30万是你们设计院收啊?还是你一个人收啊!”
贾院长急忙说道“院里面收ꓹ 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惊讶地说道:“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那贾院长还是古道热肠,高风亮节啊!就没什么奖励和分成?”
贾院长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我哦了一声道:“这就对了!这钱啊ꓹ 我们可以出ꓹ 不过眼下有个问题ꓹ 我想让你们解决一下!”
贾院长听见钱可以给ꓹ 态度急忙变好了很多道:“没问题,我来就是解决问题得ꓹ 说吧ꓹ 什么问题!”
我叫了袁志远进来ꓹ 吩咐道:“找个人,带着这位贾院长下去负二层看看ꓹ 是他们设计上的问题,还是咱们施工上的问题,我需要一个准确的答案!”
贾院长一愣,问道:“负二层下面怎么了?”
我答道:“你先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袁志远带着贾院长一群人,去了地下室。
耀阳问我道:“这和他们有关系吗?不是水压太大被冲垮的吗?”
我哎了一声道:“你看过没有,你觉得是地上的水,冲垮的挡土墙?我觉得是地下水的静水压力,导致的防水层脱离,如果是地上水的问题,就和他们设计院没关系,但如果防水层脱离了,我觉得就是地下水的问题,这就跟他们设计院设计防水层时,脱不了关系了!我看过图纸的,以咱们项目的地下水位来讲,必须设计一级防水层,可你看看图纸就是普通的二级防水层,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耀阳拿着图纸看了半天,恍然大悟道:“我怎么就没注意到呢?你怎么变得这么专业啊?你不是学机械自动化的吗?土建你也懂啊?”
我笑了笑说道:“你忘记我以前卖过防水材料了!我当时看这图纸的时候,我就觉得这防水是不是太不重视了,后来想想只要混凝土打的够厚,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现在想想,还是大意了!不过,不要紧,这责任啊,我得算在他们头上,还想和咱们要钱?咱们是谁啊?”
耀阳笑着说道:“风过留痕,雁过拔毛的主儿,乞丐见到咱们都得给咱们捐钱的人,还想从咱们身上占便宜,想瞎了心了!”
一个多小时后,他们才缓缓走了回来,研究了好半天,贾院长才推开门,走了进来,严肃地说道:“我看过了,我确定我们的设计没有任何的问题!我分析了一下,造成挡土墙下陷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前段时间雨水太大,冲刷的挡土墙下陷,另一个原因是施工人员不负责,打混凝土的时候捣振不够!”
耀阳笑呵呵地说道:“专业人士,就是专业人士啊!那我想想问问贾院长,这种情况下,我们该怎么补救呢?”
贾院长故作思考道:“这个问题吗?我们可能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才能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来!”
我好奇地问道:“什么时候能给出答案来?”
贾院长推辞道:“这个就不好说了!”
我哼了一声道:“不好说?时间拖得越久,我们的滑坡现象就越严重,到时候我们整个地下室,不被全部给埋了啊?那我们是不是得重新开挖了啊?”
贾院长同样冷哼了一声道:“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设计好了,你们不严格按照施工标准来,我们也没办法啊!”
我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啊!那好,麻烦你回去把你们院长请过来,咱们坐在一起好好讨论下,这个问题到底怎么解决?”
贾院长撇了撇嘴说道:“就你们这样的项目,不值得我们院长亲自来吧!你想什么时候,我就陪你什么时候开,难道我这个副院长级别还不够吗?”
耀阳摇着头道:“真不够!不是级别不够,是水平不够!你赶快回去传达我们的意见吧!看看你们上头到底是怎么个意见,不行的话,我们就直接找你们上一级领导去说这事!真当我们是傻子啊!”
贾院长还是一脸不屑,但没在拒绝。
他们走后,耀阳急忙拿起电话,和省二院的老院长,说了一下大概的情况,并找人拿了图纸过去,反馈回来的信息就是防水设计等级不够。
晚上,我们一起吃饭,找了一家港式的茶餐厅。
这家餐厅里面的装修,完全是按照我们观看港片时,那些茶餐厅的设计。
连店里的伙计,都和电影里的如出一辙,东西就很一般了,而且很贵。
一个叉烧饭,就得32块,一个鸳鸯奶茶得都18块。
耀阳也是闷闷不乐,本来自己倾尽全力做的项目,现在搞成这样,他这个项目经理责任最大,一盘烧鹅饭,饭都吃完了,一块烧鹅没动。
大家都不太想讲话,都各有各的心事。
也只有小歪是开心的了,一天都是他喜欢的食物,晚上这顿饭也是他最喜爱的,天天跟着我妈吃东北菜,估计他也是吃腻了,粤菜的山水豆腐,沙姜鸡都是他最喜欢吃的,还吃了一整只乳鸽,吃完了这些,还不忘盯着薛琪盘子里面的叉烧。
薛琪不声不响地把自己盘子里的叉烧,都放进了小歪的盘子里,小歪不敢吃,偷偷地盯着我,看我没留意他,急忙放进了嘴里,没嚼几口就吞了下去。
薛琪有点心疼地说道:“你慢点吃,不够一会儿我再点!”
爛柯棋緣
我没理会他们,对着耀阳说道:“你也不用郁闷了,这事和你也没什么关系,是他们设计上的问题,专业性的东西,你不懂,也不能怪你!第一次做项目,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别对自己太苛刻了!”
袁志远也劝道:“是啊,耀阳,咱们技术总工他们都没看出来,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况且现在就是耽误一点工期,不会对工程造成太大的影响的!”
耀阳自责道:“你都看出来了,我这个负责项目的,没看出来,这就是我的问题啊!我这一辈子也没做过什么正经事,好不容易真真正正地做点自己喜欢的,认真做的事,还搞成这样,我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我突然笑了笑道:“我认识的耀阳,突然没自信了,我还真是不习惯了!最多就是花点钱的事,再说了,这钱肯定不会咱们出的!这已经比我预期快很多了,这才刚刚开始呢,后面要做的事多着呢,你现在就灰心丧气的,那后面的事怎么办啊?”
耀阳也跟着笑了笑道:“要你安慰我啊!吃你的饭吧!你干什么……这烧鹅我留着晚上宵夜的,你别抢啊!”
我吃了一块烧鹅道:“我看你也不吃,别浪费了,真香!”
袁志远也去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说道:“别人的东西就是比自己碗里的好吃,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歪看着大家都往他爸的盘子里夹,自己也偷偷地想去夹一块,耀阳抗议道:“别夹了,再夹真没了!儿子,你也要坑爹吗?”
我看了小歪一眼,说道:“我就奇怪了,平时爷爷奶奶对你不好吗?还是虐待你了,你要什么吃的不给啊?怎么次次出来,都跟饿死鬼投胎似的,你这哪像大户人家出来的娃啊?”
薛琪打着圆场道:“小孩子长身体,能多吃就多吃,没坏处的!”
我摇着头道:“这不是能不能吃的问题,这是教养问题!看到什么好吃的,都想吃,也不问问大人意见,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胜男切了一声道:“还不是学你,你刚刚问过耀阳了吗?不还是夹了耀阳盘里的东西!”
我恼羞成怒道:“我这教育孩子呢,你瞎掺乎什么!”
胜男可不惯着我,揪着我的耳朵说道:“你要教育孩子,就得以身作则,自己都做不好,还说教育孩子,我看我该教育教育你了!”
我急忙捂着耳朵说道:“公众场合,给点面子!这么多人看着呢!”
橫行霸刀
其他几个人一起转过头去说道:“我们没看到,我们没看到!”
饭吃完了,小歪想留下和耀阳说说话,他们父子的确是需要多沟通沟通。
我不放心,就和薛琪说道:“你多多费心点,耀阳脾气急,我怕他真的动手打小歪,孩子再不好,也不能动手打孩子,你帮我看着点耀阳!”
染指皇叔 火小炎
薛琪为难地说道:“陈总,我会的,不过,耀阳他……好像一直躲着我,要是真的不喜欢我,我也没必要……”
我急忙说道:“打住,他要是不喜欢你,他早就说了,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直来直去的!我也不是一定要撮合你们,这得看你们自己发展,真是真心喜欢就去争取下,我也不是夸我哥,我觉得他是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薛琪诚恳地说道:“阿飞,谢谢你,我也相信你的话,只是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强的,一段感情中走不出来,就根本无法进行下一段的感情,我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我也有我的骄傲,但我会去争取得,至于结果如何,谁也不知道!”
回珠海时,就只有我和胜男了。
胜男叹息着说道:“一对苦命的人啊!”
我啊了一声问道:“谁?”
胜男答道:“耀阳和薛琪啊!”
我疑问道:“耀阳我知道,薛琪她怎么苦命了?”

Published in其他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