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25l5r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四重分裂 微葉梧桐-第九百二十七章:小酌看書-2fz7e

四重分裂
小說推薦四重分裂
“时间是七个小时前。”
墨檀轻盈地侧过身体,分外从容地躲开了君芜喷出的那口甜柠水,倚在同样陷入短路状态的旅舍实习生琉沐·琴科贝尔身后笑道:“截止到现在为止,这件事的主要知情者分别是黄金之城考古家协会、叫做常磐‘旅团’的可疑组织,以及……君老板你这位自由之都无夜区云游者旅舍的负责人。”
过了好几秒,总算把气喘匀的君芜没好气地瞪了墨檀一眼:“你是故意卡着我喝水时候说的吧!”
“做人要讲道理,明明是你希望我能提供点足够有营养的话题诶~”
醫行大唐 淡然飄過
墨檀满脸无辜地冲君芜耸了耸肩,然后从后面揽住小刘的肩膀,伏在其耳边轻笑道:“怎么样,刺激不刺激?”
可怜的实习生打了个哆嗦,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刚才听到的那则消息无论从哪种意义上讲都太刺激了。
虽然被墨檀用颇为暧昧地姿势从后面搂着,但这位胆小内向的精灵小姑娘却是一动也不敢动,尽管她并不喜欢这样,却完全没有推开对方的勇气。
琉沐·琴科贝尔并不傻,虽然并不是那种特别思维敏捷的类型,但却也有着绝不会低于平均水准的智力,鉴于她的心思一向细腻,所以很清楚这位自从无夜区旅舍开张起就频频出现在这里的‘檀莫先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
尽管身边的克罗、羽莺也都不是什么普通人,借住在这里很长时间的、平易近人的蕾莎女士……嗯,现在的蕾莎·凯沃斯女伯爵更是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其力量与手腕,但归根结底,克罗也好、羽莺也好,乃至这两天在自由之都某些阶层中引起了广泛注意的蕾莎·凯沃斯女伯爵也好,跟‘檀莫先生’的性质都截然不同。
能在这种地方‘实习’,琉沐自然不会是那种天真纯良的端茶小妹,事实上,放别的地方这姑娘至少也得是个天真纯良的精干情报员,虽然天真纯良的本质难以改变,但要论起精干、论起工作能力,琉沐·琴科贝尔可是旅社最新一代基层员工中的佼佼者,否则也不可能被派到被不少高层看好的君芜这边来当实习生了。
组织唯一指派实习生,这一身份的含金量其实一点儿都不小!
但饶是如此,琉沐·琴科贝尔,也就是已经被大家叫了好些个月的小刘依然是这间旅舍中存在感最低的一个。
雷電法師Ⅱ 何華彥
不是说她不努力,也不是因为她故意想要低调,事实上,小刘在实习过程中还是很上进的,但这毫无意义。
君芜和未鸯两人就不说了,看看克罗,堂堂云游者旅舍大老板的弟子,在这儿又当库管又当伙夫又当小二又当门童又当会计的,明明有着令人发指的业务水准却俨然一副食物链最底层的德行ꓹ 这让小刘怎么不慌?
再看看羽莺,虽然她在情报收集、整理、筛选、分类等方面不如科班出身的小刘ꓹ 但人家也不是靠这个吃饭的啊,别的不说,现在无夜区这片儿的十里八街就没几个不知道‘小樱酱’的ꓹ 每天光是她自己一个人收到的小费和忽悠出的营业额都快抵得上一间寻常旅舍半个月的收入了。
有这么两个同事在旁边杵着,小刘同学能有什么存在感才怪呢。
当然ꓹ 就像之前说的,虽然存在感并不是很强ꓹ 但小刘在能力和智力方面都不算差ꓹ 尤其是被君芜不负责任地教导了很多理念颇为超前的生意经,被举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例子开拓了视野后,她的境界已经算不上低了,而这份‘境界’越高,身边‘檀莫先生’在他眼中就愈发地深不可测。
檀莫先生跟老板关系匪浅,这是小刘最开始就看出来的。
檀莫先生跟蕾莎女士暧昧不清,这也不是什么难以察觉的事。
檀莫先生在不知不觉中指定了一个计划ꓹ 谈笑间便让一个中等规模的觅血者家族全面沦陷,直接沦为蕾莎女士当晚所继承的凯沃斯家族附庸ꓹ 这是后知后觉的小刘早些时候完全没能想到的。
就算是羽莺那种能够完美控制住情绪ꓹ 碰到再糟糕的客人都能热情大方、笑脸相迎的女孩ꓹ 在檀莫先生面前都没办法保持冷静。
就算是给人感觉深不可测、什么事都比自己做得更好的克罗ꓹ 也很难在与檀莫先生处于同一环境下时保持淡定。
然后,就在刚才ꓹ 小刘亲眼目睹了这位檀莫先生用聊家常的口吻告诉自家老板ꓹ 七小时前有一条巨龙出现在黄金之城的郊外ꓹ 袭击了黄金之城考古家协会的探索队,而在这个过程中ꓹ 还有另外一条名叫克里斯蒂娜的巨龙力挽狂澜,虽然其中掺杂着一些诸如‘玩家’、‘排行榜’等她听不懂的内容,但这并不妨碍这位心里承受能力本就不高的姑娘直接被惊到了近乎于短路的状态。
这位檀莫先生到底是何许人也!?
他究竟掌握着怎样可怕的情报网,能在短短七小时内掌握这种分量堪称恐怖的情报!?
琉沐·琴科贝尔人傻了。
在这种情况下,别说墨檀亲昵地揽住了她的肩膀,就算墨檀能够无视系统的限制直接对其进行袭胸等糟糕的操作,这姑娘都未必能反应过来,就算她能反应过来,也未必有那个胆子去抵抗。
不过小刘是傻了,这家旅舍的主人、早就和墨檀交换过不知道多少情报的君芜可没傻,所以他直接上前把墨檀的爪子从小刘肩上拍开,冷冷地说道:“不要骚扰我家员工,实习生也是有人权的。”
“行行行~”
墨檀也不气恼,只是抬起自己手中那杯几乎没怎么兑果汁的饮料,倚在柜台后慢条斯理地浅酌了两口,悠然道:“按照你们云游者旅舍的规矩,刚才那条情报大概能值多少钱啊?”
“如果情报属实,十万金币应该还是有的。”
君芜也没藏着掖着,直接对墨檀报出了市场价,然后话锋一转,举杯向墨檀致意道:“但鉴于你刚才完全只是在自曝消息,完全没有任何的交易成分在里面,所以无论那条情报属不属实,都算是老子自己收集来的,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小刘再一次被震惊了。
“看见没,学着点儿。”
墨檀吹了声口哨,转头对小刘莞尔一笑:“只有像君老板这样能有理有据地跟你臭不要脸的人,才是真正的生意人。”
小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然后又使劲摇了摇头,偷偷打量了一眼自家老板的脸色。
结果君芜不但没有显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甚至还补充了一句:“不仅仅只这样,你还要学会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跟要脸的人聊天和跟不要脸的人聊天完全是两个概念。”
“哈哈哈哈哈哈,君老板你太幽默了真的是。”
墨檀大笑,举起了手中的甜柠水。
“哈哈哈哈哈哈,檀莫老兄你也彼此彼此啊。”
君芜大笑,眉开眼笑地与墨檀碰杯。
“嘿,瞧你这话说的,感情深,一口闷!”
“干杯!”
两人又碰了一次杯,然后宛若镜像般同步地将手中的甜柠水放在唇边晃了一下,抿都没抿上一口就放下了。
旅舍里只听到后半截两人大笑的客人们一脸莫名其妙。
听到了两人全部对话的琉沐·琴科贝尔一脸莫名其妙。
抱着个托盘忙前忙后的羽莺倒是没莫名其妙,只是低声骂了句脏话:“两个老阴辶。”
“所以说,以一杯凉白开为代价从我这里诓到了十万金币后……”
墨檀微微眯起双眼,似笑非笑地向君芜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后者不假思索地摇头道:“就现阶段而言,我打算什么也不做。”
“呵,这样啊。”
墨檀点了点头,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我过段时间可能会离开自由之都,到时候恐怕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光顾这里了。”
“太遗憾了。”
君芜一点也不遗憾地表示,喜上眉梢。
“离开之前……也可能回来之后,我或许会让你帮点小忙什么的。”
墨檀打了个哈欠,然后便扛着他那把鲁特琴转身向店门口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动身前我会抽时间再来叨扰的。”
君芜则直接坐回了柜台后那把他专属的躺椅上,随手从行囊中掏出了一本《打牌、钓鱼、赛鸟技巧大全》:“不送。”
女囚回憶錄 檻中人
五分钟后
“那个,老板……”
期期艾艾在君芜旁边站了好一会儿地小刘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地问道:“您刚才说的‘打算什么也不做’是指?”
官場新秀 二月二十八
“你完全可以问的更直白些,小刘。”
君芜并没有将视线从手中那本书中移开,只是轻描淡写地说道:“其实就是字面意思,关于檀莫刚才说的那条情报,我既不打算去核实,也不打算上报给总部,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什么也不做’。”
小刘微微一楞:“但是……”
“错失了好大一笔功劳,对么?”
君芜莞尔一笑,摇头道:“毕竟咱们搞情报的就是讲究一个时效性,今天价值十万金币的A级情报,到了明天可能就只值一万金币了,但那又怎么样呢?你觉得现在已经稳坐无夜区分舍一把手的我缺功劳么?”
小刘沉默了。
“换个角度说,咱们这段时间的业绩你一直都看在眼里。”
君芜推了推自己的金丝眼镜,继续盯着书页上那只精壮的陆行鸟:“我们缺钱吗?”
超級玄師系統 鼎定九天
“不缺!”
小刘这次不假思索地给出了回答。
“那么在既不缺功劳又不缺钱的前提下,我们就有了权衡的余裕。”
君芜伸出食指轻轻摩挲着书页上的陆行鸟立绘,轻笑道:“比如说,在无夜区旅舍现在如日中天,地位愈发巩固的情况下,时隔几个月再次抛出这种疑点多多的情报是不是一件好事。”
小刘眨了眨眼睛,不解道:“疑点多多?您指的是檀……”
“不,我并不觉得檀莫会给我假情报。”
君芜打断了小刘的猜测,语气轻快地说道:“恰恰相反,我觉得他给我的情报真实度绝对会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我所谓的疑点多多,指的是在短短七小时内拿到这条消息的事情本身。”
小刘觉得自己愈发糊涂了。
“这是一个陷阱,也是一个考验。”
君芜耸了耸肩,眼中满是笑意:“很显然,那个家伙在考验我作为合作伙伴的资格,所以才提供了这份充满价值又毫无价值的情报给我,想要看看我是否会啃下这块鸡肋,而我并没有让他失望,就这么简单。”
“老板,我……”
“你听不懂是正常的,毕竟我们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磨灭的差距,但既然我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想要解读出背后所隐藏的含义也变得不那么困难了,去忙你的吧,这三天的课题就是剖析刚才那件事,整理好了汇报给我。”
“是。”
小刘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便小跑着去帮羽莺招待客人了,并未再多问一句。
而君芜则是轻舒了一口气,合上了手中的《打牌、钓鱼、赛鸟技巧大全》,低声喃喃道:“用对我来说毫无价值的情报换个‘小忙’么?你这家伙还真是好算计啊……”
……
同一时间
无夜区某暗巷
“先生。”
身着一袭看上去并不起眼得亚麻短衫,身上满是酒气宛若路边某个普通醉鬼的科尔恭谨地向抱着胳膊倚在墙壁上的墨檀说道:“您之前说的那个人,我已经找到了。”
墨檀呵呵一笑,颔首道:“干得不错,我本还以为要费好一番周章呢,没想到你小子的效率这么快。”
“呃,事实上,我也没想到对方的反侦察意识会那么糟糕。”
科尔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实话实说道:“我本来已经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了,结果那人竟然第二天早上就去市场淘换东西了,甚至连血翼家族的纹章都没抹掉,实在是……很难让人注意不到。”
“哦?这就有意思了……”
墨檀玩味地笑了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虽然不知道是请鳖入瓮还是单纯的蠢,既然人家都这么大方了,那我干脆就直接去一趟好了。”
“去一趟?”
“没错,去一趟。”
“您是说……现在?”
“就是现在。”
“是。”
“带路吧~”
第九百二十七章:终

Published in遊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