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drmz都市言情 三生蓮之前世今生 ptt-柳慕白and輕語寒篇外展示-pb6zq

三生蓮之前世今生
小說推薦三生蓮之前世今生
牢房中,柳慕白看着周围的一切,苦笑着:他是绿柳山庄的独苗,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娘亲因他难产而死,柳凤民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他。当柳凤民在政变中失去性命时,柳城军更加溺爱于他。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现如今,想想还真是可笑,而他也终于明白,爷爷为何总是感叹,“慕白,你何时才能长大?”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喂,吃饭了!”
柳慕白依旧靠在墙壁沉思。
“臭小子!叫你吃饭你听见没有?少在那里给老子装死!”
轻语寒么,倘若我柳慕白命大不死,在这有生之年,定要将所有你对我的伤害加倍奉还于你!
另一名黑衣人看着柳慕白死气沉沉的样子,担心地说道:“先进去看看再说,可别真的挂了,咱们怎们跟主子交代?”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一人开锁,一人提刀跟在身后小心翼翼地伺机而动。
黑衣人上前试了下鼻息,“没、没气了?”
“怎么会这样!他可是主子手上最重要的筹码!”
在两人焦急分心之际,柳慕白忽然一跃而起,一手锁喉掐住一名黑衣人的脖子,‘咔嚓’一声,干净利索的拧断。紧跟着一个旋身,一脚劈在另一名黑衣人的头颅。就这样,毫无声息地秒杀两人。
柳慕白本身看起来像个没张开的小娃娃,实际武功也算是一顶一的高手,只是从未显露过身手,因为,没那个机会。
他迅速将黑衣人衣服扒下,穿在自己身上,放了一把火烧了牢房,然后趁着混乱逃出。
未经人世之疾苦的柳慕白这次可算是将酸、甜、苦、辣、咸,一起偿了个遍。身无分文的他,每日的衣食住行都需自己想办法。抓鱼、掏鸟、猎兔,只要是能填饱肚子他都干了个遍。经过长时间的风餐露宿、长途跋涉,终于回到了家。
到了家门口还被下人拦下,因为就连柳城军也没看出,眼前这位衣衫褴褛,脏乱不堪的少年竟会是他的孙儿。那样子真可谓是惨惨戚戚,惨不忍睹。
柳城军虽然心疼,却发现他的孙儿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不少,心里虽然后怕,仍安慰着自己:就当是对那臭小子历练吧!而后,也比较放心地将庄主之位传与柳慕白。
柳慕白在跟南宫凌月直捣南宫凌凡的老巢时,指着重伤倒地的轻语寒,请求道:“王爷,这个人可否交给慕白来处理?”
南宫凌月戏虐地问道:“莫不是柳庄主看上了人家小姑娘?”
柳慕白眼里充满了厌恶与憎恨,“实不相瞒,慕白之所以会被抓到这里,全都拜她这个贱人所赐。”
南宫凌月只是淡淡一笑算是应允。
南宫凌凡:“南宫凌月,孤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原来,废了这么半天劲才找到孤,想必,是孤高看你了!”
南宫凌月:“你以为本王是找不到你?呵呵!像你这人,在绝望的时候,会心灰意冷。但是,哪怕给你一点点希望,你又会死灰复燃,然后又迫切地活着。你不觉得,本王给你点希望,再让你失望,然后给你很大的希望,再让你彻底的失望,会不会很好玩?”
南宫凌凡想着自己被南宫凌月像猫捉老鼠一样被他玩弄在鼓掌之中,心里说不出的憋屈,但表面依旧得意地炫耀着:“墨天寻不是常胜将军吗?而现在,他早已被孤手下的人打下万丈深渊,尸骨无存,相信,你听了这个消息后应该很开心吧!墨玄飞,我南宫凌凡今日也终于能为母妃出了一口恶气!”
南宫凌月赞同地点点头,“嗯,本王确实很开心,因为,他从本王手中抢走了一样最珍贵的东西,现在,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
现在的南宫凌凡只想让南宫凌月给他个痛快的,因为,他知道南宫凌月的手段,所以想将他彻底激怒:“南宫凌月,你别得意!你知道吗?你的女人为孤暖床,被孤日日夜夜骑在胯下,听着她那放-荡的叫声有多爽吗?就像干你一样爽!哈哈哈哈~”
柳慕白:“月王爷,此人口无遮拦,就让慕白先拔了他的舌头,然后交予慕白处理,慕白定会让王爷满意。”
總裁上司很曖昧
南宫凌月:“本王不会让你死的那么舒服的,有时候,人,活着,比死更痛苦!”说完后,转身出了密室。
柳慕白下手极狠地捏开南宫凌凡的嘴,右脚踩着他的子孙根,轻语寒看后,努力想要上前阻拦,奈何力不从心,“不要!慕白哥哥求你不要!”
柳慕白不屑地将攥在轻语寒手里的衣角拽出,“你自己已经自身难保,现在有什么资格替他求情?”,而后,脚下的力道又多加了几分。
轻语寒看着南宫凌凡那痛苦不堪的样子,知道他已经隐忍到了极致,爬上前去,抱着柳慕白的小腿,“求你,放过他!骗你的人是我,伤害你的人也是我,只要你能放过他,思儿心甘情愿跟着慕白哥哥一辈子!”
“你以为现在的你,还配得到本庄主的怜爱?你是否也太高看你自己了?”
“那你要怎样才能放过他?”
“即使本庄主放过他,南宫凌月也不会放过他,你觉得,我会因为一个叛贼而断送我整个绿柳山庄的前程吗?”
轻语寒苦笑着,是啊,现在的柳慕白恨她还来不及呢,又怎会答应她的请求呢!
就这样,南宫凌凡与轻语寒一起被关在了绿柳山庄的地牢中。
轻语寒看着已经绝食三天的南宫凌凡,心疼地端起饭碗,亲自喂他吃饭,“恩人,求你好歹吃一些吧!”
“我叫你滚你听到没有!”南宫凌凡一把将饭碗周翻,已经不知多少次了。如此反复地循环。
‘吱呀’一声牢门被打开,一身锦服的柳慕白看着牢里的一片狼藉,将轻语寒拖出牢外,“你就真的那么在意他的死活?”见轻语寒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继续说道:“只要你将本庄主伺候舒服,本庄主会满足他一个心愿!”
鬼醫媽咪好V5
轻语寒看着眼前的柳慕白,感觉是如此陌生,因为,在她眼里,柳慕白一直都是温文尔雅而且对她一直关爱有佳的大哥哥。没想到他也有如此狠辣的一面。她知道,他的这些变化是拜她所赐。
轻语寒看了一眼牢房中的南宫凌凡,眼里含着泪水:恩人,这是语寒在临死前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她悉悉索索地脱着自己的衣服,然而,牢房中的南宫凌凡却没有任何反应。
柳慕白没想到她能为南宫凌凡做到这种程度,还没待她脱下外衣,就发泄般地将她按在墙上,要了她的第一次。当他感觉到某种阻力时非常震惊,他以为,她早已经是南宫凌凡的人了,没想到她居然还是清白之身。
一通发泄后,柳慕白拉起瘫软在地上的轻语寒,“你以为你为他所做的一切他就会感激你?怜惜你?如果我说,他就是当年灭你全家之人,你还会不会为他献身与我?”
轻语寒听后拼命地摇着头,“不会的,不是他!是恩人救了我跟娘亲!”
牢房中的南宫凌凡淡淡地开口道:“没错,就是我!”
“你胡说!不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那年,南宫凌凡谋朝篡位,将他父皇软禁于宫中当个傀儡皇上,而实权早已掌握在他的手上。语寒的爹爹身为朝中重臣,为人刚正不阿,不愿追随叛贼南宫凌凡,而被他下令,诛她满门之。那年,她十岁,家里突然闯进一群黑衣人,见人就杀,就连她五岁的弟弟也未放过,红光漫天,血流成河,全府上下笼罩着死亡的气息。她和娘亲顺着密道逃到了后山的悬崖,却不巧被南宫凌凡遇见。
她鼓足勇气问道:“你是来杀我们的吗?”
南宫凌凡觉得眼前的小姑娘看到他居然不怕他,觉得十分有趣:“我是来救你们的!”
她看着他,冷冽的眼眉和刚毅的面容,就像看到了救星一般:“那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好不好?他们还被困在那里。”
南宫凌凡转头看着小姑娘手指的方向,“救你可以,你的家人,孤,无能为力!”说完,他将她捞起放在马背上直奔皇宫而去。
“从现在起,你就是孤的人,孤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你可明白?”
“语寒明白!”
就这样,他命人教她武功,而且残忍地定时将她浸于蚀骨软筋水之中,让她外表看起来永远只像八-九岁的样子。直到她成功地骗来了柳慕白,他才大发善心地给了她解药。尽管如此,每当月圆之夜,她还是要忍受剧痛,缩回那个娇小的身躯。
他告诉她,她的仇人是南宫凌月,让她心中充满了恨,她所承受的苦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每当要承受蚀骨软筋水的噬骨之痛时,让她撑下来的理由不知是为了报仇还是因为他。那个在她绝望时给她希望的人。那个可以帮她照顾娘亲后半生的人。那个被她视为心中挚爱的人。
当她知道,南宫凌凡之所以会成为被人唾弃的反王,全是因为他父王最爱的那位皇后时,她的心好痛。而那位皇后,也就是南宫凌月与南宫凌玉的母后。那位高贵而又温润如水的女子最终不从,选择了自刎。而他,从此也变得残暴不堪。
后来,南宫凌月杀回皇宫,夺回皇位,她不顾一切地将他从火海里救出。她以为他会放弃一切,没想到,当他得知他的母后被他们逼得服毒自尽时,换来的却是他的更加疯狂!
轻语寒听后仍然无法接受眼前这个现实,早已哭得泣不成声,“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就因为我骗了你!”
柳慕白,看着眼前痛苦不堪的轻语寒,心里却没有一丝报复后的快感,“我说过,我要将你带给我的伤害,变本加厉地奉还给你!”然后走进牢房,“现在,我会满足你最后一个心愿,说吧!”
戰鬥在籃球身邊 悠藍
南宫凌凡释然一笑,“给我个痛快!”
“那我就成全你!”
柳慕白挥剑削掉南宫凌凡的头颅,牢房中鲜血四溅,温热的血滴洒在轻语寒的脸上,她这才反应过来,撕心裂肺的嘶吼着,“你为什么要杀他?你怎么可以杀了他!”她的心,终究不忍。
柳慕白失望地转身离去。
思儿,南宫凌凡之所以救你,开始完全是为了好奇,最后是为了利用你。而你,明知道如此,却还是全心全意地爱着他。而我,救你,完全是为了我想要对你好。
从那以后,柳慕白整整折磨了轻语寒三个月。三个月后,他以南宫凌凡的尸骨相要挟,让轻语寒侍-奉他侍寝。
与此同时,月王府也同样发生一件大事。上官婉灵被人追的走投无路,下跪求饶,“师哥!求你放过灵儿!灵儿真的很想尝尝做娘的感觉!”
末世迷情:雙生花 白銆
“你觉得本王会同意你把这个孽障给生出来?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跟他一起死!二是他死你留!”
上官婉灵摸着自己已经隆起的小腹,胎儿已经有五个月大了,就算流掉了自己也未必还有命在。
“师哥!想不到你是如此狠心!”
“灵儿,本王让你想不到的还有很多,比如,现在本王只想让你肚子里的小东西消失,而你,必须活着!这,就是背叛本王的下场!”
那晚,上官婉灵真的痛失爱子,最后变得疯癫。也是那晚,南宫凌月粗暴又不失温柔地强要了无心。
三年后,柳慕白娶了明镜山庄的大小姐,王静琪为妻。
王靖琪大方委婉,完全一副当家主母的风范。两人也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轻语寒,无名无分地跟了柳慕白三年,现如今,她已有两个月的身孕。
王靖琪趁着柳慕白出远门之际,带着六名从娘家一起陪嫁过来的丫鬟来到轻语寒的院落。
“别的话本夫人也不想多说,你若识相的话,就把这碗药喝了,也省了本夫人的力气,我也不会在为难与你!倘若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本夫人绝不会手软!”
其实,以轻语寒的武功,对付这几个人,她还是游刃有余的。只是,她觉得柳慕白是如此痛恨自己,将来,孩子生出来也必定会跟着她一起受苦,“孩子,是娘亲对不住你!娘亲会陪你一起!”
“你敢喝那碗汤,我就敢挖出南宫凌凡的尸体,将他挫骨扬灰!”
谁也没想到柳慕白会这么快回来,他看着她仍是毫不犹豫地端起药碗,弹出一颗小珠将药碗打碎,上前掐住她的脖子,“谁给你的胆子敢打掉本庄主的孩子!”
轻语寒看着一脸得意的王靖琪,“慕白哥哥,语寒纵然有错,可是孩子是无辜的,与其让他生活在憎恨之中,倒不如不要生下来的好!”
柳慕白听后双眼冒火。
王靖琪听了那句慕白哥哥更加吃味,“慕白,妹妹说的有理,像妹妹这样来历不明的女人跟着你,已经是对你的侮辱,倘若再生出个孩子来,岂不是更让人家笑话!”
“静琪小姐,谁准许你敢直呼本庄主的大名!除了语寒以外,任何人都没有那个资格!语寒这样无名无分地跟着我,确实是委屈了她,从现在起,语寒便是这绿柳山庄的当家主母!”
“柳慕白!你别欺人太甚!这门亲事是你爷爷当初求着我爹爹才应下来的!你以为你是谁?”
“王静琪!当初要不是因为我爷爷逼迫,本庄主也断然不会娶你这个看着就让人反胃的老女人!”
“你!你!竟然敢说我是老女人?告诉你柳慕白!我爹爹和明镜山庄是不会放过你的!”
轻语寒看着王静琪负气离去的身影,担心的问道:“慕白哥哥,你这样做,会给山庄带来麻烦的!”
“语寒你这是在关心我?”
“我,我”
“放心,现在,再也没人能够阻止我!”
“慕白哥哥,你怎么会?”
“会什么?我一直很爱你,只是你自己以为我是在报复你而已。”
“可是,那你为什么还要娶王小姐?”
“语寒会伤心吗?”
“慕白哥哥!”
末世之我會魔法
她会伤心,她当然会伤心!
死神之草鹿區的劍客 天南的小褲褲
自从南宫凌凡死后的前三个月,他让她成为他的使唤丫头,虽然以前也是她伺候他的饮食起居,但柳慕白从未让她干过粗活重活。而现在,他每天对她冰冷淡漠,就连庄子里的其他侍女也可以随便对她喝五邀六。
柳慕白看着轻语寒被人欺负仍是一副极为忍让的样子就更加窝火!倘若她知道反抗还好,她越是如此,就证明她只是在还债,还她亏欠于他的良心债。他不知,那是在惩罚她,还是在惩罚他自己。从那以后,他每天都会异常温柔地对她。
轻语寒开始有些不能接受,后来慢慢地,对于他的好,他的宠爱,她早已习惯,而且早已深陷其中,即使一直这样无名无份地跟着他,不顾府上丫头们的议论与唾弃。可是,自从得知他要娶别人,她的心从未如此痛过。她也终于明白,那全是他为了报复自己所作出的假象而已。
粵東鬧鬼村紀事2 曾江
原来,柳慕白在坚持要娶轻语寒为妻时再次遭到了柳城军的反对,柳慕白与爷爷立下誓言,三年内定会接手山庄所有的生意往来,并撑起半边天。他与柳城军击掌为盟。然而,他娶王静琪完全是为了刺激轻语寒,想让她看清自己的心。
半年前,柳慕白实在无法忍受爷爷的碎叨,只想随便应付一下。
柳城军满怀欣喜地看着柳慕白答应他去与王静琪相亲,本想能够早日抱上重孙,却没想到,因为王静一句话被柳慕白记恨至今。
“柳公子,静琪听闻公子身边有个绝色的暖床丫头,请恕静琪直言,如此无名无望的女人还是不要放在公子身边碍眼的好。”
“静琪姑娘所言甚是,本公子回去后就将她给打发了!”
王静琪看着油面小生的柳慕白,如此痛快地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心想:这柳慕白虽然人是小了点,可是处事作风却如此雷厉风行,而且长得也十分俊俏,也因此暗许芳心。
柳慕白回去后果真将轻语寒偷偷地安排到了偏院。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
柳城军看着异常勤奋的柳慕白,早已是硕果累累,还是答应了要娶王静琪,真可谓是倍感欣慰。常言道:女大三,抱金砖。柳城军也相信两家结姻对柳慕白的帮助会使他更上一层楼,没想到,那只是柳慕白因为王静琪口无遮拦,诋毁轻语寒而展开的一系列报复行动。
全然不知的王静琪就这样赔送了自己的名声和明镜山庄的百年基业。
现如今,三年过去了,柳慕白完成了他当然的承诺,也终于可以有恃无恐地让轻语寒怀上他的孩子。
八个月后,轻语寒为柳慕白生个了大胖小子,柳城军虽然心有芥蒂,还是非常欢喜。
多年后,一个叫柳若寒的美男子,与一个长他四岁的冷皇—默云殇,一起谱写闽月国新的历史篇章。
全书完。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