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jyubc精彩都市小說 青青子衿之平陽公主 珞瑾漪-第五章 竇氏讀書-lrbd5

青青子衿之平陽公主
小說推薦青青子衿之平陽公主
那日金屋之诺后没几日,长乐宫便遣了宫人来吩咐,窦太后两日后要在花园摆宴,命王夫人带着三位公主与胶东王同去。
宫人一走,王夫人便紧张起来。窦太后久居长乐宫长信殿,平日里并不常与嫔妃亲近,后宫之事大多交予薄皇后和栗姬。王夫人地位虽不算低,却也只在宫宴、祭祀之类的大典上得见窦太后。如此单独召见,几乎是不常有的。
子衿的心中也很是紧张,却更多的是好奇。谈到西汉历史,窦太后的名气绝不亚于吕后,这个足以称为中国历史上传奇之一的女人,怎能不教她这个来自几千年后的人好奇呢?
思来想去,子衿觉得这怕是窦太后对王夫人的一番考察。馆陶公主若想将刘彘推上太子之位,仅凭她一己之力绝对办不到,那就必须借助窦太后。而窦太后却不会轻易应允,因此这次宴会只怕是个由头,测试王夫人和刘彘罢了。
子衿苦笑一声,暗笑自己穿越到这里之后,脑筋和心思也开始动的多了,幸好如今只是七岁稚龄,不然恐怕要头生白发了。
终于等到了宴会的那日,子衿穿着层层叠叠的华丽宫装,心怀忐忑,面上却故作镇静。亦步亦趋地跟在王夫人身后。身旁的两个妹妹安陵与合乡,脸上却难掩生怯。她悄悄地拉起她们的手,无声的安抚。这些个平白多出的弟弟妹妹,多日相处下来,子衿与他们倒有些血浓于水的感情了。
还未到花亭,便听得一阵笑语。
“娇儿还是这么懂事,懂得讨祖母欢心。”宽厚慈爱又不失稳重的声音,正是窦太后。
“祖母,那以后阿娇日日进宫来,祖母可不许嫌我烦。”阿娇清脆柔嫩的声音随后响起。
“哈哈,不嫌,不嫌。”窦太后又一次朗声笑道。
“母后,我们娇儿从小便乖巧,将来长大了,自会是个贤良淑德的孩子。”馆陶长公主出言附和道。
子衿闻言眼皮一跳,这就要开始了。
“禀皇太后,长公主,王夫人与胶东王,阳信公主,安陵公主,合乡公主现在亭外。”领路的宫人入内回禀。
“嗯。进来吧。”窦太后的声音瞬间低沉了下来,不怒自威。
待走进花亭,子衿偷眼向亭中望去。只见一个面容沉稳庄重,气质严肃的老人端坐正中,眼神虽不能聚焦,却并不失神,反而更令人不敢直视。想必正是窦太后。馆陶长公主正坐下首,阿娇跪坐在旁。
“妾见过皇太后,长公主。”王夫人跪拜行礼。
“见过皇太后,长公主。”子衿等人见状也跟随行礼。
“嗯,起身吧。”窦太后神色柔和了一些。
“彘儿,快进前来拜见祖母。”馆陶长公主在一旁笑着招手。
子衿心中暗自嘀咕,窦太后与长公主素来亲厚,因此此种场合长公主也并不注重什么礼制,只当是寻常家母女的笑谈。可这祖母二字,却是弟弟万万称不得的。
西汉礼教严谨,向来只有皇后才能称太后为母后,皇后所出才可称太后为皇祖母。其他妃嫔和她们的孩子,都只能叫一句皇太后。即使是太子的生母栗姬,都只能叫一句皇太后。
如今长公主在称呼上突然改口,未免太过着急了些。
果不其然,没等王夫人和刘彘做出反应,窦太后已经先一步开口了。
“哀家常听皇帝说起,胶东王尚在稚龄便已书读百卷,而且过目不忘,可有此事?”
異世農家 浪花點點
王夫人闻言心头一凉,却不敢耽搁,回道:“回禀皇太后,胶东王年纪尚幼,未请师傅授业,只是平日里爱看些古籍书典。看得多便记住一些。”
“嗯。那,都看些什么书啊?”窦太后又问道。
“回皇太后,先前读过诗三百,周礼,现在在读道德经。”刘彘回道。
子衿跪坐一旁,偷偷的观察刘彘。刚穿越来时,只觉得他是五岁孩童,便用现代人的思维来看他。可相处下来才发觉,古代的皇子尤其早熟,自小便勤学苦读,修习百家。刘彘头脑聪慧过人,入目不忘,常常出口成章。饶是她这个活了二十年,自诩读过不少史书典籍的人都不得不佩服这么小的人竟能记住那么多东西。
而今日听他回答窦太后的问话,更觉不简单。刘彘平时读书时她也在一旁,他虽也看些老庄,却更喜儒学和史书。偶尔姐弟之间还说起过上古圣贤帝王之故事。可当窦太后问起,他却只答诗经,周礼,道德经,投其所好。再联想当日金屋之言时那无辜单纯的样子,恐怕只是一种伪装。细细想来,当真是少年老成,无外乎能成一代帝王。
子衿这厢兀自沉思,那边窦太后与王夫人早已交锋数个回合。王夫人性格外柔内刚,句句话虽温言软语,但滴水不漏,对窦太后恭谨有加,微露惧态。几回合下来,窦太后的面色越来越缓和,笑容也逐渐显露。
馆陶长公主没放过窦太后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见此情形,知晓窦太后已然认可了王夫人与胶东王,心中终于舒了口气。
花亭中众人正状似相谈甚欢,其乐融融,一个宫女入内禀告道:
“启禀皇太后,梁王殿下派了亲侍到了长信殿,说待朝觐皇上之后,便来拜见皇太后。”
暴狼總裁:嬌寵不好惹
癡心總裁俏嬌妻 希溪
“哦?武儿终于到了。”窦太后听罢甚为开心,脸上的笑意却也止不住了。忙吩咐四周,再添置些茶水点心。
子衿一愣,梁王进京了!这梁王是窦太后的小儿子,窦太后待他疼宠异常,甚至多次向景帝提出立他为嗣。这皇后刚废,朝中在馆陶授意下废除太子的呼声渐起,梁王在此时进京,只怕另有所图。
王夫人见此情形,知趣的告退,拉着四个孩子回了漪兰殿。
临走时子衿瞟了一眼馆陶长公主,见她的脸色却是有些不快。想必是知道窦太后的心思,怕自己百般谋划,最终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日之后,阿娇进宫次数日渐增多,每次进宫都要来漪兰殿。子衿与她日日相处,越来越喜欢和疼惜这个性子单纯的小姑娘。
这日,阿娇又进宫来,硬拉着子衿要去捡拾些枯叶。子衿拗不过她,只得答应。
二人手牵手的在园中边走边说笑,那知转过回廊,便迎面遇到了一个身着华贵锦衣的中年男子,神态倨傲,身后跟着三四个亲侍。
见到阿娇和子衿,男子微微一愣,随即笑着向他们走来。子衿正奇怪这是谁,便听身旁阿娇开口说道:“阿娇见过舅父。”
原来是梁王。子衿急忙见礼:“见过梁王殿下。”
主角大召喚
“不必多礼。”梁王笑道。“我说阿娇怎么不与姐姐同在母后宫中,原来是来园子赏景了。”
“这位,想必就是皇兄的爱女,阳信公主了吧。常听母后说起,皇兄甚为宠爱公主与胶东王,皇兄真是好福气。”
子衿心中不由得翻了白眼,窦太后怎么会常在梁王面前提起自己,这恐怕是梁王的试探吧。
斟酌了片刻,子衿回道:“父皇待众多兄弟姐妹皆为亲厚,不分彼此。阳信只是惯爱撒娇了些。”
梁王闻言,神色微凝,却随即不动声色的又说道:“我前日还听姐姐提起,公主小时便常得皇兄称赞有父皇之风,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还来?子衿心底不由得扶额。她一个小姑娘,如何能与文帝相比,更别提称赞的是以前的阳信公主了。这个梁王说话未免也太直白露骨,当真是以为她年纪小,听不出来吗?
子衿只得开口道:“阳信先前大病过一场,好多事都不记得了。”
梁王还想开口,阿娇突然出声打断:“舅父,阿娇好不容易来宫中一次,您就别再问来问去了。我和阳信去玩了。”说罢拉起子衿,便绕过梁王而去。
梁王也不再纠缠,脸上露出沉思之色。“这个阳信公主,不简单。”
密婚
待走得远了,阿娇这才不满的说道:“这个梁王,真是的。母亲常说,他总仗着祖母疼宠,狂妄自大,不安于国。诸侯王一年只两次进京,他每每都要待个两三月,定是别有所图…”
子衿见阿娇竟口无遮拦的将馆陶公主的抱怨随意说出口,吓得连忙捂住她的嘴,告诫道:“阿娇,此种话再不能说,即便这里只有我们,也未必不会被人听了去。这不是你我可以妄议的。”
“为什么?母亲常常这样说。”阿娇不解。
總裁的致命情人 嬴昔
子衿不由得无奈,馆陶公主高傲惯了,除了父皇与窦太后,她几乎可以翻云覆雨。阿娇自幼被她宠爱骄纵,单纯直接,说话做事没有什么城府,现如今性子也与她越来越相似。想到日后阿娇的结局,子衿有些担忧。
“你只记住,以后这类的话绝不可说就是了。”子衿只得说道。别的再想多言,却也无从说起。难道要她不要任性骄纵,顶撞未来的夫君吗。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