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mhyua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超凡貴族》-第800章 萬靈之境分享-k473d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艾格洛.灰须换上一副洁白明耀的鹿皮手套,用钳子小心翼翼地从干尸手指上截断一小片指甲,又从池子里取了一丁点黑泥,磨碎混合后放入他的大烟斗,就准备在墓穴大厅举行一次后知占卜。
按照他的说法,事发现场的占卜效果最好。这处墓穴位置隐蔽,密封且坚固,除了那具来历不明的亚速尔塔贵族干尸,找不到其他存在的活动迹象。墓**的信息越单一,占卜仪式的指向性就越清晰。
然而,把后知占卜的这一定理反过来解读,再加以拓展,似乎说明亚速尔塔人是故意挑选人迹罕至的荒山野岭修建隐蔽墓穴。他们这么做的一个目的可能也是为了排除干扰,具有非常明显的仪式感——某种带有指向性的仪式。
亚速尔塔人的墓葬仪式指向谁?
这个问题暂时还无法解答,但假设艾格洛.灰须用后知占卜寻找半身人奇奇盗走的物品,最多就是惹怒小个子半身人;可他要在墓葬仪式的现场占卜亚速尔塔贵族干尸的来历,谁知道会惊动什么样的存在?
可以说,艾格洛的这次后知占卜十分凶险,后果难料。维克多却保持沉默观望,并没有出言提醒。聪明人轻浮傲慢,喜欢不分场合的发表意见,显示自己的小聪明;智慧者沉稳谦虚,不会在陌生的领域去质疑专业人士。
艾格洛.灰须就是专业的矮人先知,凭借精灵帝国无比深厚的传承底蕴,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应该知道如何避险。
维克多看着灰胡子矮人拿出一片翠色如玉的椭圆形树叶含入嘴中,不禁暗暗点头,推测月光树叶符咒能为矮人的后知占卜提供一定程度的护持。
艾格洛做完所有的准备工作,将填充了烟草、仪式精油和信息物的烟斗凑近红色油盏的蓝焰上点燃,随着呼吸的起伏,透着奇异味道的烟雾自鼻腔、耳孔、嘴巴喷吐吸纳,缭绕于矮人的身侧,好像流动的水波逐渐淹没其身体,只有一双火红的眼眸在烟雾中显现。
维克多上一次隔着二十多公里使用宿敌天赋观察矮人先知举行占卜仪式,“看”得不够清楚,也无法分辨色彩。这一次近距离观看艾格洛.灰须演示占卜,维克多惊讶地发现他的超凡视力竟然不能看穿烟雾,矮人似乎和烟雾融合ꓹ 变成一个具有元素特征的新生命。当然,矮人的身体形态依然稳固ꓹ 弥散的是他的精神力量,发生改变的是他的灵魂。
其实矮人这个种族很奇特,按照精灵帝国的生命等阶体系ꓹ 他们是天生的三阶生命,比野精灵还要高出一阶ꓹ 和普通食人魔同级。矮人和食人魔都拥有坚韧骨骼、筋化肌肉,这是凶暴生物的身体特征ꓹ 但普通矮人没有凶暴生物标志性的心灵直觉ꓹ 包括危险预感和战斗直觉。这一点上,矮人更像人类的秘法战士和心灵战士,同样的身体凶暴化,心灵状态却普普通通。
维克多目睹艾格洛的仪式才确信矮人的心灵也具有预知和后知的能力,而且比凶暴战士更深入,更清晰,几乎触及到了神秘的泛意识海洋。
霸道僵屍俏甜妻
这必然是山丘巨人的血脉天赋在发挥作用。
理论上ꓹ 原生种人类可以模拟任何种族的血脉天赋,效果肯定会打折扣ꓹ 但也包括了山丘血脉的预知天赋。光辉教会的牧师能够施展大预言术就是最好的证明。大预言术也许并非模拟矮人先知的占卜ꓹ 但两者存在同通的法则基础ꓹ 凶暴战士的心灵直觉也一样。
如果给矮人先知的占卜打100分ꓹ 那大预言术能得1000分,凶暴战士的危险预感只得10分ꓹ 战斗直觉可以得20分。
尽管矮人的预知和后知能力需要特殊的仪式状态ꓹ 要用到烟草药物ꓹ 但毫无疑问这是兰德尔知识拼图的一个点。X-3默默地将矮人血脉列为一项待解的新课题,维克多不指望自己能复制矮人的天赋能力ꓹ 可他相信这是心灵血脉理论解决战斗直觉问题的一条途径。
银鹰斥候谁都想不到让夜莺仔细观摩矮人先知的占卜仪式究竟意味着什么?
艾格洛本人对外界的事物更是一无所知,他的心神完全沉浸在迷思当中。
这次后知占卜比艾格洛想象的还要深入迷思,幸好他事先服用了一枚月光树叶符咒,喃喃念叨,“万灵之境……悲恸巫王……不死者受困……悲恸之血祭献……”念完占卜要素之后,他果断终止了占卜,遮蔽身体的烟雾徐徐散去,大家看见矮人先知坐在地上呼呼大睡。
艾格洛从沉眠中苏醒已是第二天的中午,熊皮褥子的温暖让他舒服的在上面打起了滚。这时,帐篷被人猛地掀开,撅着屁股像个婴儿的艾格洛看见依露丝.月歌正诧异地盯着自己,一张老脸顿时胀得通红,怒气冲冲地吼道:“你不知道敲门吗?”
“如果帐篷有门的话……我也不会敲。”依露丝抓住矮人脖子后面的肥肉,把他直接从帐篷里拎到外面,刺骨的寒风总算让昏昏沉沉的矮人彻底清醒了过来。
片刻后,灰胡子裹着熊皮褥子和其他人围坐在营火边,绘声绘色地说道:“我都看见了,那个戴着羽毛头冠的亚速尔塔小子从山腹坑道里走来,身旁跟着两个三米高的亡灵巨人,不是绝望森林的那种亡灵巨怪,但也差不多,就是身上包了裹尸布……它们是亚速尔塔小子的保镖,也许他不需要保镖,因为坑道里的几只蚁人怪物已经变成了眼睛发白的亡灵,根本不攻击羽毛小子……呃,蚂蚁亡灵无视他,只在坑道四处游荡的样子。羽毛小子一直走,走到坑道的尽头,然后顺着坑道向上爬,嘴里念着难听的咒语…….你们猜怎么着,堵住坑道顶部的石台被人推开了…….哈哈,是不是很意外?你们肯定想不到墓穴里原本还有一个羽毛小子,他眼睛苍白,是个亡灵,推开石台让新来的羽毛小子进入墓穴。”
“新来的羽毛小子喊亡灵羽毛小子叫‘爷爷’……他叽里咕噜的和爷爷说了一通废话……我没听清楚的那肯定是没用的废话。总之,亡灵不会搭理新来的羽毛小子,哪怕是它生前的孙子也不管用。新羽毛小子哭了一阵子,带着爷爷羽毛小子来到池子边,命令他爷爷跳进黑泥,看着亡灵腐化成一滩黑泥。新羽毛小子又抓起黑泥往嘴里塞,直到吃不下为止,自个就躺到了石台上面,用手掌往肚子上面捅了一下,血液止不住地往外流,顺着石台流进黑泥池子里……他嗝屁了,我也睡着了。”
艾格洛的话语含有大量信息,没等众人完全消化,急脾气的尤德里特就先说道:“你在睡着之前说了占卜要素,什么万灵之境、悲恸巫王、不死者受困,还有悲恸之血祭献……”
妾上無妻:王爺別貪歡
“占卜要素?我有说过吗?”艾格洛满头雾水,一脸困惑,旋即坚定地摇头道:“不可能,后知占卜不可能有占卜要素……尤德里特一定是出现幻觉了。”
“你确实说了。”奥拉维.月歌抖动长耳朵,同情地看着矮人先知,“你如果不信,可以问问夜莺大人。”
维克多轻咳一声,迎着艾格洛探询的目光,点了点头,问道:“我不懂矮人先知的占卜。似乎后知占卜不应该出现占卜要素,对吗?”
“当然没有占卜要素!预知占卜才应该有占卜要素,所以才需要占卜解读。”艾格洛大声说道。
维克多幽幽地说道:“看来你已经忘记了,而遗忘某些事情也有可能是出于保护,自我保护或者是月光树叶的保护……我想问的是,如果你后知占卜的对象没有死呢?”
“什么?没有死……新羽毛小子已经死透了,大家都看到了,哈哈……哈……”艾格洛的笑声越来越没有底气,嘀咕道:“如果他没有死,我会一直看他……可我真记不得了。”
维克多挑了下眉毛,沉吟说道:“不死生物的身体已死,灵魂是不是也死了?这个问题恐怕没人能说明白,我们就当新羽毛小子的灵魂没死,进入某个神秘的世界,艾格洛的后知占卜是不是会追进去?”
“万灵之境。”依露丝.月歌缓缓说道,顿了顿,又问:“那悲恸巫王、不死者受困、悲恸之血祭献究竟是什么意思?”
哪怕站在你身後
氪金聯盟
艾格洛楸着自己的灰胡须,苦恼地说道:“别看我,我对占卜要素完全没印象,已经错过了占卜解读的机会。”
矮人先知无法解读被遗忘的占卜要素,维克多对这些神秘信息倒是有一定了解。特里戈瓦尔先祖笔记中记载,亚述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就叫“巫王”,他们的下面是“巫医”,属于亚述帝国的统治阶级。亚述帝国的巫医相信万物有灵,亚述人死后如果灵魂能进入万灵之境可以得到永生,所以亚述人通过血祭族人来维持并扩充万灵之境。
这恰恰与古神灵界之王的权柄不谋而合。
亚述帝国正是在按照灵界之王道路开辟一个灵魂位面,他们的崇拜的对象就是万灵之境。
或许,灵界之王的部分意志会在亚述巫医信奉的万灵之境中重新壮大,但光辉之主的神职者敌视一切有自我意志的魔鬼邪神,特里戈瓦尔家族的先祖毫不犹豫地摧毁了亚述帝国的祭坛,破坏巫医的血祭仪式。
维克多可以想象,主持血祭仪式的巫王受到了严重反噬,他报复了特里戈瓦尔家的黄金圣骑士,但最大的威胁来自蚁人女皇——亚述人口中的不死者。
蚁人女皇为什么叫不死者?
因为祂的意志可以降临在任何蚁人的身上,哪怕亚述帝国的巫医杀死承载女皇意志的蚁后,也无法彻底消灭祂。
蚁人女皇显然具有元素体生命的特征,祂源自灵界之王的一部分,说不定也可以进入万灵之境,夺取灵界之王的分裂意志。
事情的脉络已经非常清晰了,亚述帝国的悲恸巫王掌握万灵之境的部分权柄,祂在万灵之境困住了蚁人女皇大部分意志。这就能够解释,蚁人大军放过亚述帝国的余孽,转头进攻遥远的人马丘陵,而且行动木讷呆板,十足的炼金生物风格。蚁人女皇在万灵之境和悲恸巫王斗得不可开交,已经没有多少精力去指挥蚁人军团如何作战。
悲恸巫王,或者是悲恸之主的处境恐怕也不太妙,祂能够阻挡蚁人大军进攻自己的族人,把进入悲恸领域的蚁人变成不死生物,但蚁人女皇已经入侵了万灵之境。作为泛意识集合体的炼金塔,蚁人女皇的意志几乎坚不可摧。维克多参照炼金生物的灵魂品质就能得出这个结论。蚁人女皇占据万灵之境似乎只是时间问题。
亚述巫王的血脉后裔不得不牺牲自己,通过祭献增强悲恸之主的力量。
無香花自開 無香
幻想鄉 妖的境界
这个假设推演还有许多错漏之处,比如维克多没搞清楚绝望领主、黑血主宰究竟在扮演什么角色。但如果该假设整体上没有大问题,悲恸之主和蚁人女皇之间维持着平衡,蚁人大军对人马丘陵的威胁就很有限。前提是,蚁人女皇不能从万灵之境中脱困而出;不能吞噬悲恸之主的意志,完全掌握万灵之境的权柄。
夜贖
维克多对此持悲观态度,否则米勒老头没必要处心积虑的潜伏到兰德尔教区。
目前,解决蚁人女皇无非是两种方法,一是西尔维娅亲自出手,将其抹杀;二是找到密修会炼金师准备的元素符文水晶,摧毁蚁人炼金塔的意志侧,让祂的不朽魂火被火元素海同化吸收。
维克多宁愿同蚁人女皇达成妥协也不能牺牲西尔维娅。第一种方法完全没有考虑的必要。至于第二种方法,维克多还有许多谜团待解,但他认为暂时不能削弱悲恸之主的力量,还要尽量保持万灵之境的平衡。
“墓穴祭坛里的东西尽量不要动。”维克多沉吟说道:“我估计以亚速尔塔神庙为中心,附近还有许多类似的墓穴祭坛,它们和蚁人亡灵挖掘的坑道相连,构成一个宏大的地下世界……动了墓穴祭坛,恐怕会引发不好的后果,不利于我们潜入神庙寻找‘弗雷娅之泪’。”
“现在,我们有两条途径,直接去亚速尔塔神庙,或者走山腹坑道碰碰运气。”维克多看着依露丝.月歌,轻声说道:“你做决定吧。”
依露丝在墓穴中的时候,盘踞心灵的危险和被窥视感都淡化了许多,可钻地洞也不是她喜欢的事情,毕竟山腹坑道限制了精灵族天赋能力。
“我倾向走山腹坑道……”依露丝稍稍犹豫了几秒,给出自己的初步打算,又说道:“我需要有人提出完全相反的意见和理由。”
“哈哈,矮人没有相反意见,有相反意见的不是矮人。”尤德里特兴高采烈地说道。
安格丽丝.风歌见好友瞅着自己,只得叹气说道:“好吧,我提反对意见,理由嘛……灰胡子之前的预知占卜真的指向我们的目标,精灵帝国的圣物‘弗雷娅之泪’?”
心事重重的矮人先知一下子跳起来,横眉怒目地叫道:“我解读占卜很准,非常准,特别准!坑道、蚂蚁、黑泥三个占卜要素都出现了,小心眼的安格丽丝还有什么话说?”
“那‘弗雷娅之泪’呢?”树精灵雌性微笑问道。
“占卜要素中的‘橡实’代表圣物!”
“如果不是呢?如果你解读错了呢?我记得你的导师骂你是笨蛋,就因为你占卜解读会出错。”安格丽丝揶揄道。
艾格洛憋红了鼻子,弱弱地说道:“这个,我的导师脾气不太好……你们知道的矮人的脾气都不太好。导师骂我笨蛋,他那是喜欢我。”
众人不禁莞尔,几个矮人已经捧着肚子在雪地上打滚,还笑出了野猪哼哼声。
依露丝笑着对安格丽丝说道:“姐妹,你得反对理由不成立……我们都已经到这了,没有退回去的道理。何况,人类异族探险队是不会空手而归的,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去看个究竟。”
安格丽丝也含笑说道:“好吧,我的理由不成立,就当我没说……我支持从坑道潜入。”

Published in玄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