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aw9ep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金色綠茵 ptt-第二七二章 那一刻殺戮無邊熱推-ulgiw

金色綠茵
小說推薦金色綠茵
国际足联年度颁奖,本身是个大派对,不但足球界的人士会云集,来自时尚界和娱乐界的众多明星也会作为嘉宾前来,还有其他一些社会名流。
所以埃尔居勒通过渠道讨一张邀请函并不稀奇,况且作为前足球俱乐部主席,他也算是和足球有莫大渊源的人。
不过,王子殿下和博诺勋爵的座位虽然很靠前,但他十分低调,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显贵派头,甚至希望别人都不认识他。
要不是父王勒令,埃尔居勒根本不会出门,他害怕走出王宫,害怕再回去那张王子宝座就不归他了。
自从那个只比他大三岁、埃尔居勒看着都眼馋的夏琳‘后妈’生了一对儿龙凤胎,他就没睡过好觉,天天做噩梦。
埃尔居勒很清楚,若不是家族中那些老臣因为自身利益在拼命挺他,夏尔马逃走那天,父王就已经把他废了。别看老家伙平时装出一副慈父的样子,可自古王宫里哪里有过好人,何曾有过人伦亲情。
神之始皇
重生之毒妃
格里马尔迪家族起源于大约九百年前的热那亚共和国,以早期的银行业发家,所以家族内部从一开始就带着强烈的股份制概念,家主更像董事长,早期家主之位都不天然是父传子,而是贤能者居之。
七百年前弗朗索瓦·格里马尔迪化妆成僧侣怀揣着宝剑混入摩纳哥,半夜打开城门让士兵冲进来,这才占领了这座小城,热那亚领事弗朗索瓦从此自领摩纳哥亲王。
据说弗朗索瓦入城后,把一位漂亮的少女强行那啥了,后来少女化悲痛为力量,自学成才成为了巫婆,并且给格里马尔迪家族下了‘王室永远不会得到婚姻幸福’的诅咒。
七百年过去,诅咒还是很灵验的。
亲王和王妃夏琳谈不上幸福,凑合着过日子而已,但两岁的雅克王子是名正言顺的婚内亲生王子,埃尔居勒屁股上就像长满了锥子。
其实亲王和所有父亲一样,他并不怕子女惹事,但你不能惹完事就躲起来,会惹事也要会摆平才行,别像个真废物一样当缩头乌龟。
亲王逼着埃尔居勒去给卓杨道歉ꓹ 就是给他最后一次机会,让他自己去摆平卓杨ꓹ 别快四十岁的人了有个啥事还得家长出面,这个样子怎么敢把王位传给你。
埃尔居勒不想来,最近王妃后妈在宫里闹腾得厉害ꓹ 怕回去迎接他的是宮变,可又不敢不来ꓹ 父王狠着呢。
.
颁奖仪式开始前和过程中,卓杨没有搭理埃尔居勒ꓹ 他有正事要忙。而在颁奖结束后人头拥挤的大厅门口道歉ꓹ 也是卓杨特意选择的地点。人多了好呀,效果完美。
埃尔居勒不知道自己的微笑其实显得很谦卑,他强行挽出贵族范儿,王室最怕失去风度,那些支持他的遗老们最怕他丢了面子。
埃尔居勒早已经打好了腹稿:卓杨爵士,对你的不幸遭遇,我深感遗憾ꓹ 也强烈谴责夏尔马的罪恶行径。作为他的前任雇主,我向你表达歉意ꓹ 你能平安归来ꓹ 我十分欣慰ꓹ 并感谢主的恩宠。
这番虚伪的遣词造句是经过卓杨事先同意的ꓹ 因为他不在乎。
埃尔居勒和博诺勋爵也相信卓杨身为男爵、身为体面人,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出格的事情。背后他还是那个粗俗卑贱的野蛮人ꓹ 但人面前他怎么也要装一装ꓹ 是吧?
掌眼大亨 元寶
想瞎了殿下的心。
卓杨一脸漠然走到埃尔居勒身前ꓹ 王子还没来得及伸出手,就被蔻蔻充满了仇恨、血红的眼睛吓坏了。
相比起卓杨ꓹ 蔻蔻才是最恨埃尔居勒的人,早知道他这么下作,十年前就拿弓箭射死他了。
都市之召喚美女軍團 鯉魚飛起來
实际上要不是卓杨好言相劝拦着,蔻蔻这次高低是要带上复合弓的。
末世掠美記 雁南征
埃尔居勒因为莫须有的妒忌,最终导致了夏尔马下毒手,这让蔻蔻内心怀着对卓杨深深的负罪感,外人很难想象当她在终南山下得知凶案的真相之后,面对死一般沉寂的卓杨,是如何度过内心煎熬的。
那时候,蔻蔻好几次都差点真的殉情。
埃尔居勒被蔻蔻凶狠的目光吓得把什么都忘了,是博诺勋爵轻咳一声提醒了他。王子殿下胆战心惊挪开目光畏畏缩缩地看向卓杨。
等候他的是满天血红的杀戮。
卓杨已经抬起了抽耳光的手,但先行喷薄而出的是他的杀气,因为他此刻真有杀人之心。
这一刻,他不是卓杨,而是历时六百多年杀戮的羊一,是尸山血海杀伐而出的波斯战神萧天佐,是梦境世界杀人不计其数的凶魔。
埃尔居勒从卓杨的目光中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残破尸体,是散落着肠子和内脏的尸山血海,是不断碎裂的头颅,是大火燃烧中的残垣断壁。
.
卓杨这一巴掌没能抽下去,因为埃尔居勒被吓疯了。
温室一般王宫里生活的埃尔居勒见到了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凌冽杀戮,只需要看一眼就会做一辈子噩梦的惨烈场景,而他被这一切种进了灵魂里。
天魂 舞雙
卓杨没有来得及抽耳光,埃尔居勒瘫软在地,当着全世界的面刹那间屎尿屁齐出,地上腌臜一片。
卓杨碰都不敢碰他,躲都来不及。
他根本没想到埃尔居勒会这么怂,自己只不过瞪了下眼睛就能把屎尿吓出来。说实话卓杨这么想的确很欺负人,他的杀气换成谁也难接下来,那一刻颁奖大厅的室温都骤然下降了两度。
卓杨和来参加典礼的明星嘉宾像躲瘟疫一样捂着鼻子落荒而逃。
.
{寒門寵之世子妃會抓鬼|寒門寵之世子妃會抓鬼 七艷少
来到国际足联总部大楼的走廊里,卓杨郁闷得直挠头,把一个稀松货当成对手,简直太失误了。
匆匆与众多熟人打招呼告别,因为人太多,颁奖前很多人见到了,但没来得及打招呼。
猛然间,卓杨又看见了罗纳尔多,巴西的大罗,他今天作为嘉宾给‘FIFA女子金球奖’美国的卡莉·劳埃德颁了奖。
于是,卓杨又想起了什么,他拉着蔻蔻等了等,等罗纳尔多过来。
“嗨,卓杨。刚才那哥们儿怎么了?”
“不知道,我也不清楚。”卓杨说:“对了,罗尼,那个……关于那个问题,羊一他……最后找到他自己是谁了。”
“啥?羊一?”几乎已经完全忘却的罗纳尔多猛然大吃一惊。“你是说我梦里的羊一大人?他找到了?他是谁?”
卓杨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拍了拍罗纳尔多的肩膀,然后和蔻蔻潇洒转身离去。
罗纳尔多痴呆呆留在原地,跟个肥头大耳的傻子一样。

Published in競技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