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j2pm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 愛下-第九百七十二章 井中天地熱推-uytq6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从外域星河而来的,明光族的少女灿莉,嘴角噙着浅笑。
光明,来自灿莉胸腔处,那座她生而具之的“生命祭坛”。
她的“生命祭坛”汲取天地间,宙宇乾坤,千百种光源,是所有光芒的汇聚!
“既然是暗域寒井,就只能被我照亮。”
灿莉用一种舍我其谁的傲然神态,站在井中央,散发着光明。
光明照耀处,这口已在阮釜的力量下,井口封闭的“暗域寒井”,内部的场景,变得秋毫可见。
化魂池,并没有随他一起被扯入井中。
微缩之后的寒妃,在他身前悬停,寒妃明净剔透的蝎尾,锋锐的一端,化作一只冰蓝小手,按向他胸腔。
他胸腔,心脏和玄门穴窍处,已有岩冰覆盖。
寒妃由锋锐蝎尾化作的小手,似乎想要拍碎岩冰,以免他的心脏和气血小天地,被“暗域寒井”的幽寒之力封冻。
低头一看。
他发现他的脚踝,浸泡在井水中,却感知不到冰凉。
确切地说,被井水覆盖的脚踝,其实早没有了知觉,因井水太过于冰寒,令他的血肉纤维、肌体和鲜血都麻木了。
左手五指包括手掌,被一头雪白寒蛟吞入口中,此寒蛟分明是天外异种,蛟龙之身纤细,天然生出的花纹,充满了一簇簇寒冰奥妙。
寒蛟有三只莹白竖眼,虞渊看了一下,就觉得此寒蛟的三只竖眼,内藏三个冰雪皑皑的极寒异地。
除寒蛟外,他的肩膀,腰腹,后颈,皆盘踞着一头头星空极寒异种。
有的异种银白如怪虫,獠牙密布,恶狠狠地蚕食他血肉。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輕羅衣裳
有的极寒凶兽,则如蜘蛛和冰甲鳄鱼,或从未见过的鸟雀,浑身流转着寒能,扑在他身上啃食。
仙武之無限小兵
但凡被这些异种撕咬的血肉,他都没了知觉,仿佛不是自己的。
再次细看,他发现另有两条暗绿怪蛇,缠绕在他浸没在井水中脚踝,拼命地,把他的身躯往井水内拖拽。
似乎,只要他的躯身,完全浸没在井水,他就会被冻结一切。
喀嚓!
寒妃蝎尾化作的冰莹小手,拍打在他胸腔的岩冰,令他胸口冰渣子溅射。
“很多时候,只是彻底的黑暗,就能令人绝望到想自尽。”灿莉笑容明媚,在这口奇异的“暗域寒井”中,她都没什么惧意,“众多被修罗族擒获的生灵,只是被他们放逐到暗域,都不必是极寒深处,隔不多久再看,就发现已经死了。”
“大多生灵,无法忍受没有声音,没有感知,无法看到一点光的黑暗。”
“这样的黑暗,连时间的流失都无法知晓,要不了多久,被丢入暗域者,便会发疯到杀死自己。”
灿莉轻声解释。
“我明白。”
虞渊点了点头,表示完全可以理解,旋即在寒妃的蝎尾,又要来敲碎胸腔岩冰时,他摇了摇头,“不用。”
两条臂骨,筋脉内绯红剑芒,如溪河流淌。
他轻轻阖上眼。
气血小天地中,那座赤红如血的“生命祭坛”,无声无息地旋转。
噗!噗噗噗!
被极寒之力冻结的肢体,一块块的岩壁,逐个炸碎。
那头有着三只莹白竖眼的寒蛟,嘴里顿时血肉模糊,它在吃痛之下,想要逃回井壁缝隙时,被虞渊恢复知觉的那只手,猛地扣住了利齿。
“现在想逃,是不是有点迟了?”
虞渊咧开嘴,森然一笑,那只还塞在寒蛟嘴里的大手,往前一送,直接穿到寒蛟的腹部。
寒蛟的头,一下子到了虞渊肩膀处,和另外一头盘踞的异种撞在一块。
呜!呜呜!
异种寒蛟似在尖叫,可因为虞渊的整条胳膊,都在它身体和嘴里,它的惨叫声听着就很怪异。
再然后,绯红剑芒在这头异种寒蛟体内闪耀出来,寒蛟身体如有绯红闪电疾射。
其余出自外域的极寒凶兽,也是一样的处境,也在灿莉释放出光源,在虞渊看清楚眼前现状之后,纷纷被虞渊反杀。
“保护我哦。”
重生之活在電影裏
灿莉身影一动,有虞渊的眼前,到了他的头顶。
就在这时候,寒阴宗的大长老阮釜,怒容满面地现身井中天地,他从井水中,一点点地浮出了。
井水在他起身时冰冻,让他有了一具被岩冰冻着的,和寒妃相似的冰莹身躯。
“明光族圣女!”
阮釜显形之后,先看了一眼寒妃,旋即盯向了灿莉。
至于虞渊,他竟没去瞥一眼。
“虞渊,此人和一口暗域寒井合道,我要是没猜错,这口暗域寒井,属于修罗王的那位,刚从暗域归来的小儿子。”灿莉低低轻笑着,“这个人,既然炼化了暗域寒井,他只要冲出浩漭天地,就能借助暗域寒井,前往神秘的暗域。”
禦風
星空第一害蟲
民國狂人 鬥氣刃
“在暗域,他如果运气好,没有碰到强大的暗域修罗,没有被杀死,他就能收集暗域的极寒力量,还能聚涌暗域独有的黑暗魔能。魔宫,那些修炼黑暗力量者,都可能要去讨好他,从他手中获取来自于暗域的黑暗能量。”
灿莉出自天外,明光族乃天地间,最厌恶,最忌惮参悟黑暗力量,洞悉真谛者。
这一代魔宫之主,就因重创明光族当代族长,奠定了他在魔宫至高无上的地位。
当代明光族族长,体内并没有天生的“生命祭坛”,她灿莉才有。
她,也被明光族视为,将来对付魔主檀笑天的关键。
正是如此,她对和黑暗相关,和黑暗能量相关的奇地,宗派和异人,从小就着重学习,也从而明白暗域的奇特。
咻!咻咻!
条条赤红血芒,忽从虞渊胸腔狂飙而出,瞬间刺透了那些啃噬他血肉的,被阮釜圈养的外域极寒凶兽。
赤红血芒“汩汩”地吞咽,将那些极寒凶兽体内的鲜血,肉块,一起抽离出来。
十几头不同种类,阮釜费解千辛万苦,从天外不同域界,捕捉收集的异种凶兽,顷刻间秒死。
“虞渊!”
阮釜终于将视线,从灿莉和寒妃身上,移到了虞渊。
虞渊朝着上方凌空漂浮数秒,看着脚踝处悬挂着的,两条已经死去,被“生命祭坛”抽离了血肉精能的灵蛇,“看来你对我,还真是完全不了解。”
他怀有一座夺天地造化“生命祭坛”,血神教是知道的,曹逸假扮安岕山时,当然也心知肚明。
曹逸,并没有将这个秘密告诉别人。
至少,阮釜是一无所知。
以此类异种凶兽,来啃食自己,来撕咬吞噬他?
只要脑子是清醒的,只要“生命祭坛”未被冻结,还能运作释放力量,这些只相当于七级大妖的寒兽,压根就是送上来的饕餮盛宴!
“你圈养它们,想一点点提升它们的力量和等阶,供你在将来驱使,增强你的力量。”虞渊微笑着,再次说道:“可惜啊,它们还没有来得及成长起来,没有达到能够和我抗衡的高度。”
他猛一震动身躯,一头头寒兽干瘪的尸身,便离体而出,纷纷落水。
“自在境,合道这口暗域寒井,我人是在你的井中,你的确有足够硬气的资本。可你阮釜有没有想过,你的这口暗域寒井,还有你本人,同样也在陨月禁地啊!”
虞渊放声大笑。
極品狂少 暗夜亡靈
……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