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ifyvh超棒的小說 《風月相思局》-第九局 衛珂前輩推薦-dzn52

風月相思局
小說推薦風月相思局
血色夕阳如同美人迟暮,哀哀惋惋落下,残阳落下之前,灯火已亮,摇摇曳曳地将黑夜衬亮,放眼望去,灯火通明,橘色光辉铺满条条长街。
“天啊,好漂亮!”颜珞提着一盏莲花灯欢喜地走在石青路面上,路边的高灯笼样子也是莲花形状,柔柔地将路面染成暖色。
花楹跟在她身旁,眼里星光点点,张着嘴巴望着朵朵花灯,没了平日里的聒噪。
走着走着,颜珞转身,回眸笑着看见还在远处的那抹红影,招了招手,“大白,你走快点啊,腿那么长白长了啊!”
重生未來之慕長生 田螺
墨琅洲远远地落在后面,闻言,仍是不急不缓地走着,距离却在拉近。
颜珞也不理他了,拉着花楹蹦蹦跳跳往前走。
这条小道没有多少人,弯弯延延,通向醉湖,路边长着繁密的花草,颜珞饶有兴致摘了一簇,小花莹莹泛着淡淡的蓝光,煞是好看。
“花楹,这是什么花?”
“这是珈幸草,到处都可以见到的,可以消毒疗伤。”
颜珞点点头,又摘了几簇,才迈着轻巧的步子向前。
墨琅洲微微地笑着,心也跟着这步子轻了,前方那小小的女孩忽然回眸,媲若星辰的眼中盛满了惊喜,指着一个方向,问:“嘿大白,那是不是醉湖?”
眸光随着她手上的花望去,水光粼粼,莲花朵朵,秦船晃荡,荡舟人清喝谣歌,湖岸繁华热闹,商贩络绎,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欢笑声洋溢着,这醉湖,醉了夜色,也醉了长街。
墨琅洲在灯火阑珊处轻笑,眉眼微弯,也醉了颜珞的眼睛。
“是啊,那是醉湖……”他缓缓走向她,握着她的手向前去,慢慢地说着。
颜珞呆呆愣愣地跟着他,还未从那抹笑中回神,手心一阵温暖,心也暖乎乎了。
然后,墨殿如是说:“乖女儿,干爹带你玩儿。”
颜珞:“……”
花楹:我到底为什么要跟来……
*
墨府。
徐棉歌跪在大殿,正方高椅上,就是墨府当家人徐完润,两列立着直系亲属,冷冷地看着跪着的人。
“徐棉歌。”
“在。”
“听说你比试又输了。”
“是。”
“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戀*男之傷
“……知道。”
一问一答,徐棉歌垂着头,面无表情,但紧紧抓住的手还是暴露出她的紧张。
徐完润一张儒雅的脸上辩不出喜怒,扫了扫徐棉歌,蔑笑一声,“那你认了?”
徐棉歌面色一凛,“绝不!”
“喂喂,我说你,没比过就是没比过,你必须嫁给云傻……云公子!”说话的人站在徐完润身旁,模样看起来十七八岁,娇俏的脸蛋怒色飞扬。
这是徐家大小姐,徐画,在墨府很是受宠。
徐棉歌抬头,眼里冷淡,“你怎么不嫁,你可是大姐。”
徐画脸色一青,看了一眼位上的徐完润,挑衅道:“谁叫你是庶女!”
徐棉歌不说话,垂下头,懒得去理会她。
徐画见她这般模样,不禁洋洋得意,又嘲讽道:“你这次输给楚梨缘真是损了徐家脸面,还有脸回来……”
“大姐!”徐棉歌喊了一声,“据我所知,比试时,徐家子弟可都在,我输了,你们都笑了,不丢脸了?”
在场的年轻一辈大都红了脸,是的,他们笑了,而且,投票时还都投给了楚梨缘。
“庶女就是庶女,出生低贱,就得为奴为婢,你有面子吗?”一二十岁模样的青年走出一步,这话说的,除了他和徐画,其他徐家子弟都贬低了,却无人反驳。
他是徐家唯一的嫡子,徐深城。
自小养尊处优,所有人都围着他团团转,他想要的,只有别人迫不及待送到他跟前的。哪怕是嫡亲妹妹,也要让着他。可徐棉歌这不知好歹的庶女,一副宽容大气面人,骨子里比他还冷漠,呵!
徐棉歌不言,她从不会和着个哥哥对抗。
可她越是这样,徐深城越是恼怒,冷眼看了一下,撇开脸。
“行了。”徐完润开口制止,看着徐棉歌,面露威色,威胁反问:“你不认,又有何反抗余地?”
徐棉歌咬咬牙,刚要开口,大殿传来一阵戏谑之声。
“徐家主,你脸黑成这样,往哪晒的啊?这么可怕,瞧把小姑娘吓的。”
闻言,徐完润脸色一变,瞧门口看去,一抹鲜色款款而来,顿时大惊,忙从座位上站起,露出笑来。
“卫前辈!”
卫珂应了声,一张秀美容颜叫人甘心沉沦,不少徐家少女痴痴望着,脸徐家少年也红了一张脸。这种美貌,男女通吃。
九子傳奇 犁煙
“徐家主,什么事儿要让你家小丫头跪在这么人跟前?小丫头也是要自尊的。”卫珂笑吟吟开口,似是打趣。
徐完润一顿,瞟一眼徐棉歌,又看一眼卫珂,抿唇,冲徐棉歌道:“你先起来。”又向卫珂笑道:“犯了错,教训教训。”
徐棉歌沉默地站起来,揉揉僵硬的膝盖,退到一边。
不務正業
抬头,瞧见徐深城正扬着眉拿眼角看她,她又冷漠地低下头了。
“徐家果然规矩严明,我要是有个子女,甭管是嫡是庶,也是放到心尖上宠的。”说完,卫珂朝徐棉歌送去一个同情的眼神,徐棉歌只是得体礼貌回笑。
徐深城看着觉得莫名不爽,口气有些冲:“嫡庶分明就跟云泥之间一样,低贱的血脉就该臣服!”
徐完润脸色大变,忙呵斥道:“住口!泫儿!”
徐深城哑然,闭口了。
徐完润又忙去看卫珂表情,他依旧是笑吟吟的模样,徐完润却一点也不敢怠慢,俯身赔罪:“犬子年轻气盛,口出狂言,请卫前辈饶恕。”
卫珂摆摆手,表示不在意,“这是你们的家事,轮不到我饶恕。我来,只是通知一件事的。”
众人面面相觑,徐完润也有些茫然,“前辈请说。”
卫珂笑道:“今日楚梨缘同徐棉歌比武,输赢这方有些模糊,我看这两个小丫头天赋都不错,便想收她们为徒,楚梨缘那方已经同意了,就来问问徐棉歌,可愿意传承我的技艺?”
众人愣住。
卫珂是谁?从古到今音律第一人,他亲自收徒?!
“这个……”徐完润有些犹豫。
“不行!我不同意!”徐深城突然大声喊着。
这下,脸卫珂都皱了皱眉头,场面尴尬的沉寂这,片刻,卫珂展眉,拿捏着似笑非笑的口吻,道:“我问的人只是徐棉歌一人,别人怎么个同意或不同意和我没关系,也和她没关系,徐棉歌,你说。”
徐棉歌很是沉着冷静,抬眸,“徐棉歌之荣幸!”
“本少爷不许你拜师,你要敢同意,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
“徐深城!滚回房间去!”徐完润一脸冷汗,怒喝他。
卫珂伸手制止,“嗳,别慌。”
徐深城从暴怒中冷静,徐完润脸忽青忽白,刚想向卫珂解释,卫珂开口了:“你们徐家的家事我不会管,但只要徐棉歌说了同意,那她便是我的嫡传弟子,是我可以管辖的人,我这个人,很护短,假若我嫡传弟子在徐家受到任何委屈,我必会一一讨回!”
一席话说得徐棉歌都怔愣了,短暂失神后,她又咬着唇低下头。别自作多情啊徐棉歌,这不过权宜之计……
“徐棉歌!你敢答应!”徐深城威胁道。
卫珂瞟了一眼徐深城,笑意冷了几分,“说罢,徐棉歌。”
徐棉歌点点头。
“抬起头来!”卫珂拔高声音。
徐棉歌微楞,下意识抬头,撞见卫珂那双桃花眼睛,心中一动,她攥紧手心,吞了一口唾沫,“自然,愿意!”
卫珂笑意展开,向着众人,“记住了,她以后,就是我卫珂的人。”
徐深城咬着牙,一言不发,徐完润连连陪笑。
卫珂转向徐棉歌,浓浓笑意,眼中桃花泛滥,看得她有些呆,他道:“徐棉歌,可好?”
徐棉歌不禁痴了,“好……”
“那你随我来。”他道。
众人注视他们离开,心里或悲或哀,不可能会有开心祝福的。
“爹,那个贱人……!”徐深城咬牙切齿。
“行了!她是贱人,你是什么?我是什么?”徐完润沉着脸喝止。
徐深城额头上隐有青筋,他握紧拳头,甩袖离开。
徐完润看他这模样,更是来气,挥了挥手,“都散了!”
人群渐散,徐画才回过神来,她早已红了一双眼眶,凭什么,她一个庶女,可以得到卫珂这样惊为天人的人的青睐?一想到卫珂那秀美无双的美貌,又想到徐棉歌已是他的徒弟,心中仿若一团火烧,却无法喷涌,憋的心烦意乱。
“爹,徐棉歌还嫁给云傻子吗?”她急急地问。
徐完润冷哼,“你说呢!要她嫁,到时候她跑到卫珂跟前告状,谁来承这份怒火?”
徐画默然。
徐完润叹了口气,“算了,她巴结上卫珂,对于徐家有何尝不是好事,至于云家……”徐完润顿了顿,徐家虽子女多,但他这一系,合适的只有徐棉歌和徐画,其他都太小了,云家也不是可以随意敷衍的。
徐画瞪大眼睛,巴巴的叫了一声,“爹……”
穿越之重走青春路 雲紫雁
校花的隨身高手
徐完润摸摸她的头,挤出一丝笑,“爹自然不会让你嫁,到时候从民间拐个女子,就说是放养在外的女儿,送去云家。”
徐画闻言,松了口气,甜甜地笑了,“我就知道爹还是疼我的。”
徐完润笑呵呵地应着,疼不疼?徐画是嫡女,价值可不是庶女可比的,简单安慰两句,两人父女情深离开大厅。
徐家大院。
“这次多谢卫前辈出手相助。”
“不客气,好歹墨殿开口了。”
卫珂走在前面,徐棉歌跟着他。
絕境超脫
“卫前辈……”
“诶,我既收你为徒,你是不是该尊我一声师傅?”卫珂眯着眼睛,看着天上皎月。
徐棉歌微顿,忙道:“徐棉歌不敢。前辈是为解我燃眉之急,我日后也不会麻烦前辈的。”
“你这人……”卫珂有些哭笑不得,“墨殿那个小丫头尽会多管闲事,不跟人客气,你正好和她相反,还怕欠着。”
徐棉歌默然。
卫珂又道:“我既说了,便不会收回,这也不是开玩笑,不然我又干嘛收了楚梨缘?”
“我……”
卫珂忽然转身,令她有些猝不及防。
“都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又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好歹给我个面子,叫我一声师傅啊!”
徐棉歌脸红了一层,这个男人,堪称妖孽……
“师傅……”
“嗳。”他应着,转身,夜色正好,徐家大院里冷冷清清,远方却映了一片红火,热热闹闹,“这月醉莲节,要不要出去玩玩?”
徐棉歌看着这抹高挑的身影,不禁由心笑了,“好啊!”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