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grst3超棒的言情小說 《藥香》-藥香展示-73y3c

藥香
小說推薦藥香
辛夷第一次见到林谏,是在周觅的茶楼里。那天茶楼还没开张,是周觅邀了一大群好友,来热闹热闹的。折腾了一上午,人走得差不多了,周觅才得以脱身,带着辛夷在茶楼里四处转转。
辛夷摸着大红的柱子,四处打量着布局:落地的屏风,镂花的玄关,整个设计浑然一体,显得沉稳庄重,古色古香。“不错嘛,雕栏玉砌的。”她脱口赞赏。周觅便笑嘻嘻的答:“当然了,银子流得多,设计自然高人一等嘛。”辛夷笑而不语。
周觅和辛夷是中医院五年的同学,毕业后辛夷留在了医院,周觅呆了两年便坐不住了,嚷嚷着要下海,这会倒真的开了个茶楼,看样子肯定得火起来。
辛夷重新坐回到那张朱漆紫檀的椅子上,握着泡满溢香的龙井的玻璃杯,向着雕花的落地窗往外看去。一辆刚刚泊好的奥迪,关上车门走出来的是个高高瘦瘦的男子,穿着格子衬衫,卡其布的裤子,还架着副眼镜。辛夷便想起两个词来:温文儒雅,大气深沉。她看着透明杯子里上下沉浮的茶叶,心想,还有这样的男人啊!
“辛夷,给你介绍,”她听见周觅的声音,循声望去,她竟领着那男人走到自个眼前了。
“这就是我出高价整来的设计,林谏,林工。这是我大学同学,辛夷。”
辛夷见他伸出手来,也便微笑了伸手去握,一边想着:这个男人,不简单啊!
周觅转身倒茶去了,去前还特地问林谏:“选什么茶?”他瞥见辛夷手里握的玻璃杯,笑笑说:“龙井。”
林谏细细的打量辛夷,细麻布的上衣,下摆还缀着流苏,衣表上竟是一幅刺绣。腕上一只翠玉镯子,眉眼见无限的温和、平静。“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这么想到。
“辛夷……”他暗自念到,有些失神。
“恩?”辛夷抬起头看他,“什么事?”
他自觉得有些失态,一下子回过神来:“没什么,就是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辛夷问到。
“奇怪为什么你有这么个名字。”
辛夷笑笑,说:“其实也没什么,我父亲也是个中医,碰巧生了个女儿,一时不知道要叫什么好,便用味中药顶替了。”
林谏也笑起来:“倒是有趣。不过看你一脸平和的,不像辛夷那么浓烈嘛。”
辛夷抬起眼看他,似笑非笑:“不像吗?”
周觅端着茶盘走过来,笑眯眯的:“聊得挺来劲的嘛,我看你俩挺般配的啊!”
林谏听了,笑而不语,倒是一阵红晕,爬上辛夷脸颊。
第二次见面,是在辛夷下班回家的路上。她数着人行道旁的桂花树,一棵两棵三棵……没有注意到路旁停下的奥迪,还有从奥迪上下来的林谏。等他走近了叫一声:“辛夷。”她才反应过来。
林谏说:“一起出去吃顿饭吧。”
辛夷想拒绝,还没开口,看到林谏一脸笑容,便答应了。
在丝竹袅袅的中餐厅里,辛夷突然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大对劲的地方,问林谏:“你今天怎么没戴眼镜啊?”
林谏嘴角一扬,凑近了辛夷,看得她有些脸红。她看见林谏瞳孔上覆着的隐型镜片,觉得自己问了个最愚蠢的问题,有些自恼的笑了。
鬥破蒼穹.2
于是,便有了第三次,第四次的约会……
有时候辛夷下班,会在门诊部大楼前边的空地上看到林谏的奥迪,有时候两人会到周觅的茶楼里凑凑热闹,有时候辛夷会炖了天麻鸡汤,带到林谏的工作室去,给熬夜的林谏补补身子……周觅说:“没有比你们更平静的爱情了。”辛夷也就笑笑,爱情不就这个样子吗?
有时候,林谏会轻轻拥住正在熬药的辛夷,把头埋在她披散的头发间,吮吸那一股淡淡的药香,仿佛那才是他要停靠的港口。
渐渐,他们会提起一些以后的打算。
劍舞江湖
傲劍天穹
林谏对辛夷说:“我给我们设计一套房子吧,用明朝的家具式样,好不好。”辛夷还是淡淡的笑,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再后来,辛夷也慢慢把这事给忘了。
有一段时间,辛夷似乎很久没有见到林谏了,下班的路上不见那辆奥迪,回到家打电话也没人接。她开始有些隐隐的不安,于是到林谏的公寓去,桌上茶几上厚厚的一曾灰,似乎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她打开衣橱,闻到一股香味扑面而来,她很小心的从那件大衣口袋里掏出那个瓶子来,是一瓶100ml的巴黎的河。她不知道怎么办,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拿起那个瓶子往林谏的工作室奔去。
她看见林谏,埋头在图纸间,连她推门进来也没有察觉。“林谏!”她喊道。然后他抬起头,对她笑笑,眼睛里尽是血丝。
良辰相逢未婚時 阿九
辛夷眼睛红了,她掏出口袋里的香水,递给林谏,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她第一次在林谏面前落泪。
林谏忙迈过来拥住她,安慰地说到:“别哭了,啊。”他接过辛夷手里的香水,“我本来想一早送你的,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连我都忘了吗?”辛夷有些负气的说,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小家子气。
林谏拨拨她遮在额头的发,低低说:“对不起。”
辛夷推开他,走到办公桌旁,看着那一张一张的图纸,横竖交错的线条,下标的密密麻麻的数字,还有几张的整体效果图。看着看着,眼泪居然又落下来,滴到图纸上。泪水渲开的纸上,红木家具,云母屏风,雕花靠椅……
都市種子王
“我们回家……”
辛夷哽咽的说,一下子跑过去拥住林谏,“回我们的家。”

Published in言情小說

Comments are closed.