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k5fu4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起點-第七百五十三章 結束相伴-rwker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廖勇满脸都是尴尬之色,口中“我我我”个不停。我什么来着?刚才背还好好的,这一上来就全忘了
许三多目光怀疑地看着廖勇,第一句话都能忘,这家伙真的能背么?
“我的,”将信将疑看着廖勇,许三多再次提醒一个字.
“……“
“我的~我的~“
“……”这下轮到许三多冒省略号了。
好在“我的”几声后,廖勇脑中灵光一闪,一下子想了起来。
“我的爸爸叫袁朗,他是一名军人……”
廖勇后面的话还没能说出,众人瞬间就是爆出一阵轰然大笑,一个个都笑的直捂肚子,一些正在吃面的人更是直接一口把面喷了出来,坐在对面的人遭了秧。
邊緣
袁朗在训练期间时不时就要跑到训练场去,去的次数一多,他们自然不会不知道袁朗的名字,此刻听到廖勇这话,一个个都笑的肚子疼。
就连袁朗,此刻都是干咳不已,脸上是使劲憋着笑,他可没有廖勇那么大的儿子,干儿子也没有!!
陈煜咳嗽几声压住心中升起的笑意,廖勇的背诵继续进行。
毒上心樓 紅衣女俠
第一篇在众人欢快的笑声中、在廖勇结结巴巴的声音中总算是背诵完毕。紧接着是第二篇。
“题目,比爸爸更厉害的妈妈。”
“我的妈妈是一名护士,她喜欢给别人打针,我哭的时候她就总说给我打针…….,爸爸很害怕妈妈,因为妈妈老是不让爸爸去床上睡觉…..”
童言无忌,刚才还是廖勇尴尬,这下瞬间就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了,听到廖勇口中那话,袁朗脸色瞬间涨红。双手无安放,嘴里叼着的草根都是一下掉在了地上。
那个小王八犊子,怎么什么都往上面写呢!
袁朗心中恨恨,已经是打定主意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龟儿子!敢这么编排老爸,回去后定要让他知道什么叫父爱如山崩地裂!
大头儿子为什么叫大头儿子,就是被老爸揍的!
神相李布衣系列
几篇作文在廖勇磕磕盼盼的声音中ꓹ 在众人欢快的笑声中,在袁朗的无限尴尬中总算是走向结束。
最后一个字背完ꓹ 廖勇松了口气,总算是背完了。袁朗同样是松了口气,总算是背完了!
“队长ꓹ 只剩最后一分钟了。”伍六一走到陈煜旁边,时间只剩最后一分钟ꓹ 但史今迟迟没有出现。最后这一分钟史今能赶到么?伍六一心中并不抱希望。
听到伍六一这话,陈煜转头看了看他ꓹ 想了想ꓹ 还是说了出来。
“他脚崴了,回不来。”
“……”
伍六一听了并没有表现出想象中的激动,反而很沉默。
受伤,他心中早就有这样的猜测。如果不是受伤,史今不可能现在都还没有出现。陈煜此刻这话,只是证明了他心中的猜想。
转头看向门外,伍六一叹了口气ꓹ 心中亲自不知该怎么形容,千言万语汇到一起ꓹ 也不过难受二字。
史今ꓹ 他最好的兄弟ꓹ 坚持三个月ꓹ 却在这临门一脚上失败了。实在是有够遗憾。
他不知道,如果不是陈煜的意外出现ꓹ 不仅是史今ꓹ 就连他都没有机会站在这里。
“放心ꓹ 陈国韬在那里盯着,不会出大问题的。”陈煜拍了拍伍六一肩膀。伍六一和史今的感情是他们都不能比的ꓹ 即使是许三多。
“我知道,只是为他感到可惜。”伍六一沉声说道,情绪有些低沉。
“没什么好可惜的,不是每个人都适合特种部队。班长,他更适合在基层带兵,我们不就都是他带出来的么!”
陈煜这话不是安慰伍六一,而是他的心里话,史今各方面的能力虽然足以胜任特种兵,但比起特种部队,他一直认为基层连队更适合史今。
天才道士
伍六一听完他这话若有所思,这方面他还真没想过。他挺喜欢在特种部队的生活,便一直想着把史今也拉来。但哪里更适合史今,这事他还真没想过。
最后一分钟,大门外还有几个正往大门这边冲来,虽然很疲惫,甚至想躺下就睡,但理智压下欲望,每个人都往大门跑着,跑不动栽倒在地上,便用手在地上扒着,爬也要爬过大门。
種田之世外竹園 要騷由自己
“队长,时间到了。”吴哲在旁边低声说道。大门外,依旧有两人在往大门这边冲着。
陈煜抬手看一眼手边,指针已经越过十点。抬头往大门外看去,大门外那两人他有印象,训练中一直都很拼,虽然底子很弱,但他们用汗水弥补了天赋。
可惜,规矩虽然是死的可以改,但战场上面临的敌人是活的,不可能听你摆布。说不定就是这么几步的距离,你就会倒在敌人枪下。
“宣布吧。”陈煜没打算放水,规矩是他定下的,平时有些事他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种严肃的场合,他得对所有人负责。
紅塵孽緣
“这么近,我们要不要…..”吴哲这话还没说完,陈煜就是转头瞪着他,眼中目光深邃,没有丝毫波动。
吴哲闭嘴,他知道答案了。走到大门处,举起一只手。
“时间到,很遗憾,你们没有通过考核!”看着站在门外距离终点不到十米的两人,吴哲说出这话都有些不忍,他看到两人眼中的哀求与绝望。
辛辛苦苦三个月,就为了这一朝,没人愿意失败。
吴哲是个心软的人,看着两人眼中的绝望,心中有点不忍。但陈煜刚才的目光已经告诉了他,失败就是失败,他们可以同情这些人,但敌人不会。
大门内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脸上笑容收敛,看着大门外的两人,纷纷保持沉默。
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对两人同情遗憾的同时,心中也升起一抹庆幸,庆幸自己不是两人之一。
门口两人听到吴哲说出的话,怔在原地愣了愣,然后就直直跪在了地上,麻木地仰头看着天空。无声咆哮。
双拳狠狠锤在地上,发出沉闷的怒吼。
准备这么久,坚持这么久,败在最后一关,谁都不会甘心!
从来没有哭过的两人,眼角忍不住浮现一抹晶莹。
见此,无论是老南瓜还是南瓜,所有人都保持沉默。

Published in軍事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