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8s9qb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蘇廚 起點-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原始股讀書-4wqrv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原始股
魁札尔科亚特尔就是羽蛇神,在扁罐他们的理解里,这就是中土的蛟龙。
扁罐都吓坏了,之前炮击杀伤的千多人都让他内疚不已,于是坚决阻止了国王的行为,让椅子画了一幅画,意思是可以将战俘作为矿工继续挖矿,他们会定期过来,与国王用物资交换采矿所得的金银。
为了达成这项协议,扁罐将左旋螺号上的丝绸全部送给了国王和宰相,还将所有的面粉、糖和酵母贡献了出来,烤制了几千个大面包,模拟战俘的人头代替了人祭。
王国上下对此表示很满意,因为用来代替人头的香甜面包和代替人血的葡萄酒,味道明显比人肉高级了太多,甚至有一种可以直接品味到的……幸福感。
而且披上羽衣和丝绸的赵孝奕,以及扁罐临时拼凑起来的简易乐队,还有用黄金与丝绸装点起来的神殿,那种具备别样美感的仪式,让这次由“神使”主持的祭礼,看起来比以前充满恐怖、血腥、哀嚎和混乱的祭礼,也要高级好多。
三只鴛鴦一對半
椅子还用这里特有的颜料调入鲸油,给宰相留下了一幅连环画,就是二林祭礼的托尔特克版本,精美的彩绘画册,更让托尔特克人相信了这批人就是真正的“天使”。
做完了这些排场,左旋螺号已经装满了最有价值的压舱物,可以回航了。
国王和宰相派出了好大的仪仗队相送,临别还反复比划,要求扁罐他们一定要送面粉和葡萄酒过来,他们愿意用大量的白银作为交换。
九月太平洋的风浪又开始变大,扁罐经过测量,决定将航线定得靠南一些,尽量安全地返航。
奪心99次:霸道BOSS寵妻無度
这几个月的经历让船员们感觉既兴奋有有趣,想到舱底的黄金和白银,船员们就感觉如同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幻梦一般。
左旋螺号终于开始了返航,赵孝奕从底舱奔了上来,对扁罐兴奋地喊道:“知道我们收获了多少吗?”
扁罐看着逐渐变深的海水:“从战舰吃水深度来看,七十吨?八十吨?”
赵孝奕晃动这扁罐的肩膀:“一百吨!整整一百吨!白银九十五吨!黄金一万斤!”
扁罐说道:“这是最容易开采的部分,基本就是白捡,真要炼矿,那还得有冶炼厂才行。”
赵孝奕根本不管这些,继续兴奋地摇动这扁罐:“我们发现的!这是我们发现的!金山国!这次回去看谁还敢说我纨绔!看谁还敢说我们纨绔!”
九十五吨白银ꓹ 价值三百多万贯,一万斤黄金ꓹ 价值一百多万贯,不算别的新粮食、蔬菜、禽畜品种,光金银就价值近五百万贯。
老皇爷也已经去世了ꓹ 他的俩能干儿子在南海占有的矿藏,一年所产也没这么多。
甚至是二十年前的大宋ꓹ 整个国家一年岁入的盈余,也不过如此。
这是真正的一船富可敌国的财富。
关键是他们还获得了当地国王的许可ꓹ 那片矿山现在就属于他们。
扁罐和椅子对财富一点都不上心ꓹ 钱财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这批财富,也不可能属于个人,只能是国家财政的一部分。
等到扁罐用一盆言语上的冷水将赵孝奕浇了个透心凉之后,才说道:“不过有一条船长说得对,就是京中不会在有谁将赵大哥当做纨绔。这一趟我们虽然探索失败了,但是却有了诸多发现ꓹ 足以抵消盗船之罪。”
我真的是宰相兒子 灰頭小寶2
椅子说道:“赵大哥,发现金银是抵消不了朝中对我们的弹劾的ꓹ 不过有了几千年来的详细天文资料ꓹ 那可就不一样了ꓹ 这次我们能够挺直了腰杆回去!”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ꓹ 扁罐和椅子带领理工小组搞高炉不说,还要抄录王国天象台石室密档ꓹ 几乎连觉都没怎么睡好过ꓹ 困了就喝咖啡可可羊驼奶饮料ꓹ 愣是将几间石室的珍贵文献全部抄录了下来。
在交流的过程中,扁罐和椅子甚至学会了简单的托尔特克语ꓹ 而托尔特克的宰相,也学会了简单的汉语,甚至甲骨文汉字。
没办法,因为在交流中大家无奈地发现,特么甲骨文,才是当今世界最方便交流的文字。
扁罐说道:“接下来的两个月,大家会更忙,不但要整理资料,行程还要更谨慎,一定要将这笔财富带回大宋!”
……
妖獸禁域
八月,癸巳,衢州言太子少保致仕赵抃卒。赠太子少师,谥清献。
张方平和赵抃,是彻底改变苏油对大宋官员的传统印象的两个人,让他认识到了大宋士大夫内心中的三观。
他们活生生的现身说法,也让苏油渐渐融入了这个社会,真正以宋人的自觉,去审视这个世界。
治大国如烹小鲜,一切制度弊端,都有其复杂的成因,牵一发而动全身。
每一步小小的改变,都是那样的艰难和繁复,哪里如后世嘴炮党们所理解的那么简单。
后世的嘴炮党们说白了,不过是另一种状态的王安石而已,以为拥有后世的眼界和科技,就能够在这个世界上平趟,不过是另一种自以为是。
赵抃和易长厚,气貌清逸,人不见喜愠。平生不治资业,不畜声妓。
嫁兄弟之女十数,它孤女二十余人,施德惸贫,盖不可胜计。
日所为事,入夜必衣冠露立,焚香以后天,不可告,则不敢为也。
萌寶甜妻,總裁難招架 都春子
其为吏,善因俗施设,宽猛不同在处。
赵抃典成都,尤为世所称道。
無敵司機 白與黑o
知越州时,诸州皆榜衢路禁增米价,抃独令有米者任增价粜之,于是米商辐辏,价乃更贱,人无饥者。
赵顼每诏二郡守,必定要举赵抃为例,要求赴任官员向他学习,以惠民利民为本。
能让成都平原一条江,得到“清白江”的名称,能让后世成都一个区,得以“清白江区”命名的人,苏油觉得,称其为“伟人”,并不为过。
赵抃在朝中没有什么朋友,除了苏油是他带出来的,感情比较深厚以外,其余的基本就是绝缘。
老头更像是一个大宋官场的另类,上任只带一只龟一只鹤,后来连龟都没了。
公事之余也不交往,喜欢独自修道弹琴。
苏油有时感觉老头也是穿越者,后世一定是那种上班时在职场纵横捭阖,下班后却坚决谢绝和同事打任何交道,拒绝他们干扰自己私生活的……职业经理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老头死了就显得有些冷清,没人捧。
超級流氓學生 孤夜蕭郎
于是苏油忍不住出手了,上书请求赵顼,说赵抃清白为人,为官一生最高做到参政,却不治私产。请效毕士安例,为赵抃拨款治丧。
其实赵抃的儿子赵屼是两浙路提举常平仓使,不差钱,差的只是大佬的出面。
赵顼收到苏油的请求,也认为老头一生的确是做到了“典范”二字,特赐一千贯给赵屼,作为赵抃的治丧费。
苏油又亲自起草了墓志铭,托蔡京书写之后,给赵屼送去。
又请苏辙写了神道碑铭并序,没敢找苏轼。
苏轼这娃不靠谱,历史上可是被毁禁过文字的,别反过来连累了人家赵老头。
虽然如今这样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是以苏油苟到了骨头里的小心谨慎,认为还是不得不防。
……
可龙里,石薇正带着毕观跟漏勺游览。
石家堡里还养着大理名种小马,当年黄雏的后代,不过是花的。
拐個殺手當老公 秋錦蘭
漏勺很喜欢,给小马取名叫乌黄二色云。
很奇怪的名字,石薇每次听到漏勺呼唤小花马就不由得失笑,但是苏油却高度赞扬了漏勺童鞋天马行空的想法。
漏勺还为乌黄二色云画了一幅画,写上宝马图三个字,拿来让苏油用印,因为他自己还没有印章。
那马画得无比的古怪,但是苏油还是非常欣赏,不但用了印,还将扁罐得大作寄给了大宋最著名的画家张敦礼鉴赏品题。
张敦礼品鉴之后,欣然作跋,又给寄了回来。
上边多了八个字——水西漫画,流毒无穷。
毕观也换上了骑装,带上帷帽,和漏勺一起跟在石薇的身后。
可龙里苏宅还存放着不少零碎,今天他们要去清理一下。
除了替毕观搜寻一些嫁妆,顺便也让苏家七大姑八大姨们看看扁罐未来的新妇。
毕仲衍毕仲游兄弟如今虽然得赵顼看重,但是底子毕竟太薄,嫁到苏家如果嫁礼太过寒酸,苏家人本身倒是没什么,担心的是外人说闲话。
不过小妹是毕观正儿八经的师父,因此小妹给毕观说了,她在可龙里的东西,都送给毕观做添箱。
那些东西,就是四通商号最原始的,由苏油亲笔书写分拆的那部分股份。

Published in歷史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