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rhttd超棒的都市小说 鬼帝的懵懂寵妻 起點-邋遢老師展示-0tmrg

鬼帝的懵懂寵妻
小說推薦鬼帝的懵懂寵妻
周围的人看着自己手上的木板,不禁紧张的将自己的灵力给注入进去,而灵柩此刻已经在冥想的中心,完全不知道自己周围发生的事,台上的老师注意力一直有意无意的放在灵柩身上,当她看到灵柩丝毫没有动作的时候,不禁不悦的皱着眉头,她发这个木竹有很大的原因是想看看灵柩的灵力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但现在灵柩根本就不想测试,女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总不好逼迫人家,就算逼迫了丢脸的只会是自己,毕竟灵柩的灵力一定比自己强,收回了全班人的木竹,女人换换开口道“我叫王青,是你们的炼药系导师,说实话,我对你们这个班很不喜欢,因为你们都是废材!但无奈我被校长派发到这里,就得要是你们负责,所以我请来了负责你们灵力的老师,他会好好的训练你们”最后一句话,女人像故意般加重了语气,话落,周围人都紧张的低声讨论着,灵柩此刻已经从冥想中回过了神,睁开眼便看到周围人脸上紧张的神色,王青在说完话后就走了,王青走后,周围立刻热闹了起来,纷纷讨论着待会进来的老师是什么样的…
無限嬌寵 蕙心
背靠諸天
宿敵綁定系統 年華轉生
日月當空 黃易
死神白夜
突然,灵柩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当下立刻皱着眉头,用灵气罩将香味隔离开来,而周围的人像是没感觉到般,依旧在火热的讨论着,灵柩也不开口提醒,毕竟他们的死活与她无关,就在火热的讨论中,一个形象邋遢的中年人出现在讲台上,灵柩不禁认真的看向中年人,台上的人与之前的王青不同,这是一个绝对的高手,就从灵柩完全看不出他身上的灵力就可以看出来,只见,那个邋遢的中年人丝毫不在意周围人看着自己的目光,抬起右手尾指伸进鼻孔里扣了起来,看到中年人做的不雅动作,周围人只觉一阵恶心,每个人目光里都是满满的嫌弃,灵柩也皱了皱眉头,中年人用大拇指弹了弹尾指,然后目光一狠,周围的人都迷离的倒下,只有几个达到灵王级的人还坐着,灵柩知道,是刚刚那道香味的原因,中年人看着台下仅剩的几个人,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缓缓开口道“这届的废材班不行啊”听到中年人的话,一个女生不满的哼了一声,但看到周围一片倒下的人,也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们,报上自己的姓名”中年人对这些还没倒下的人道了句,就见一个身穿红色布衣的粗狂男生带头站了起来“我叫曾谷,人称谷哥,既然都是一班的,以后若是有需要,尽管找我,我曾谷能帮一定帮”只见男生粗狂的声音在周围大声的响起,而台上的中年人只是冷哼一声,“你觉得就你青色灵王的实力能帮到别人?!不给别人拖后腿就如意了!”言罢,中年人打了个响指,那粗狂男生轰然倒地,周围的人看到这个情景,大惊失色,他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男生就倒了下去,就在众人发呆是时候,中年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都哑了?!接着说啊”说完,便又不雅的扣着鼻孔,只见一个女生魏巍颤颤的站了起来,“我叫郝燕”女生说道,声音小如麻,不认真听完全听不到,中年人吹了吹尾指,道“声音这么小,说给谁听,嗯?”然后又是一个响指,少女也倒了下去,周围的人又是一阵害怕,中年人看着剩下的几个人,失望的摇了摇头,余光一撇便看到坐在角落里的灵柩,看着灵柩没有丝毫情绪的眼睛,不禁像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你,站起来说”中年人指着灵柩,脸上依旧是毫不在意般,灵柩没有说话,她不喜欢这种命令式的语言,即便对方比自己强,即便下一刻的下场可能是一场恶战,看着一动不动的灵柩,中年人只觉更加有趣了,但脸上则是一股不爽“哑了?还是你不服我这样命令你?”灵柩依旧没有说话,中年人只觉一阵气闷,但心里的好奇更深了,他没有打响指,因为实香只能控制灵王级的人,而灵柩已经是灵皇级的,但周围的人以为是灵柩这种别样的“介绍”才让台上的中年人放过,所以接下来中年人问的话,他们也学着沉默不答,中年人看着他们的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一个响指,除了灵柩全员倒地,灵柩毫不理会中年人那如看到了新大陆般投向自己的目光,闭眼打坐了…
墮落的青春 徐三
陰師人生
一刻钟过去,周围的人渐渐醒了过来,而那邋遢的老师跟没事人般坐在椅子上扣着脚,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对方,想从对方眼里看出自己是怎么倒下去的,但回答自己的,也是一片迷茫,“上课的时间是给你们拿来交流感情的吗?还不坐好?实力差就算了,难道连纪律都不懂吗?!”台上的男人扣着脚,说了一句,周围的人立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不用好奇自己为什么会倒下,原因就是你们太弱了!弱的连实香都闻不到!”男人放下自己的脚,站了起来,听到男人的话,周围的人像明白了什么一般,懊恼的低着头,“既然我接手了你们班,自然就会帮你们,但是,我的训练,死那么几个人是很正常的,明天开始训练,敢来的就来,不敢来的就给我滚出武商,我们这里不收废物!”男人开口道,台下的人在听到会死人后脸色明显的暗了下来,灵柩对训练这些本来就没兴趣,但听到要退出武商,她突然想起师傅交给自己的任务,将信给那个叫关恬的人,介绍信吗?是要介绍给谁?灵柩想着,站了起来“我不参加”与其参加什么训练,不如去看看师傅要介绍的人,说不定还能学到什么,男人看着灵柩,没有说话,“好”终于,男人开口了,灵柩坐了下来,心里有一点雀跃,她很好奇师傅介绍的人会有多厉害,一下课,灵柩就跑去了教导处,刚到门口,灵柩便听到教导处传来的声音,“关恬啊,今年我们班可是来了几个好苗子,做好下位的准备啊”只见,一个尖锐的女人声响了起来,回答她的,是一个温和的声音,“话不能说的太满,慢慢来”灵柩顿了顿脚步,想了下便走了进去,只见,茶台上的两人静静的看着灵柩,两人脸上都闪过了一丝惊奇,随后便恢复了原来的表情,“这位同学,找老师有什么事吗”只见,茶台前的女人问像灵柩,凌厉的眼睛似乎要把灵柩给看透,“关恬老师在这吗?”灵柩耐着性子问了句,她发誓,这是她从小到大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我就是”只见,女人旁边的男人拿起一杯茶,轻轻的抿了一口,灵柩从空间里拿出师傅给自己的介绍信,然后走上前递给男人,男人疑惑的接过灵柩的信,然后打开,一看信的开头,关恬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激动的手都抖了起来,这信,这信竟然是自己最崇拜的尊人写给自己的!想到这,关恬不镇定了,他发誓不论里面写了啥,一定要把这信给保存好,灵柩静静的等着男人看完,一旁的女人也很识趣的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喝着茶,信很快就看完,关恬激动的抬起头,一张捡到宝似的表情看着灵柩,灵柩淡淡的对上男人的目光,“孩子,你知道你接下来要去哪吗”只见,男人咽了咽口水,激动的问像灵柩,灵柩摇了摇头,疑惑的看着男人,“你收拾收拾东西,明天我就带你去”男人开口道,还没等灵柩开口,男人又道了句“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不能给尊人丢人”灵柩莫名的看着男人那激动的神情,一旁的女人也是惊讶,同事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见冷静的关恬露出这种表情,“回去吧,明天正午到门口等我”只见,关恬拿起茶,喝了几口来平定下自己的情绪,然后对着灵柩说了句,灵柩点了点头,走出了教导处…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