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59iun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虐愛》-第二十章 兄弟之情鑒賞-bw91a

明末虐愛
小說推薦明末虐愛
芳俊楼前热闹非凡,舞龙舞狮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思忧和四娘站在大门口捂着耳朵,笑容满面。
人山人海,嘈杂音压住了她们的对话声,思忧不由的提高了嗓门,“田姐姐,皇上和王爷什么时候过来啊?”
重生之傲嬌千金妻
四娘听的不太清楚,凑近又问了一遍,说:“看时辰快了吧,哇,看那边的龙!”
惑亂天下:黑暗系狂女 明月下西樓
一条金黄色的大龙在数十个舞龙者的头上盘旋跳舞,栩栩如生,震撼全场,今天是个大日子,皇上要亲临芳俊楼这件事已经在京城之中传的沸沸扬扬,四娘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特意请来了京城最好的舞龙队来此表演,吸引了成千上百的老百姓汇聚于此来观看。
有了魏恩录,皇上雷厉风行一个不留的把魏忠贤的党羽除掉,经过数日的调养,皇上的身体有好转的迹象,近来心情甚好,决定要去芳俊楼微服私巡。
尋找前世之流年轉
一阵龙腾虎跃,喜气洋洋中,皇上带着李明远同朱由检一起才姗姗来迟,魏党被除,百姓自然是欢呼雀跃,看到皇上王爷老远的走来,人群全部涌了过去,拍手鼓掌的叫好,大呼“皇上万岁,王爷千岁。”
不过仔细听这呼声,似乎高喊千岁的声音要洪亮些,朱由检脸上有一丝尴尬,还好皇上没多想,扇子一打,说:“呵呵,走,咱们进去聊。”
今天皇上坐东,老百姓进来可以随意吃喝,分文不收,除掉了宫中最大的祸害,皇上心情好的不得了,思忧和四娘跟着三人进去,四娘交代着下人要好生的伺候这些百姓们,跟着皇上他们去了包厢,几人刚围桌坐定,包厢外又迎来一位贵客,元晨来了,王爷上去把他迎了进来,笑道:“元兄来的正好,快坐。”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思忧去给他斟了茶,皇上一合折扇笑说:“元帮主可是我大明的大功臣,来,我敬你一杯。”
元晨推辞不掉,只好与之举杯痛饮,酒过三巡之后,元晨才说:“当日可真是危急,要不是思忧姑娘手上的兵符,还不知道最后谁输谁胜。”
皇上沉默不语,端起酒杯独自喝了一口,朱由检干咳一声,说:“此事说来话长,来,喝酒喝酒。”
元晨看了看皇上的脸色,心想王爷怎么是如此的反应。沉寂了一会儿的话题又被天真的思忧挑起,说:“我也很郁闷这件事呢,兵符不是一直在袁崇焕手中吗?怎么到了你的手中,况且既然王爷你早就有了兵符,为何还要交给我带进宫,而不是早些拆穿魏忠贤呢?”
鳳凰臺 懷愫
朱由检没说话,四娘看王爷脸色不太好,偷偷的用胳膊肘子撞了一下思忧,思忧这才闭上了嘴。
皇上放下酒杯,呵呵一笑说:“这还不容易解释?没有魏忠贤调遣军马这一出,我又从何而知那群吃着皇粮还惦记着皇位的人的野心?”说完与朱由检对视一眼,脸上显山不漏水。
元晨坐观其变,独自饮酒,静静看着眼前这两人的反应。
朱由检有些坐不住了,端起酒杯站起身,义正言辞的说:“由检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皇兄,为了朝廷,为了大明,为了祖先留下来的江山,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定是!”
两兄弟的眼神持续半分钟的碰撞,思忧和四娘坐在旁边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出,这是发生什么事了?
终究皇上还是端起酒杯,朗笑一声,迎上去碰了碰,一饮而尽。
“皇弟。”皇上站起身绕到朱由检身后,拍拍他的肩膀说:“过去我有那么多的兄弟,如今就剩下你一个了,希望我们兄弟齐心,把先皇留下来的江山发扬光大,你是我最重视的皇弟,现在是,以后也是,明白吗?”
朱由检心有感触,沉沉的点头,四娘看气氛有些沉闷,笑脸盈盈的说:“光顾着喝酒,菜也没吃,皇上,快坐下来吃饭吧,凉了可不好,看见没有,这鱼可是咱芳俊楼的招牌菜,思忧你说是不是?”
動漫逍遙錄
高中時光
思忧配合四娘点头如捣蒜,“对对对,吃饭要紧。”
一顿饭吃下来,已过了两个多时辰,四娘又带着皇上在方俊楼里领教来自各地围棋、舞剑精于此道的人士,直到月挂柳梢,李明远才陪着皇上回到皇宫。
酒坛子顺着屋檐滚落砸碎在地上,屋顶上的朱由检有些微醉,躺下来看着天空,心里的情绪怪怪的。
数年前,自己的娘亲被父皇冤枉致死,后来父皇怕事情暴露,随随便便的将娘亲的尸体埋葬在荒山野岭,恰巧当时才几岁的他看到了这残忍的一幕,心里增加了一丝憎恨之情。
他不明白为什么父皇要这么对待娘亲,后来又为什么把皇位给了皇兄,为什么他总是不被偏袒和幸运的那一个。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孩子,需要父皇和娘亲的呵护,为什么早早的,他就没了娘亲。
元晨提着一坛酒一飞而上,安静的坐在朱由检身边,良久才说:“有些东西,不是自己的,抢来也是无用。”
朱由检坐起身,看着仰着脖子大口喝酒的元晨,说:“你知道那种感觉?”
元晨放下酒坛,“就拿我说吧,相对于神龙帮帮主之位,我更想自由自在的行走江湖,无拘无束,但是我偏偏就是帮主,我身上有前帮主交下来的重担,所以我必须要做好这个帮主之位,即使底下的兄弟根本不服我,我还是必须得做下去。”
替嫁成妃:愛妃你別逃
朱由检没说话,元晨继续说:“我不知道皇上是不是很想坐皇位,但是我知道他对你真挚的兄弟之情,皇位是你父皇给他的,他跟我一样只是一种使命的承担者,也许他心中知晓天底下一定有比他更适合统领天下的人,但是他不能妥协和退让。”元晨猛喝一口,接着说:“当日若不是我极力劝说我那一批被钱财蒙蔽了心智的兄弟,单凭我一个人根本无法冲进城门,就因有他们的帮助,我才能瞬间攻进城,顺利拿下客夫人,同样,没有你的尽心尽力,魏忠贤也无法斩草除根,皇上现在可能也不再是皇上了。你和皇上都是使命的肩负者和完成者,又何必在意谁上谁下。”
朱由检的眼神落在远方,他何尝不明白这些,“冥冥中一切自有天意,呵呵。”朱由检抢过元晨手中的酒坛爽快的灌了一口,“就像女人,本来是你的,盼了好久,等她终于出现在你视线中的时候,她却爱上了别的男人。”
朱由检无奈的摇摇头,脑子中浮现出思忧可爱的面容,一想到思忧又会进宫伺候别的男人,他心里就不是滋味。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