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xhgk6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梅雪祭 起點-梅雪祭(六十八)分享-kfmtj

梅雪祭
小說推薦梅雪祭
“你快叫他呀!你瞧,他为了你,又杀回来了!你现在不叫他,以后可没机会了。”蓦然间,那皇帝笑了起来,眼神如针尖般刺人。
我在地府當廚娘 風兒滾草
依晗蓦的抬头看着皇帝,眼里有无尽的恼怒。
超級護花保鏢(全能保鏢) 笑笑星兒
“我终于明白你们赵家为何会被取代,心肠狠毒,阴险毒辣,你们的江山坐不稳!”陡然间,依晗叹息般的说了一句。
“你住口!”那皇帝突然蹲下身来,一把揪起依晗的秀发,“你最好说几句好听话,我还可以让你痛痛快快的死!”
依晗朝那皇帝啐了一口,不再理会面前的人,她的眼眸注视着城下千军万马中那个浴血的人,暗自咬牙,忍住满眶的泪水。虽然她没有开口,然而底下那个人显然是看见了城上变故,蓦的从重重兵马中返身冲出,一直向着城墙下奔过来。
“找死!”那皇帝冷笑起来,吩咐夜绝,“把这个贱人吊在城头,我要让那个小子在底下好好看着这个女人怎么死!”
夜绝听令将绳索套上依晗的身上。
然而不等勒紧,“嗖”的一声,一把长剑从城下蓦的射到,将夜绝钉死在城垛上!
手中无剑,很快一刀狠狠砍在他的后背,鲜血从他嘴角沁出。
“林扬!——”陡然间,空荡荡的城头上,依晗无力的靠着城墙,声音忽然响起在风里,“听见我说话了么?林扬!不要再辛苦自己了……走吧!”
然而,林扬依旧不肯离去。
蓦然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依晗抬臂在墙上一撑,轻盈盈地一跃而下!
残阳如血,照在那一袭白色纱衣上,在夕照里染上了淡淡的血色。
晚风微抚,长纱扬起,仿佛一只折翅的蝴蝶,从空中飘然而落。
“依晗!——”目眦欲裂,林扬以手作刀,砍翻了围上来的人马,嘶声大喊,却眼睁睁的看着依晗白影在风中飘落。他要冲过去,然而却被缠斗的紧,踏不出半步。
尘土纷飞,他看见内城里又冲出一队人马,眼看就要踩在依晗身上。
“依晗!依晗!——”
林扬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裂开,用幻术幻化出火焰斧砍向每一个挡在面前的人。
终于挡住了前面的兵马,林扬一下子扑了过去,根本不顾另外几柄刺向他后背的刀剑,他的膝盖重重跪到黄土中,双手颤抖着,一把从尘土中抱起依晗。
“依晗!依晗!”脚下的土地似乎都变成了波浪,林扬一个踉跄,几乎撑不住自己的身子。
“依晗,依晗……”林扬继续轻声唤,小心翼翼地捧起依晗的脸,几缕鲜血从额头流下,让原本清丽如雪的脸看上去更加惨白,再也听不到熟悉的声音了,再也看不到熟稔的脸,依晗的脸上却残留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重啟末世 古羲
顾不得身后刺来的刀剑,林扬伸手轻轻拂去依晗脸上散乱的发丝。
依晗一只手从林扬怀中滑落,手里,紧紧握着的是那块玉佩,已经沾满鲜血的玉佩。
“唰”,一道红光闪过,玉佩轻轻从尘土中飘起。
黴孕媽咪鬥爹地 二公子
红光照得林扬睁不开眼睛,林扬只好将头深深埋在依晗怀里。
只觉得厮杀声越来越远,周围越来越静。
一个幕幕画面出现在林扬脑海里。
师傅带着储仙宫的师兄弟站在城下,那皇帝浑身僵硬,暴死城楼。
……
一辆马车驶进皇宫,慕青云,蓝博海下了马车。
蓝玉辰身披龙袍迎了出来,慕子岩和楚锦希身披盔甲,站在新皇帝身后。
……
重生之腓特烈威廉三世 好吧我錯了名字
一抹夕阳,一波春水,竹林里静静躺着两座新坟,墓碑上赫然写着“依晗”“林扬”!
“怎么回事?”林扬突然惊醒。
抬头一看,面前只是一湖清水,远处梅花已残,冬已尽。
“落雪湖!”林扬心中一惊。
“依晗!依晗!我们回来了!你在哪里?”林扬朝天空喊去,声音传到湖面上,传进梅花林,传得很远很远,没有回音。
史萊姆的進化之路 聲起於形
林扬在湖边坐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一池春水。
不知过了多久,夕阳洒下余晖,月亮升了起来。
不远处,一个女孩搀扶着一个老人朝湖边走来……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