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719tj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彼岸8光年-第60章-她叫Yoyo鑒賞-plwab

彼岸8光年
小說推薦彼岸8光年
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了,气温渐渐热了起来。
跨過千年來愛你 秋夜雨寒
傅延泽依旧坐在车里看着海边。
女孩子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不远处,这次女孩子抱了冲浪板跑向了大海。
阿盛站在房子前并没有跟上,只是大声的喊着:“Yoyo,注意安全。”
傅延泽等女孩子冲进了大海,带着阿坚和另一名保镖阿哲走到阿盛身边,阿盛看到傅延泽和阿坚没有半分惊讶。
君臨九幽:獵天神話
沉默了一会,傅延泽先开了口:“她叫Yoyo。”
“是,傅总刚刚不是听到了。”阿盛答的平静。
“阿盛。。。你。。。没死?”傅延泽的眼里闪过一丝不解。
阿盛指了指一旁的木质桌椅,请傅延泽坐了下来,自己也隔着桌子坐在了傅延泽对面。阿坚和阿哲站在傅延泽身后。
匹夫無罪 醉夢傷
“是,阿盛命大,水晶棺应该是遇到了风浪被拍破,阿盛被拍了出来,醒来时是在一处医院,听说是海边的救生员看到救了我,送我到医院救治。
阿盛没死成,捡回一条命。醒来后,查了小姐的定位信号,小姐沉在了海底。。。”阿盛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哀伤之色。
“Yoyo是。。。”傅延泽皱眉问道。
“傅总昨天不是都看到了。”阿盛看向大海,海边Yoyo正在乘风破浪,动作灵活,姿势帅气。
“Yoyo和熙熙不同,活力四射。”傅延泽也看着海里冲浪的女孩子说。
“嗯,Yoyo活成了小姐想要的样子。”阿盛嘴角浮上一丝微笑。
傅延泽在心里承认,嘴上却说:“Yoyo是熙熙的替代品吗?所以你才对她宠爱有加。”
“在阿盛心中,永远没有人能替代小姐,这点傅总应该能体会。只是Yoyo在身边会让我觉得如果小姐活着恐怕喜欢这样,这样想着心里多少会有一些安慰。”阿盛脸上再次被哀伤笼罩。
“阿盛,你没发现Yoyo身上有熙熙的影子吗?只是。。。感觉上像熙熙。。。可是明明长得不一样。”傅延泽不解,于是仔细的观察着阿盛的反应。
阿盛看着在大海里折腾的女孩子,微笑:“嗯,撒娇耍赖的样子到是和小姐一模一样。”
耍赖?谭熙会撒娇耍赖吗?傅延泽心里莫名的酸了,冷冷的说道:“阿盛,你不去陪熙熙了吗?”
阿盛看向傅延泽,淡淡的道:“阿盛已经陪小姐死过一次,现在的阿盛虽然还会想念小姐,可是想要过自己的生活了。”
傅延泽沉默了,如果自己能早些像阿盛这样想通,小颖的影子不会一直在自己眼前晃,不会把谭熙错当成小颖惹她伤心,也许一切都会不同。或许现在的自己应该也要放下谭熙了。
傅延泽还在沉默,Yoyo抱着冲浪板跑了回来。
“阿盛哥,家里来客人了?”Yoyo好奇的看了看傅延泽和身后站得笔直的二人。
阿盛点了点头。
Yoyo对着傅延泽露出甜美笑容,水珠还挂在脸上,在阳光下闪着光。
把冲浪板放到一边,Yoyo进屋抱了几瓶水出来,“阿盛哥,你也不招呼客人。”说着将水递到傅延泽手中:“请喝水。”
嬌妻嫵媚 陌上無花
又将水分别递到阿坚和阿哲手中,二人礼貌接过,拿在手中却是不喝。
“Yoyo是吧,过来一起坐。”傅延泽看着Yoyo说。
Yoyo看了看阿盛没反对,于是坐在了阿盛身边,拿着水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了半瓶。
傅延泽仔细的看着面前的Yoyo,琥珀色的眼睛,也不似谭熙的黑眼睛大,细看鼻子和嘴似乎都与谭熙不同,可是放在一起整体的感觉确又很像。
坐了一会,Yoyo被看得尴尬,对着阿盛说:“阿盛哥,我饿了,我去煮点东西吃。”
“你会吗?我去给你。。。”阿盛欲起身,被Yoyo按回椅子里。
“你陪客人,我去就行。”Yoyo说完跑进了屋。
傅延泽看着阿盛:“她知道你过去的工作吗?”
阿盛摇头:“不需要,她认识的是现在的阿盛,住在海边,摆摊租冲浪板、卖冰饮和小吃的阿盛。”
“这样的地方能住人吗?”傅延泽好奇的看了看一旁的几间平房。
“还好,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就是普通人的平凡生活。”阿盛笑了笑。
阿坚也看了看几间房子,心道以阿盛的存款不至于如此,或许是想隐藏身份吧。不过这样都能被傅延泽偶然遇到,隐藏好像也没什么用。
阿坚自己纠结着。。。忽的看见厨房里冒出了烟。
重生之最強宗師
“阿盛!”阿坚说着跑向房间。
阿盛一惊,跟着跑进了厨房。
片刻后,厨房里冒出了更大的烟,阿坚走了出来,阿盛拎着Yoyo也跟了出来了。
Yoyo漂亮的小脸上一块一块的黑,看得傅延泽直皱眉。
阿盛看着Yoyo脸色不悦,一边用手擦着Yoyo脸上的黑,一边说:“不是告诉过你,锅里放油不能太热。”
Yoyo一脸委屈,小声嘟囔着:“没觉得太热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对不起,阿盛哥。。。我是看你在陪客人。。。可是我肚子好饿。。。”
“等着。”阿盛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傅延泽观察着阿盛和Yoyo的言行,等阿盛离开,傅延泽开口道:“Yoyo你从小就住在这附近吗?怎样认识阿盛的?你们是男女朋友吗?”
Yoyo想了想说:“你是阿盛哥的朋友吗?以前没见过你,阿盛哥好像没什么朋友。”
“嗯,我们都是阿盛的朋友,以前的朋友。阿盛受了一次重伤,然后离开了我们。一直以来,我们以为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
“哦,是这样啊。那你们会带阿盛哥离开吗?” Yoyo问的有些忐忑。
“尊重阿盛自己的意愿。”
“阿盛哥会想离开吗?” Yoyo自言自语:“阿盛哥要是离开Yoyo要怎么办?”
“你没有家吗?”傅延泽眼神犀利的套话。
Yoyo面上带着几分难过:“我是一年多前被阿盛哥从海里救上来的,可是我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也不记得其他家人,这一年多我的生活里只有阿盛哥,就连Yoyo这个名字也是阿盛哥帮我取的。我不知道如果他跟着你们离开,我该怎么办。。。”
傅延泽看着Yoyo难过的神情,心头仿佛被重重一击,那模样和谭熙哀伤的神情,一模一样。
傅延泽莫名的不忍心了:“阿盛如果想离开也可以带上你一起。”
“会吗?阿盛哥似乎并不喜欢Yoyo。” Yoyo说的难过。
傅延泽不会安慰人,只能沉默。
顿了顿,Yoyo看着傅延泽说:“你知道阿盛哥口中的小姐吗?”
傅延泽点了点头,“阿盛说起过?”
Yoyo 叹了口气:“何止,阿盛哥最喜欢的事,就是坐在海边给我讲他心爱的小姐的往事,讲到自己又哭又笑。我好羡慕那个小姐啊,人都没了,还如此让人念念不忘。
你是阿盛哥的朋友,见过小姐吗?真的那么美吗?智商真的有200那么高吗?阿盛哥口中的小姐是小仙女一般的存在:人美智商高,行为举止高贵优雅,柔弱到看着就想让人保护。唉。。。”
夫債 佚名
傅延泽勾了勾嘴角:“他们都认识小姐。”
Yoyo不可置信的看了看阿坚和阿哲。
傅延泽抬头看向阿坚,示意阿坚说话。
阿坚看着Yoyo面无表情的说:“阿盛形容的小姐很形象,小姐比阿盛说的还要可爱几分。”
Yoyo的嘴变成了o型,惊到说不出话。
“可是熙熙身体不好,像你这样充满活力也挺好。”傅延泽看着大海说。
Yoyo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原来小姐叫熙熙,算了,反正人都不在了,就算阿盛哥再喜欢也慢慢会忘记的。只要我一直陪在阿盛哥身边,他早晚会喜欢上我的。”
“阿盛不喜欢你吗?我看他对你很好,你们不是已经在一起了吗?”傅延泽不解。
Yoyo咬着嘴唇摇了摇头:“我觉得我身上有小姐的影子,有时阿盛哥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神分明是爱极了,可是当我想吻他的时候,他却会变了眼神躲开。所以我觉得我可能只是小姐的替身,或者连替身都不配。”
傅延泽愣了一会说:“或许吧,你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失忆?”
Yoyo耸了耸肩:“都说不记得了,怎么会知道,反正我醒来看到的就是阿盛哥,就是这里,就是这样的一切。其他都不记得了。”
“阿盛没帮你找过家人吗?”
Yoyo摇头,“阿盛哥从没提过这些,也没问过我以前的事。或许他是看我失忆,觉得问了也没用。”
“你测过智商吗?”傅延泽眼神带着疑问。
“嗯,阿盛哥帮我在网上测过。”
“多少?”傅延泽觉得自己有些紧张。
“130” Yoyo有点不好意的说:“阿盛哥都有140多,你们在拿我和小姐比吗?我只是一个失忆的普通人,要怎么比。” Yoyo绞着手说的低沉。
傅延泽也觉得失落。
气氛尴尬着沉默。
阿盛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看着气氛有些沉重,于是开口道:“在聊什么?”

Published in科幻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