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v785t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蘇廚 txt-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招募相伴-ec8s9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招募
龙继才吓得都站了起来:“国公爷要真这么说,可真是愧煞继才了。三岛如今的兴盛光景,都是国公爷当年按治两浙的时候给咱带来的。”
“国公就是三岛百姓的再生父母。旧交一说,那是国公和蔼不计较,继才可万万不敢领受。”
重生之包子大翻身 虞歡喜
夢入電影世界 時光菌
赵孝奕将茶碗放下,伸手虚压了两下:“坐下坐下,老龙你这样搞,大家都没法聊天了。”
待到龙继才讪讪坐下,赵孝奕才对着扁罐一摊手:“既然都是熟人,那就不必隐瞒了……这位,蜀国公长子,官家恩荫的朝请郎,苏轶苏子超。”
说完又朝王彦弼一摆手:“这位是判司天监陈学士华容县君公子,通直郎,陈桐陈子鸣。”
“我是赵孝奕,蒙官家仁德,恩赐家父曹王之荫,现在遥领着濮州团练使。”
龙继才反倒是不怕了,只剩下无尽的欢喜:“果然是国公家公子,刚刚见第一面就觉得像!”
说完又开始回忆起来:“国公第一次上岛还是熙宁七年,当时也就二十六七的样子,这好像才一转眼,连公子都这么大了……公子今年是十七八了吧?”
扁罐对这絮絮叨叨的知州颇有好感,能够看得出来,老头是真心喜欢自己和父亲:“回太守话,今年十三了。”
“呀!”龙继才表示吃惊:“才十三就这么高了啊……啊也对,国公祖籍是赵郡,北人就是生得高大。对了几位吃饭了没?要不我带三位公子岛上逛逛?可是我们岛上的贵客。”
扁罐不由得觉得好笑:“不麻烦太守了……”说完看了赵孝奕一眼:“实不相瞒,我们还有任务在身。”
龙继才这才想起来刚刚海生说的话:“听说几位公子驾了艘船过来?不张帆都能航行,是我大宋宝贝自行船吧?”
扁罐点头:“龙公,我们此次停靠,是想补充水、粮,为接下来的试航做准备。另外还想招募一些熟悉帆船和航道的水手。”
椅子赶紧补充道:“当然费用我们会给足的。”
龙继才问道:“敢问三位公子这是要去哪里?”
扁罐说道:“这次是试验新帆船的性能,具体航行到哪里尚未定,就在海上转圈也说不定……所以我们的船不搞货运,只需要各种给养配备充分就行。”
冬季的河川 薄荷西瓜汁
“还有我们现在只有十一个人,我想再招募二十人,给养就照三十一人半年到九个月来准备。淡水还要翻倍。”
夔州型载重两百吨,锅炉和车床用掉了十几吨,另外还有六门霹雳炮和几个基数的弹药,剩下的载重量绰绰有余。
龙继才拍胸脯保证:“没问题,三位公子的事情,就是我三岛上下全体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
“好叫公子得知ꓹ 如今岛上的罐头产业也兴盛,主要就是给来往大船提供补给ꓹ 都是做熟了的买卖。”
“这人手嘛……海生!去跟三娘子知会一声,悄悄的,选二十名好手ꓹ 有四通背景的,对了ꓹ 还要懂文字的!”
X先生 小妖UU
海生问道:“叔,我也去ꓹ 行不?”
龙继才说道:“跑不了你!最好都跟你一样ꓹ 先紧着当年跟着国公爷打过南海的挑!”
海生兴奋坏了:“瞧好吧!三位少爷,我去去就来!”
困龍大陸 水木擊花
海生去了,龙继才又将师爷叫过来,吩咐先给左旋螺号上货,这才说道:“三位公子可能不知道,当年国公搞水师,第一批静海军的水手ꓹ 就是出自我们岛上。”
“后来大宋扬威南海,娃子们立了大军功ꓹ 官家命改为南洋水师ꓹ 照新军那赏给走ꓹ 颁赐给的丰厚ꓹ 一个个回来都成了有钱人,好些还搏得了官身!”
“如今三岛的娃子们一代代的出去从军ꓹ 大宋南洋水师里边ꓹ 好些都是咱们三岛的人。就算退伍回来的ꓹ 不少也在行船,做水手船长ꓹ 跑槟城到高丽一段。”
寵妻有毒
“因此三岛别的不多,说起操舟的老把式来,那多得是!”
扁罐问道:“刚刚说的三娘子,是不是就是四通商号在岛上的管事?我听父亲说过,当年她一个人带着几个孩子,却自立自强,做出的蚝干虾干卫生洁净,熬出的蚝油鲜美可口。”
“现在做得大了,在京中都畅销。”
龙继才乐得合不拢嘴:“就是就是,三娘子如今在岛上可威风了,将四通的生意料理得很好。”
“岛上大宗的黄鲞、蚝干、鱿鱼、带鱼、海带、蚝油……总之海产加工,占了一多半都是她在管。”
“去年光我们一个昌国,供应国中的黄鲞就多达五万石!一斤就是五十文,光这一项的收成就是二十多万贯哩!”
要是苏油在此,就会撇嘴说这个数据只能算是一般般,后世最厉害的年月,这一带的大黄鱼产量曾经高达惊人的一年十六万吨。
不过那种搞法属于掠夺性资源开发,很快便遭遇到苦果。
五万石的鱼干产量,就算生鲜的时候当做二十五万石计算,也不过才一万多吨而已,就已经把龙继才骄傲得不要不要的了。
不过也不怪龙老头傲娇,黄鲞滋味鲜美,在京中的价格可不便宜,如今甚至有了“典帐买黄鱼”的说法,一斤零售价高达两百文。
这才是岛上的一项进项而已,真正的大头,还是海贸。
这一切都是苏油带给他们的,因此龙继才说起这些来,对苏油是既感恩有钦佩。
諸天老不死
聊了一阵,龙海生和一个妇人领着十几个汉子过来了,那妇人见到扁罐就带着几个十几二十岁的年轻人拜倒:“民妇龙刘氏,拜见苏家少爷,当年蒙国公恩德,万死难报,只能携全家给少爷叩个头。”
“此番少爷要出海,无论如何要带上我家两个小子,路上也好服侍一二。”
扁罐赶紧将龙刘氏扶起来:“婶婶言重了,不敢当婶婶如此大礼,父亲要是知道,怕是要责罚于我,赶紧请起。”
将龙刘氏扶起来后,扁罐又笑道:“婶婶我是早有耳闻的,每年家中还能收到婶婶制作的咸鸭蛋。”
上司的專屬女秘書 飄揚
“父亲早上最好这口,说昌国海边吃螺虾长大的海水鸭,其鸭蛋做成咸蛋,那蛋黄香胜蟹黄。”
披著羊皮的惡狼 寂寞劍客
龙刘氏顿时喜笑颜开:“哎哟民妇就是图个念想!也实在找不到什么孝敬少保的东西。原来少保做到了国公,也还真吃着民妇家中的咸鸭蛋啊?!”
扁罐也很感动:“当然要吃,好东西啊,我跟弟弟都常吃着呢。”
龙刘氏笑道:“说起来,法子却还是国公当年传给咱们岛上的!天上文曲星下来,这水陆吃食都跟别人料理的滋味不一样!”
说道国公爷的贪吃,所有人都是会心一笑,龙刘氏继续说道:“三位少爷要在京城做官的,难得来我们穷乡僻壤一趟。岛上别的没有,水产可是丰富,民妇这就给少爷们料理一桌去!”
昌国海鲜宴,得确让三个汴京城来的土包子大涨了一回见识,扁罐算是明白了父亲当年为啥每年开海都要往岛上跑了。
听说南海的鬼爪螺更是滋味鲜美,扁罐都无法想象那到底会是什么味道。
船只补给特事特办,蜀国公大公子的船,那必须紧着先上货。
火腿、腊肠、猪羊腊肉、鱼肉罐头、大罐的午餐肉、水果罐头、果酱、蜜饯、茶叶、柠檬干、面粉、面条、大米、豆类、薯蓣、各种药品、酒、甚至还有活猪,活羊,活鸡鸭。
在海生的建议下,还添置了几只猫。
因为空间巨大,淡水充足,龙海生还在甲板上弄了几百个柳条筐子,里边装着泥土,种着新鲜的蔬菜!
根据昌国水手们的建议,还在船上配置了弩炮,鱼叉,渔网。
足壇上帝禁 魚片0
整整上了一天的货,晚上都没停,直到第二天天明才上完。
扁罐一句话,这些挂四通的账上,让舅舅石富买单,然后挂上帆,溜之大吉了。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